我已授權

註冊

那些區塊鏈幣圈紅人現在都去哪了?

2018-11-09 14:25:09 金色財經 

再苦再累也要堅強,只為那些期待眼神。這句話,一定要送給曾經奮鬥在幣圈一線的名人們,他們背負著幣圈群眾對財富自由和一夜暴富的幻想。在他們的個人傳記中,預測神準是一個關鍵詞,堪比指哪打哪的神槍手。

他們占領了所有的幣圈頭條,今天為 A 項目站臺,明天為 B 項目站臺。一個月後 A 項目爆出問題,立馬撇清關系,B 項目也爆出問題,立馬澄清未投資,甚至還有投資人直接砸盤跑路的。牛市裏,他們風生水起,熊市裏他們冬眠蟄伏。

他們拼盡全力地在大眾面前樹立一個成功者形象,但人後未必真的是那麽富裕。他們還給自己設置一些小目標,比如 10000 枚比特幣,但買比特幣的錢可不能無中生有。

1-3 月份,這些人風生水起;4-6 月份,有些人開始甩鍋;7-8 月份,有些人突然消失了……那些當年的區塊鏈幣圈紅人,現在都去哪了?

張健

張健,火幣交易所前 CTO,離職後創辦了 FCoin 交易所並引領了交易挖礦的風潮。雖然交易挖礦並非 FCoin 的獨創,但是 FCoin 將交易挖礦的參數設置的非常合理,使該模式在長達一個月的時間內沒有崩潰。

在 FCoin 最風光的時候,上幣投票可以把以太坊網絡堵塞,交易量可以比前五名的交易所的總和還要多,薛蠻子對張健也贊不絕口。

一個月之後,FCoin 的平臺幣 FT 開始崩潰,交易挖礦泛濫、無人繼續接盤,迫不得已隨後 FCoin 開啟了公告即挖礦的新模式,整個平臺也進入了用戶和流量雙流失的惡性循環。

後來的模仿者也紛紛開啟挖礦模式,但絕大多數都是草草收場。采集交易所數據的數據平臺也對挖礦交易的交易所進行了額外的區分,防止這樣的的交易所和交易量對排行榜產生不良的影響。

在區塊律動 BlockBeats 的第一篇文章發布之後,張健曾在我們的文章《關於交易量全網第一的 FCoin,這是區塊律動知道的...》下留言「不認真研究就亂噴,是要被打臉的。1 個月之內,我坐等」。我們等來的是已經退出微信的張健和在國內苦苦等待、幫他處理爛攤子的妻子。

很多在 FCoin 上買了幣等著分紅的人被套牢後找到我們想讓找到張健,與他當面對質或者求他還錢,然而張健現在在哪,誰也不知道。

就在上月底,FCoin 又宣布了新的公告,在日本開設 FCoinJP 交易所,復制原有的交易挖礦模式。是坑嗎?是,看上圖。

寶二爺

寶二爺,真名郭宏才,他是國內比較早期的比特幣礦工,在 ICO 時代曾多次成功喊出成功的爆單,同時他本人也是比特幣的傳教士,各種各樣的場合都在推廣比特幣,在幣圈名氣很大,國內有不少信徒。有微博網友 @ 四季豆型男 近日表示,寶二爺通過 ICO 站臺收入了 2 億元。

今年年初的時候寶二爺在社交網絡上大肆地宣傳自己剛在美國買下的「韭菜狀元」,這是一個占地面積 100 多畝地的莊園,他還特意在莊園的一角開墾出來種上了綠油油的韭菜。

1 月份的時候,寶二爺還和薛蠻子宣布投資了 CTEChain(職業鏈),目前該項目已經從 2 毛跌到 1 分。他本人發行過寶二爺令牌,但是被一種行業大佬抵制,後沒有消息。

在今年 6 月份 FCoin 交易挖礦火熱的時候,寶二爺熱情地在社交網絡上邀請網友參加挖礦並表示自己每天可以分到 120 萬的收益。在 FCoin「涼了」之後,寶二爺在微博錄制視頻表示自己在 FCoin 上虧損了 400 個比特幣,透過屏幕都能感覺到酒後寶二爺被套的心酸。

但是現在的寶二爺似乎在努力地賺錢,時至今日不斷地在微博上繼續喊單,想必在熊市裏的錢比牛市裏更難賺。

玉紅

玉紅,知名區塊鏈社群三點鐘社群的發起人,曾任趣遊科技董事長,後被 360 收購,是互聯網行業老兵。從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玉紅曾向多個區塊鏈項目進行投資,並為不少區塊鏈項目站臺。

今年過年期間的三點鐘社群可以說是今年互聯網行業中最成功的社群營銷事件,過年期間三點鐘社群中紅包金額超過 100 萬。今年五月份,玉紅力推 XMX。5 月底,玉紅又炮轟 EOS 是歷史上最大的空氣幣和傳銷幣,稱 EOS 超級節點的設計是傳銷。

6 月份,玉紅的 XMX 項目代幣價格跌到 0.018 元,媒體中批評聲音不斷,稱他是「區塊鏈傳銷教父」、「割韭菜小能手」。玉紅發聲明稱將拿出 1000 萬 XMX 獎勵黑我的自媒體。目前 XMX 價格為 4 厘錢。

8 月份,因為火幣 App 的價格顯示問題,XMX 幣價格顯示為 0.00 元,曾經暴漲到 4.4 美元的 XMX 被迫歸零,引發媒體再次批評。

目前玉紅正在持續運營三點鐘 App 和 XMX,但沒有熱點加持,聲音已經不再那麽大了。在最近的一次《時氪》采訪中,玉紅表示對於區塊鏈創業公司來講,保留手上的現金,活下來很重要。

王峰

王峰是港股上市公司藍港互動(08267)的創始人,是著名區塊鏈媒體火星財經的創始人。今年 2 月份,王峰成立了火星財經,後推出了一檔名為《王峰十問》的區塊鏈社區問答節目,王峰會與當下熱門話題人物進行交流、對峙,成為當時幣圈最受歡迎的內容之一,對話地點一般在三點鐘社群等地方。

在《王峰十問》這檔欄目中,他邀請過錘子科技羅永浩、360 創始人周鴻祎、快的打車創始人陳偉星、金沙江創投合夥人朱嘯虎、投資人薛蠻子、FCoin 創始人張健、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比特大陸聯合創始人吳忌寒等創投圈知名大佬。

今年 3 月份,藍港互動宣布將全面擁抱區塊鏈,成立區塊鏈遊戲事業部,規劃區塊鏈遊戲的發行策略,加速區塊鏈遊戲項目落實的進程。

今年 6 月中旬,王峰在朋友圈宣布辭去藍港互動 CEO 的職位,全身心投入區塊鏈行業。在王峰擁抱區塊鏈的這段時間裏,區塊鏈遊戲的概念也沒能拯救這家港股上市公司,藍港互動的市值遭腰斬,二季度環比虧損 74%。

但是 7-9 月份,大家似乎再也看不到王峰的身影了。因為行業缺乏熱點事件,《王峰十問》在 7 月初對話完火幣 COO 朱嘉偉之後兩個月沒有新的「發問」,9 月份對話的宋曉東和 Sunny King 也沒有引發多少話題討論。

但是到了 10 月中旬王峰又回來了,火星財經在紐約區塊鏈峰會上高調地宣布火星財經未來將在咨詢、數據和市場行情、資產管理、教育、全球化等領域發力。

在這幾個月的時間裏,區塊鏈行業媒體遭到洗牌,能叫上名字的門戶媒體也就只剩下那麽幾家。盡快商業化,或許是拯救火星財經的一根稻草,祝王峰老師接下來一路順風。

薛蠻子

薛蠻子作為天使投資界的老兵,從去年年初開始進入區塊鏈投資領域,投資了量子鏈、職業鏈、太空鏈、比原鏈、BEX 等多個區塊鏈項目。

除了投資區塊鏈項目之外,薛蠻子在區塊鏈「推廣」領域做出了不少的成績,比如薛蠻子在日本買下民宿後宣布接受數字加密貨幣支付,還在日本成立了公司專門從事房地產數字加密貨幣支付業務。

作為幣圈的名人,薛蠻子對行情有著敏銳的嗅覺。3 月份就已經察覺到了區塊鏈可能進入熊市。其投資的太空鏈在被曝光涉嫌詐騙之後,薛蠻子也在微博澄清並未投資太空鏈

5 月份,一個名為 MST 的交易所宣稱得到薛蠻子投資,該交易所中文名民宿通。但是很快薛蠻子就在微博辟謠稱未投資過該項目。到底有沒有投資 MST,只有薛老自己知道真相。

薛蠻子在今年 6 月份主動推廣 CariNet 海盜幣,並表示「今日,我們又要利用區塊鏈技術,把加勒比地區的 4400 萬人口和 37 個島國帶進神奇的數字時代。多麽令人激動而興奮的機會啊。」

該項目在 OKEx 的投票上幣投票活動中取得高票,成功上幣,成為 6 月份的熱門項目之一。

在 7 月份的 TokenSky 區塊鏈大會上,薛蠻子又稱「很多不發達的國家很可能利用區塊鏈技術彎道超車,將聯合加勒比各國家發行海盜幣。」他認為數字加密貨幣可以應對加勒比地區的通貨膨脹。但這次發言之後,薛蠻子再沒提過海盜幣項目。

如今沒有了名人的站臺,CariNet Token 已經從薛蠻子喊單時的 8 塊人民幣,跌到了不到 2 毛錢,在薛蠻子的「幫助」下,海盜幣只用 2 個月時間就實現了接近 4000% 的通貨膨脹。

8 月份之後,薛蠻子已經不再提及區塊鏈,在微博上又重新回到了公知狀態。就好像過去一年什麽都沒有發生一樣,薛老下一步應該還是去日本再買一排民宿吧?

10 月初,薛蠻子投資的項目獲得 SEC 的 STO 批準的消息傳出,薛蠻子可能又回來了吧?

陳偉星

陳偉星,快的打車創始人,泛城資本創始人。陳偉星可能是本篇文章中最有錢的投資人,當然也是脾氣最爆的區塊鏈從業者,也可能是本文出現的正面人物之一。陳偉星最早出現在幣圈是因為他管理的泛城資本投資了幣安交易所。

據 it 桔子數據,陳偉星投資幣安的時間在 2017 年 9 月份,此後陳偉星開始大局在區塊鏈行業內進行投資,先後投資了 IOST、巴比特、火星財經、VNT、鏈得得、幣加加等區塊鏈項目。

在去年 10 月的量子鏈經濟白皮書(草案)中,陳偉星和徐明星、李笑來、沈波等人列在了量子鏈的投資人列表中,那個時候量子鏈 QTUM 的價格只有 70 塊人民幣。

真正讓幣圈人認識陳偉星是因為他在三點鐘不眠區裏發表的一些言論以及與別人的激烈爭論。在三點鐘社群裏,陳偉星高歌「區塊鏈被人類所需」「區塊鏈可釋放人類信用」「基礎鏈就像城市社群,代幣就像城市產業」。

過完春節之後,又跟朱嘯虎互懟。陳偉星說朱嘯虎吹項目割 VC 韭菜,朱嘯虎說陳偉星別有用心,「人在做,天在看,歷史不會忘記,希望各位不要因為收割韭菜賺帶血的錢而留名青史」。隨後朱嘯虎退出三點鐘社群,不再涉足幣圈。陳偉星也表示不會支持朱嘯虎的任何區塊鏈項目。

然後陳偉星懟了百合網聯合創始人慕巖,具體內容請到下面慕巖部分的內容查看。

懟完慕巖和朱嘯虎之後,陳偉星又將目標對準了李笑來,暗諷「一些幣圈大佬割韭菜手段太惡心。所謂幣圈大佬,請早點擦幹凈屁股,哪天資產全部上鏈,你根本不可隱藏。」

5 月份,陳偉星宣布與美團聯合創始人楊俊共同開發區塊鏈項目——打車鏈。

6 月份,陳偉星和李笑來的罵戰升級。陳偉星指責李笑來站臺的 EOS 募資 40 億美元後隨意揮霍,是騙子項目,並爆料比特幣首富李笑來還欠著別人 3 萬個比特幣。

李笑來則奉勸陳偉星,「做好自己的打車鏈罷。」接著陳偉星曝光李笑來涉賭欠錢。李笑來指責陳偉星投資的 XMX 是空氣幣。陳偉星指責李笑來投資的 Bigone 交易所的挖礦模式是變相 ICO。

不知道是哪個大佬調和了兩人,7 月份的時候,李笑來和陳偉星居然不互罵了,陳偉星表示「只要李笑來不貪汙並合理使用公共資金,才能坐下來談」。

嗯,3 天後,李笑來在朋友表示已經在一周前起訴了陳偉星,在微博又掀起罵戰「陳偉星這個人太齷齪了」。

又過了兩天,李笑來辭去了杭州雄岸基金的管理合夥人職務,然後曝光了陳偉星簽訂假合同從銀行詐騙幾億美元。陳偉星表示錄音材料經過偽造拼湊和編輯,「誹謗他人,毫無人格底線,會移交法院」。

10 月 11 日,李笑來訴陳偉星名譽糾紛案在杭州互聯網法院開庭,審判員表示「因為本案社會影響較大,擇日宣判」。緊接著,陳偉星在微博暗指李笑來是騙子,「你以為你是強盜嗎?你只是個騙子而已。」

在罵戰期間,陳偉星不斷地推廣自己的打車鏈項目,「打車鏈不會在國內對散戶大規模 ICO」。但是在 9 月底的時候,陳偉星證實了楊俊已經離開了打車鏈,又表示「打車鏈是實驗性產品,團隊沒有發幣,沒有募資」。

目前陳偉星在微博打假,曝光了 Plustoken、Wotoken、AirBitClub 等資金盤、傳銷項目。此外,陳偉星還不斷地宣傳區塊鏈與現實生活結合的內容,發表對於區塊鏈監管的看法。

陳偉星進了幣圈之後,就再也沒有離開過,而且成為了一股打假勢力。而他提到的楊寧,怎麽可能會做出任何回應呢?畢竟大眾的記憶力是很短的,嗯,很短的。

拓展閱讀:《區塊鏈就是:能退群就別多逼逼》

李笑來

其實關於李笑來確實沒有什麽可以講的,他之前的故事大家都知道,比特幣、ICO、EOS、BigOne、分叉幣、雄岸基金、硬幣資本,這些故事一搜一大把。

作為許多人進入幣圈的引路人,李笑來在推進幣圈的發展過程中有著極其重要的作用,牛市裏,大家將他看作是指路明燈、財富自由引路人,被吳曉波頻道選為「2017 年度人物」,在熊市中自然成為眾矢之的。

其中比較經典的有 SBTC。李笑來在去年 11 月時擔任 Super Bitcoin 基金會主席,對比特幣進行分叉,產生 SBTC。SBTC 被人爆料預挖了 21 萬枚幣,20 天之後,SBTC 報價 1 萬人民幣,隨後一路暴跌,如今報價 37 元人民幣。

另外一個經典就是與陳偉星的罵戰。詳情見上面陳偉星部分內容。

當然最經典的要數 7 月份李笑來錄音曝光事件。在錄音中,李笑來罵散戶是韭菜,稱量子鏈是空氣幣,不相信價值投資等。隨後李笑來對這些內容一一否認,然後 9 月份的時候發布了新書《韭菜的自我修養》。

國慶節之前,李笑來在微博稱將個人將不會做任何項目投資,也不會為任何項目站臺,並準備考慮轉行。最近的李笑來在關註無幣區塊鏈和 DAG 技術,對 STO 不感興趣。

帥初

帥初是比特幣的布道者,和其他比特幣早期玩家一樣,挖礦比特幣,也將很多國外的內容翻譯到中國來。2015 年,他和錢德君、陸楊創辦了 bitSE,並在 2017 年 3 月份完成了量子鏈的眾籌,在大佬們的幫助下,僅 5 天時間就籌得 1500 萬美元。

量子鏈的成就,還進入了福布斯「30 位 30 歲以下」精英榜。

去年 12 月幣圈開始火的時候,量子鏈花了大量的錢用於市場推廣,僅在 12 月份,量子鏈就從 80 塊人民幣衝到了接近 500 塊人民幣。在今年 1 月份的時候,量子鏈 QTUM 甚至達到了 600 塊人民幣。

此後帥初便開始各出站臺或者推薦項目,比如 BOT、HLC、QUN、SPC、INK 等等,絕大多數都已經破發。

除了公關推廣之外,推動量子鏈價格暴漲的原因還在於量子鏈團隊那段時間真在在做事情。自從 9 月量子鏈主網上線之後,量子鏈就成為行業關註點,在 1 月份的時候,量子鏈的節點數量達到 2100 個。

量子鏈是行業內全節點數量最多的公鏈項目,理應成為一個可以和以太坊進行對抗的公鏈,人民群眾對量子鏈充滿了期待。

此外,量子鏈線下黑客馬拉松活動也很成功,吸引了大量的技術團隊參與。在社區運營方面,量子鏈值得各位新公鏈項目好好學習。

今年 7 月份,李笑來錄音事件醞釀,李笑來稱帥初的量子鏈是空氣幣。帥初回應稱 Qtum 全球節點量行業排名靠前。8 月份之後,帥初便很少在區塊鏈行業內發聲,量子鏈 QTUM 的價格也跌到 30 塊人民幣往下。

十一期間區塊律動 BlockBeats 的文章發現量子鏈作為一條公鏈實際使用率並不高,DAPP 數量極少,與其市值完全不對等,這可能是每一條想要做公鏈的項目都存在的問題。

《我們真的需要這麽多高性能公鏈嗎?》

蔡文勝

蔡文勝進入幣圈的方式與以上幾位都有所不同,他是以機構投資者的身份入局的。他旗下的隆嶺資本在去年 12 月對 OK Coin 進行了投資,其他參與投資者的還包括史玉柱王亞偉唐越馮波等人或機構。

1 月份的時候蔡文勝開始給區塊鏈項目 YeeCall 站臺,之後又投資了 Game.com,這些項目在初期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績。美圖公司也開始招聘區塊鏈架構師,並表示對商業邏輯進行重構。

過年期間在三點鐘社群裏,蔡文勝宣稱看好區塊鏈,「區塊鏈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泡沫,但泡沫剛剛開始。現在進場時先行者,最後觀望著進場才是韭菜。」顯然,能夠成功地將公司運作到上市的蔡文勝已經看透了 ICO 的邏輯。

春節結束之後,與美圖 App 合作的區塊鏈項目美鏈 BEC 上架 OKEx,一天暴漲 37 倍,引發市場狂歡,但美圖和美鏈之間曖昧的關系引發輿論猜測,有媒體認為蔡文勝借區塊鏈發幣融資,美圖突然被監管盯上

蔡文勝不得不公開表示 BEC 和美圖無關,只是合作關系,美圖沒有發布任何代幣。3 月初徐明星在兩會期間表示要將 OKEx 獻給國家,蔡文勝轉發相關文章後表示作為股東支持徐明星的決定。

在關於蔡文勝的故事中,我們發現了這麽一個有趣的數字。去年 12 月份,蔡文勝表示自己沒有購買任何比特幣,在 1 月份的時候才開始買入比特幣。今年 5 月初,蔡文勝表示「我給自己定的目標是擁有一萬個比特幣,現在目標已經實現。」

僅用了 5 個月的時間,蔡文勝就湊夠了 1 萬個比特幣。這也是他在幣圈的最後一次發聲。

慕巖

慕巖在傳統互聯網行業也算是混的風生水起的一類人,他和清華校友聯合創辦的百合網是國內數一數二的婚戀交友平臺。慕巖本人也在求職節目《非你莫屬》和創業節目《老板是怎麽煉成的》中擔任 BOSS 團成員,也算是踏入了半個綜藝圈。

2017 年年底,慕巖開始出現在幣圈。他投資的項目「秒啊」在 17 年 11 月 ICO 發幣,Token 名稱 TNB,在 1 天時間內就募集了接近 4000 萬人民幣價值的 ETH。在年底的 36Kr WISE 大會上,慕巖公開預測區塊鏈技術能給社會帶來「波瀾壯闊」的影響。

很快慕巖就看到了區塊鏈的真正用處,開始利用自己在婚戀行業的影響力發行一種名為 eDiamond 的代幣,白皮書中提到了李笑來、薛蠻子、帥初等人都是項目的投資人。

據《中國日報》報道,該項目與慕巖創辦的一號媒婆有關聯,並在 11 月份完成了一次私募融資。該項目在 2018 年情人節期間獲得了不少關註度,但也是給慕巖惹上了不少麻煩。

成功進入幣圈之後,慕巖開始在三點鐘無眠區社群中與其他行業大佬交流心得。但是大佬與大佬之間的交流並沒有那麽通暢,2 月底的時候,慕巖就與暴脾氣的陳偉星懟上了。

陳偉星怒斥慕巖「白皮書上的投資人有水分。趙東的幣想退你退了沒有,你說特朗普的家人投你,外交部給你發獎狀了嗎?」接受不了指責的慕巖,留下來一句話「你所說的沒有一個是事實,我已經讓律師取證,起訴你!」後便退出了三點鐘無眠區社群。

可惜,慕巖說到沒做到,並沒有起訴陳偉星,反倒是陳偉星說起訴就起訴,把李笑來給告了。

後來到了 3 月底的時候,eDiamond 的投資人趙東要求撤資退幣,理由是項目白皮書虛假宣傳,用名人營銷但最後都沒能實現。為此慕巖還在朋友圈解釋為什麽要借特朗普的名義進行營銷,提到了在與趙東的電話中語氣粗暴。但到最後退幣了沒有,不得而知。

eDiamond 項目目前還在做,只是進展非常緩慢。在今年七夕做完名叫「區塊鏈上的民政局」的活動之後,其微博和 Twitter 就再沒有動靜。6 月份的時候慕巖給 eDiamond 定下了 10 億用戶的小目標,不知道這個目標實現了沒有。

朱潘

相信各位都看多一篇名為《奇才朱潘》的稿子,在這篇稿子裏,我們看到了一個精通黑客技術當上金山網絡 CTO 的奇才,他黑掉了薛蠻子的微信,獲得千萬融資,而他本人也通過投資深腦鏈獲得百倍回報。

在玉紅的三點鐘社群裏,薛蠻子對朱潘贊不絕口:「朱潘是個奇才,是我的一個秘密武器」,並拿朱潘和自己投資過的蔡文勝、李想等人相提並論。

從 2017 年 4 月份開始,朱潘就開始了解區塊鏈並且在 9 月份進行了投資。他投資了一個沒人看好的深腦鏈,結果 10 天時間就翻了 80 倍。

在 2018 年初,朱潘開始了自己的區塊鏈項目 BEECOOL,從事區塊鏈社群管理服務。朱潘說,趁年輕,想多折騰折騰,看看自己究竟能幹多大事。

但是步子太大,容易扯著蛋。在薛蠻子和張健等人的幫助下,ZJLT 成功上架 HADAX 交易所。8 月初,朱潘出事了。他負責的 ZJLT 項目被爆出挪用融資款進行炒幣,在 ZJLT 投資者的討伐中,朱潘還把自己的師傅薛蠻子給捅了出來,原來薛蠻子一直都和 ZJLT 有著千絲萬屢的關系。幾天之後,朱潘在朋友圈發布聲明稱將永久退出幣圈。

在朱潘的微博上,最後一條動態是祝福自己的老師薛蠻子早日康復。之後,幣圈再也看不到朱潘了。隨後朱潘失聯,以及再也找不到的那 2 萬個來自投資人的 ETH。

現在朱潘又在做一個名叫 898 的交易所,號稱只漲不跌。你信嗎?

他們來了幣圈熱鬧了,他們走了幣圈涼了?

以上這十幾位,在幣圈出現的時候,就看到了他們的身影,他們或許因為自己投資的項目或者因為自己熟悉的人進入這個圈子,不約而同地發現了這個圈子的運行規則,隨即通過新舊傳播渠道將這些規則包裝成漂亮的話術和誘人的財富理想。

人越多,越熱鬧。泡沫越大,人才越多。水越渾濁,摸魚的人也越多。

這些人裏面,我們也看到了有那麽幾位曾經堅守著自己的理想,但是在現實和「貴圈」的影響之下迫不得已走向錯路。幣圈真正財富自由的就那麽幾個人,他們的暴富只需要去推薦 1-2 個項目,他們的退出也可以悄無聲息。

區塊鏈是去中心化的,它可以沒有一個實體的辦公場所,但是所有參與的投資者就是團隊成員,不存在團隊散了項目就可以終結這種說法。即,為項目站臺,就是項目成員,從此項目榮辱與共,而不是賺了錢大家一起喊,賠了錢撒手不管。

數字加密貨幣市場的 ICO 泡沫已經破裂,市場對這個投資領域的關註度也開始下降,但請各位不要忘記這些光鮮亮麗的區塊鏈項目成員。

 

來源:區塊律動BlockBeats

鄭重聲明: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錯誤不完整之處請與我們聯系修改刪除。謝謝。文章內容不代表本網立場,僅供參考,並且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或建議。

(責任編輯:張潮 HZ0011)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