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多地監管完成摸底排查 “超生”互聯網小貸求解

2018-11-09 06:19:38 21世紀經濟報道  王曉
本報記者 王曉 北京報道
本報記者 王曉 北京報道

  導讀

  “一部分機構在互聯網上發展得還不錯,對普惠金融也起到了一定積極的作用,也不適合簡單取締,而是要想清楚怎麽妥善地給其中好的機構補上‘戶口’。”

  所有金融業務必須持牌要求下,互聯網小貸資質成為他們最能接近的一種可能。

  多家開展互聯網借貸業務、P2P公司負責人近期與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交流時,均表示仍在積極溝通申請互聯網小貸業務資質。

  “地方政府人士告訴我們,現在門檻很高,註冊資本金要5億起批準的可能性還比較大。”一家互金公司負責人稱。

  不過,這大概率是一種一廂情願。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多位接近監管部門人士處確認,互聯網小貸明確已經暫停審批。全國最早審批互聯網小貸資質的重慶市金融辦(現稱“重慶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在官網上回復咨詢時也表示,根據《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關於立即暫停批設網絡小額貸款公司的通知》整治辦函《2017》138號文件(下稱“138號文”)要求,已暫停新批設互聯網小額貸款公司。

  多地互聯網小貸“超生”

  138號文於2017年11月21日下發,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註意到,多家互聯網小貸公司在此後一個月間在多地仍有成立。

  21世紀經濟報道通過天眼查梳理,互聯網小貸最近一次獲批,是在2017年12月15日,湖南長沙批準的浩瀚匯通互聯網小貸公司,其股東為廣州天匯資本和湖南映客互娛網絡信息公司(映客直播)。

  此外,江蘇無錫市批設五星金服互聯網科技小貸公司,山西臨汾批設安易信互聯網小貸公司,寧夏銀川批設海勝通互聯網小貸公司;搜狗去年11月22日註冊成立搜狗(汕頭)互聯網小貸公司,與138號文擦身險過。

  早在2017年2月,原銀監會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峰在出席中國小額貸款公司協會(簡稱“中貸協”)會員大會時就指出,希望各地慎重批設互聯網小貸,慎重對待小貸跨區經營。但當時並無監管文件明確下發,許多公司或出於業務需要、或囤牌照考慮反而抓緊申設互聯網小貸。

  在重慶、廣州等原有互聯網小貸密集區域加強要求外,一些較偏遠地區反而出於招商引資考慮,為申設機構打開方便之門,多家互聯網小貸機構反而在此後密集成立。申設地包括新疆烏蘇市、內蒙古呼和浩特市、內蒙古烏海市、黑龍江省雙鴨山市、西藏拉薩市等等。

  李均峰曾指出,互聯網小貸公司的批設,已經超出地方金融監管機構的職責。

  中貸協專職副會長兼秘書長白雪梅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互聯網小貸跨區域經營,已超過了原來小貸公司不得跨省展業的監管規定。全國經營的金融業務應由中央金融監管部門進行管理,否則形成監管套利。

  “一部分機構在互聯網上發展得還不錯,對普惠金融也起到了一定積極的作用,也不適合簡單取締,而是要想清楚怎麽妥善地給其中好的機構補上‘戶口’。”白雪梅指出。

  分類處置標準不明

  李均峰當時曾介紹,金融監管部門正在研究互聯網小貸的相關指導意見,希望能給各地批設相關機構時予以指導。

  不過,相關監管辦法仍未下發。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非存款類放貸組織條例》列入了國務院2018年工作計劃,《條例》是小貸公司管理辦法的上位法,小貸公司管理辦法尚等待《條例》的出臺。

  現金貸等問題引發監管關註之際,去年12月8日,P2P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對小貸公司網絡小貸業務開展風險專項整治實施方案(下稱《方案》)。《方案》要求各地對本地區互聯網小貸經營情況摸底排查,分類處置,並給出整治時間表。

  受機構調整等多方因素影響,這一時間表有所延後。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廣東和重慶地區小貸公司人士處了解到,地方金融局對註冊在本地的互聯網小貸進行了細致的摸底排查工作。

  重慶市小貸協會10月中旬披露,全市小額貸款公司網絡業務整治現場驗收工作收官。驗收組按照“分類整改,限時驗收,從嚴監管,全面規範”原則,根據既定的驗收內容和標準逐一實地驗收,發現問題立查立改,全流程監督限期整改到位。

  央行在《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18》也中指出,部分小貸公司變相高杠桿放貸,對出資金融機構兜底承諾,從中收取高額息費,撬動大量金融機構資金變相放貸;部分小貸公司缺乏貸款審核管理,風控嚴重依賴外部信用評分體系。並且部分公司存在借款綜合成本畸高、涉嫌高利貸、暴力催收引發刑事案件或涉眾案件等問題。

  不過對於網絡小貸公司下一步的監管,目前各地或仍處於迷茫中。有接近監管部門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方案》稱根據違法違規性質、情節輕重、風險程度和社會危害程度等因素對各類機構實施分類處置,分為合規類、整改類和取締類,但是分類的標準並未明確,到底什麽情況下應該取締?什麽情況下整改後就可以視為合格?

  小貸監管之惑

  在10月18日的2018中國普惠金融國際論壇上,白雪梅發布中貸協與人大普惠金融研究院在走訪多地金融辦和小貸公司後草擬的《中國小額貸款公司行業現狀調查與監管建議》。

  在肯定小貸公司在服務實體、運用科技方面積極意義後,白雪梅表示,根據行業初心和發展現狀,對於小貸公司的管理中仍存在諸多不同看法需要明確,因此尚未能形成明確的政策建議。例如業界呼籲多年的,將小貸公司定位為金融機構;小貸公司經營地域從縣域、省域乃至跨省的挑戰;是否要設定利率上限,是否按照期限和金額設定利率上限、融資杠桿等等。“我們拋出了幾個還沒有答案的問題,希望和業界探討。”

  目前,小貸公司試點辦法中仍然要求其杠桿率為不超過1.5倍,部分地區近年對這一比例略有突破,重慶最高為2.3倍。此前,部分互聯網小貸公司通過ABS途徑將資產出表杠桿奇高,引發市場關註。《方案》要求,互聯網小貸杠桿率表內、表外合並計算並暫按當地現行比例執行,導致許多互聯網小貸公司放緩業務或大幅增加註冊資本金。但業界也多有爭議,現行的小貸杠桿率是否合適?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業界獲悉,中貸協在10月末向行業下發收集小貸公司融資杠桿等立法建議的通知。其中提到,小貸公司立法已經進入實質性階段,有關部門希望就小貸融資杠桿方面收集立法建議。收集內容包括:傳統小貸融資杠桿現狀以及建議;互聯網小貸的融資杠桿現狀及司法建議;小貸行業有無違規操作的現狀等。

(責任編輯:嶽權利 HN152)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