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鄰家便利店:我惹誰了?

2018-08-03 13:27:11 和訊名家 
鄰家便利店:我惹誰了?
  天氣太熱,

  上班不想幹活,下班不想回家,

  炎炎夏日,

  便利店成了小編夏日抵抗高溫的好去處,

  吃的喝的生活用品玲瑯滿目,

  關鍵是空調開的足夠大,

  簡直就是小編的解憂雜貨鋪。

  但是,就在今天,

  鄰家便利店老板跑路了?!

  NEWS

鄰家便利店:我惹誰了?
  8月1日晚間,北京鄰家便利店共計168家門店全面關停。

  隨後鄰裏家(北京)商貿有限公司向供應商發出告知函,稱公司背後唯一出資方受到上海警方調查,導致公司銀行賬戶被凍結。

  “目前該公司賬戶內已無可支配資金,公司於8月1日起停止總部各項業務,並陸續停止門店營業。”

上述告知函指出,“由於鄰裏家至今無法與法人和股東取得聯系,無法申請破產清算,對於供應商與鄰裏家之間的債務債權將通過法律途徑進行訴訟保權,待警方下一步處置。”
  上述告知函指出,“由於鄰裏家至今無法與法人和股東取得聯系,無法申請破產清算,對於供應商與鄰裏家之間的債務債權將通過法律途徑進行訴訟保權,待警方下一步處置。”

  我靠,這樣都可以?虧我辣麽喜歡鄰家。

  作為一個資深懶癌晚期患者,鄰家的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讓小編能夠少走一百步就能買到延續生命的日常供給品,而且隔三差五能買到各種網紅冰激淩。如今,懶癌患者居然要多走一百步去隔壁便利蜂,簡直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果然,家門口的「鄰家」便利店關門了,

  繞到了小區另一個門,發現也關了。

鄰家便利店:我惹誰了?
  What???
 
  小編一邊刷著新聞,

  一邊默默的走進隔壁的便利蜂。

鄰家便利店:我惹誰了?
結賬的時候,聽便利店小哥說,「隔壁一天沒有營業,今天店裏人明顯要比平時多。」說完,臉上漏出慈母般的微笑,臨走時還不忘熱情的喊道「謝謝光臨」。
不過,說起來鄰家和便利蜂也算是有點血緣關系,可以說是同母異父的兄弟。
  不過,說起來鄰家和便利蜂也算是有點血緣關系,可以說是同母異父的兄弟。

  “老大傍上了某神秘多金繼父,老母親王某攜團隊棄子而去,隨之很快孕育了老二便利蜂,老二高調出生,備受爭議,還被人稱之為怪胎,因為他出生不久,就在便利店、無人貨架和共享單車這三個搖籃裏為所欲為的造作了一番。好在懸崖勒馬,憑借著強大的硬核技術,便利蜂迅速地成熟了起來。如今,兩歲不到的便利蜂已經在便利圈紮穩了地基。

  而傍上大款繼父,有點飄了的大哥鄰家,卻在被老母親拋棄後,失去了精神支柱,隨著背後大哥的倒臺,歇菜了。”

  如果你問我,葉子的離開,是風的追求,還是樹的不挽留。鄰家便利這片樹葉的離開,應該是錯跟了龍卷風。

  媽媽,再愛我一次

  提到鄰家和便利蜂,不得不聊下王紫,便利蜂聯合創始人,CEO。原鄰家便利店董事長和創始人,曾為7-11北京DM(大區經理),管理7-11北京1/4的門店。

  2015年7月,7-11北京高管王紫帶著近30位管理層集體離職,創立了鄰家便利店品牌。

  2016年上半年,斑馬投資曾意圖投資鄰家便利,雙方在談判前期進展十分順利,但後來合作突然終止,接著王紫團隊集體出走。

(截圖來源:天眼查)
(截圖來源:天眼查)

  天眼查顯示,2016年11月9日,鄰裏家商貿(北京)有限公司股東由原來的王紫、田翀、楊威變更為賈衛平和王招華。

(截圖來源:天眼查)
(截圖來源:天眼查)

  2017年5月19日,鄰裏家的股東又由賈衛平、王招華變更為韓磊、賈衛平以及錦雲(深圳)股權投資有限公司。

  如此頻繁的更換股東,接盤俠換了一波又一波,真是替鄰家感到著急。受便利店行業成本快速上升的影響,鄰家便利店一直沒有實現盈利,更有業內人士分析,鄰家便利店的每月虧損在500萬元左右。

  便利店行業是低毛利行業,其業績並不能只依靠售賣商品帶來高速的增長,其高速擴張背後對於資金要求更是與日俱增,當資金鏈斷裂的時候,除了被動歇菜,沒有別的辦法。

  信了P2P的邪

(截圖來源:天眼查)
(截圖來源:天眼查)

  根據天眼查數據顯示,鄰裏家(北京)商貿有限公司成立於2015年5月,目前其股東為韓磊、賈衛平、錦雲(深圳)股權投資有限公司,分別持股41.26%、41.26%、17.49%。

  有接近鄰家的消息人士指出,工商資料顯示的投資人並非鄰家的真正投資人,深證一家P2P公司才是鄰家真正的投資人,但並未披露該公司名稱。

  其實P2P投資便利店,早已埋下隱患。據業內人士分析,P2P公司由於手中掌握著較大的資金流量, 將資金投資於別的行業的現象,在P2P行業中並不少見。但由於公開披露投資項目會對他們的資金來源和利用造成很大的影響,所以幾乎所有的P2P公司都選擇不公開披露。

(截圖來源:天眼查)
(截圖來源:天眼查)

  此外,天眼查顯示,曾擔任鄰家的監事一職的項建安還是北京萬卓智匯商貿有限公司的大股東,該股東擁有該公司40%的股權。

(截圖來源:天眼查)
(截圖來源:天眼查)

  而持有該商貿公司60%股份的公司為高通盛融財富投資集團有限公司。

(截圖來源:天眼查)
(截圖來源:天眼查)

  而高通盛融是善林金融創始人周伯雲投資的公司之一。

(截圖來源:天眼查)
(截圖來源:天眼查)

  天雷滾滾,早在今年4月,善林(上海)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周伯雲因涉嫌違法犯罪,向公安機關投案自首,目前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已依法立案偵查。

  雖然上述消息與鄰家告知函中提到的“公司背後唯一出資方受到上海警方調查”有所印證,目前尚無法確認鄰裏家(北京)商貿有限公司與善林金融是否存在投資關系。

  但各種跡象證明這事兒八九不離十,坐等實錘了。

  那麽,真的是P2P拖垮了鄰家麽?P2P金主爸爸其實也蠻冤的,P2P公司雖然資金流量較大,但對於短期回流資金的要求更高。鄰家在出道之際,在迫於7-11、全時便利店等飽和市場的壓力下,只能被迫豪擲千金砸在高額的租金上,因此「多金」成為了鄰家便利店迅速拓展開來的重要因素之一,但是這對於投資人來說,是一種相當大的資金壓力。

  試問,如果站在投資人的角度,砸一百多萬投資一家店,日均銷售額卻只有四五千。你能忍受十年之後再盈利嗎?

 
  再者,國內的便利店市場來說,也不乏創立之初就可以實現盈利的。相比之下,鄰家便利店的打發更像是曇花一現,沒有科學的單店盈利模式,機械式創新導致出現高投入,低回報的不良循環。如果不從商業模式上做整改,失去了P2P這顆所謂的大樹,還會有人來接盤嗎?

  斑馬斑馬,你還記得我嗎?

  2016年11月, 大概在王紫的離開鄰家便利兩個月後,再次加入了由斑馬投資創立的另一個便利店品牌——便利蜂。

  便利蜂從成立開始瘋狂的試錯,奔著做一個大數據及算法驅動的便利店系統一路馬不停蹄的布下天羅地網,為了跑數據,便利蜂選擇了極速開店,不斷的調教算法。

  這一切,還得感謝背後的金主爸爸,斑馬資本。由莊辰超所操盤的斑馬資本對便利店市場更是信心滿滿,幾乎是all in了便利蜂。圍繞著便利蜂布局了整個生態鏈。

  而便利蜂和鄰家盲目機械式復制不同,依靠科技改變生活,在競爭如此激烈,市場接近飽和的零售便利店市場,如果沒有強大的靠山,選擇在科技創新上加一腳油門,或許也能在這條賽道上實現彎道超車,就像便利蜂一樣。

  而據了解,便利蜂最初是希望收購鄰家便利,但正是由於鄰家便利實際控股人復雜的P2P背景,使得便利蜂最終放棄了上述打算。 不知道看到鄰家便利背景墻倒塌的斑馬資本,會不會吃回頭草?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善緣街0號。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鄰家便利店:我惹誰了?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