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閩商入鏈

2018-11-08 10:25:52 和訊名家 
  
無論是胡潤還是福布斯,在今年發布中國富豪榜時,都把福建人詹克團列入其中,且都是區塊鏈領域的中國首富,身價超過200億元。
  無論是胡潤還是福布斯,在今年發布中國富豪榜時,都把福建人詹克團列入其中,且都是區塊鏈領域的中國首富,身價超過200億元。

  10月11日,胡潤研究院公布《百富榜2018》,上榜的閩商共有77位(祖籍福建但居住地在其他地區的沒有被計算在內),排名全國第四。

  被譽為評分最高的5部經典紀錄片之中,排名第一的便是《閩商》。

  福建是歷史海上絲綢之路、鄭和下西洋的起點,也是海上商貿集散地,閩商作為十大商幫之一,其在經濟發展中的地位舉足輕重。

  福建的簡稱“閩”字,被當地人拆成“門裏蟲”——只宅在家裏會變成一條蟲,必須離鄉背井走向世界,才能成為龍。

  福建出首富

  2013年創立比特大陸的福州閩侯人詹克團,以295億元財富排名95位,也成為2018年胡潤中國百富榜中區塊鏈行業首富;10月25日,2018福布斯中國400排行榜中,詹克團以241.5億元資產排名第72位。

  隨著比特大陸擬IPO,詹克團成為福建籍在區塊鏈領域最知名的人。

  一個月前的9月14日,福建近千名閩商,相聚一堂只為擁抱“通證經濟”。

  “閩商的特點是:情商高、商機敏銳、膽大。”這是礦海會(龍巖)簡永雄絲毫不用多想便總結出的閩商特點。

  改革開放幾十年,閩商作為民營經濟的一支重要力量,活躍於中國各類經濟發展的大舞臺。在經濟發展的道路上,閩商一直走在前列。

  聰明、善於抓住一切商機是閩商的天然優勢。

  9月13日,傳統AI領域的閩商羅浩(化名)自費飛到北京,去參加閩籍企業舉辦的以“擁抱趨勢”為主題的閩籍互聯網峰會。

  羅浩回憶道,9月14日,早上8點開始,酒店的簽到活動現場,已被閩籍老鄉擠得滿滿當當。800桌椅的會場,實際到場1000人左右。

  自8月底,區塊鏈大會在京被限制後。一時之間,盛產會議的區塊鏈行業突然冷卻了下來。但,風口總是要上去搶的。

圖:福建創客撲克牌(據創辦方講,撲克牌是按照企業發展潛力、企業家的影響力等綜合排序。)
圖:福建創客撲克牌(據創辦方講,撲克牌是按照企業發展潛力、企業家的影響力等綜合排序。)

  “蔡文勝在福建的社會地位本來就很高,春節左右,大家看見他在三點鐘群裏那麽火,於是大家開始意識到區塊鏈這件事,很重要。”2017年,從廈門前來北京的區塊鏈創業者吳勝文講到。

  蔡文勝一直一來都是一個追風口的人。2000年,他靠域名獲得了第一桶金。2007年,他開始網絡投資,並成為天使投資人。

  2018年,區塊鏈大熱後,一向嗅覺靈敏的蔡文勝也投身其中,並一直活躍在3點鐘區塊鏈微信群中。比如邀請李開復進群,力勸陳偉星慕巖、趙何娟別在群裏吵架......

  隨後,以“幣圈”大佬自居的蔡文勝,因為關聯幣破發,頻繁被形容為割韭菜的人。

  但這卻讓區塊鏈在閩商群中迅速傳播開來。

  美圖董事長蔡文勝在福建創客撲克牌中是A,與他並肩的A還有:比特大陸聯合創始人詹克團、通證派創始人元道、同步推創始人熊俊。

  四人中三人深度布局區塊鏈,並在行業中占領著重要地位。

  “傳統企業可能更想往區塊鏈領域轉型,但他們不知道要怎麽做。”這總是傳統與創新之間的矛盾,羅浩繼續講道,“雖然難,但風口總是要上去搶的。”

  2018年2月份,閩商被推向了區塊鏈財富泡泡前,華麗的外表總是賞心悅目,當他們紛紛伸出手觸碰的那刻,絢爛瞬間在眼前破碎。

  2018年初,是牛市的尾巴,也是熊市的開頭。

  當講到閩商區塊鏈行業中備受敬佩的人時,大家一致認同的是“技術大腦”詹克團。

  2013年11月,詹克團創造的第一臺螞蟻礦機Antminer S1上線,比特大陸正式開始經營業務。而在2018年,比特大陸已成為排名前三的集成電路設計廠商。

  2018年9月26日,比特大陸發布招股書。

  對布局區塊鏈產業的閩商而言,蔡文勝和詹克團為其打開區塊鏈的世界大門。

  但羅浩回憶稱,蔡文勝和詹克團並未出現在閩籍峰會上。

  剛結束在港交所大廳敲鑼慶祝美團上市的(龍巖)王興,在這副撲克牌上是“大王”;“小王”上印著同為龍巖的企業家張一鳴——今日頭條CEO。

  除了王興、張一鳴之外,龍巖還相繼走出過雪球的方三文、91助手的熊俊、十點讀書的林斌煒、觸信網絡的吳凱秋……所以有了這樣一種說法:得龍巖者得流量。

  9月20日,美團在港交所上市,正式掛牌交易,開盤便漲5.65%,且總市值超過小米和京東。

  8月中旬,今日頭條的估值最高已達750億。

  “雖然不懂,但還是要多出去看看。”頭發花白的60多歲退休閩籍老商人,總在不斷地跟區塊鏈創業者們打招呼,並不時掏出手機加前來路演的創始人。稱“我雖然退休了,但我來看看大家在做什麽。”

  羅浩表示,參會的絕大部分人是與王興和張一鳴同期創業的商人。但作為閩籍創業者們的標桿,“大小王”並未出現在峰會中。

  到北京抱團

  “我之所以來北京,特別感謝兩個人,一個是(寧德)余紅亮(俗稱:魚頭哥),無論在電話裏,還是線下吃飯喝酒,他都頻繁地勸我來北京,另一個就是(龍巖)陳遠河(俗稱:三毛哥)。”林瑋煜笑著講道。

  來自於福州的林瑋煜是90後,大三便開始創業,今年3月份來到北京,創辦了《羊駝區塊鏈》,他是撲克牌上的方塊2。

  林瑋煜回憶道,在陳遠河主持的一次“京閩兩地創業環境的差異”的圓桌分享中,陳遠河回頭看向分享的八位創業者,問道:“如果給我們重新一次選擇機會,你會在哪裏開始自己的創業?”

  75%的創業者給出的答案:北京。

  “世界上,有海水的地方就有華人,有華人的地方就有媽祖,有媽祖的地方就有閩商。”這是出自紀錄片《閩商》中讓人印象非常深刻的一句話。

  閩商遍布世界各地,愛折騰是來自骨子裏的。所以三分天註定,七分靠打拼被廣泛認可,《愛拼才會贏》才會傳唱至大江南北。

  “我感覺改革開放後,廣東、福建、浙江的使命已經完成了,下一波重點不在福建了。”簡永雄摸了摸下巴。

  來自於龍巖的簡永雄,是礦海會以及袋鼠雲科技的創始人,他被大家親切地稱呼為阿牛。

  2014年,簡永雄失戀後,以擺地攤度日。2015年,他通過YY小說《重生之妖孽人生》知道了比特幣。

  隨即,在比特幣是1500人民幣的時候,簡永雄將房子和車賣掉,買了比特幣。並在2017年立下flag,“我的目標是賺1000億”。

  2016年,簡永雄稱礦海會已開始布局。而其正式對外宣布的成立時間為為2018年6月。礦海會是一家區塊鏈礦工付費社群,主要為礦工及持幣人群提供配套服務。

  2017年,簡永雄將礦海會的金融板塊的業務全部遷移至北京;2018年9月,簡永雄介紹,礦海會礦機已接近100萬臺。

  當被問到為什麽選擇來北京時,他講道:“我們來北京,主要是來串資源的,這是閩商的天然訴求。”

  一個閩南的“閩”字,被當地人拆成“門裏蟲”——只宅在家裏會變成一條蟲,必須離鄉背井走向世界,才能成為龍。

  傳統行業無論在哪些板塊,都已經形成相當成熟的經濟體制,也再難創新。而在區塊鏈領域,一致被認可的是:只要你敢想敢做,成功的幾率相比會大幅提升。

  “鼓樓的四合院,歡迎來喝茶。”這是犀牛會的余紅亮,經常對大家說的話。

  高端創投社區分享,這是犀牛會對自己的定位。以小院茶室作為連接點,鏈接同鄉高端精英社群。據犀牛會講,犀牛會已開始談另一個四合院。

  泡泡茶、聊聊天,談公司、談項目、談業務、談感情......無論是在外,還是在自己的公司,閩商總愛在桌上擺放著茶壺和茶具。

  “他經常請大家去喝茶,然後聊大家的項目,給大家分配資源,他做了‘鏈接’的角色。”2017年,來北京創業之前,吳勝文和朋友們聊了許久。

  北京好融資

  “在福建招LP很難,可在北京,連一個陌生人都願意相信我。”早期,簡永雄想在福建團結力量時,根本沒有人願意理解他,對此他仍耿耿於懷。

  福建大量的企業在剛開始時,會自己掏出一筆錢先幹。如果手上原始資本比較少,那麽大家就少拿工資。

  吳勝文第一次創業時,整整一年都沒拿工資。目前,其成立的泰鏈科技是一家區塊鏈技術落地服務商。

  閩籍商人不乏大的資本,閩籍民間也不乏大的資金,但對於創業者卻近乎苛刻。

  畢竟,福建商人也沒少在外留下壞名聲,比如莆田系男科醫院、電信詐騙犯、“紐百倫假鞋全球供應中心”,還有一大批遠渡重洋的偷渡客。

  王興自己也在飯否上吐槽過,“據說莆田系醫院對所有病人的套路都離不開這三句話:病很重;可以治;得花錢。”

  甚至,網上給福建人下定義:偷渡、黑幫,大多是福清人;資金盤在泉州長坑;銀行不給福建寧德人貸款......

  2018年年初,閩籍資本紛紛擁抱幣圈項目以及鏈圈項目,投資回報率是資本最註重的事情。甚至一度掀起區塊鏈投資嘲笑古典投資太死板的爭論。

  不過,熊市的衝刷之下,資本對於區塊鏈項目已經進入了越來越嚴苛的狀態:

  小的資本不再投錢,大的資本內部孵化區塊鏈項目。

  在京創業的近半年時間裏,林瑋煜認為京閩間顯著的差異是:“在廈門,雖認識了機構的合夥人,但他們也不會給我投多少錢。那是個人投資人的錢,但到了北京後,我們拿的全部都是機構的錢。”

  企業為什麽會死?最大的死亡原因往往是公司沒錢了。而融資難,這也是導致創業者紛紛北上的主要原因。

  於創始人而言,找錢、找人、找資源,這是致命的。

  “融資更容易”、“人才更充沛”、“資源更廣闊”,這是閩南地區創業者紛紛湧向北京的主要原因。很多人從閩南到北京後,其實做得是越來越好了,這是很多閩籍創業者贊同的事實。

  一直從事技術研發的吳勝文,在2017年開始研發區塊鏈底層技術,並將公司市場部門搬到北京。

  閩商們往往抱著找資源、找項目的初心來到北京,之後便將好的資源再鏈接回閩南。

  目前,吳勝文的團隊有50多人在廈門從事研發,有七八人在北京從事市場。在他看來,廈門是一個可以生根的地方,也適合專心搞研發。

  “我覺得這個階段,除非你是來割韭菜的,目前根本就沒有落地的可能。”在閩南融資時,這是區塊鏈創業者必經的質疑過程。

  2017年,便開始布局區塊鏈的吳勝文,直到現在還未進行A輪融資。“就算拿出特別好的架構,也會很難融到錢,因為福建的資本形成非常固定,並且資本更多的情況是自己投資自己。”

  簡永雄認為,傳統企業是很難融入區塊鏈行業的,你可以帶著他賺錢,但是讓他們掏錢就很難。

  熊市中,閩籍資本甚至不願意承認自己投資區塊鏈項目。

  —End—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深鏈Deepchain。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張潮 HZ0011)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