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政策向左,火幣向右

2018-07-02 14:47:49 搜狐 

  原標題:政策向左,火幣向右

  成功是一種醜惡的東西,因為它的假相會讓人把它與功績視為等同物。人們就是如此被歷史愚弄的。

  ——雨果《悲慘世界》

  引子:反目

  6月30日,節點資本杜均發了一個豎起中指的朋友圈,稱交易所的強勢與獨裁一去不復返了,節點資本不再參與火幣網Hadax任何項目投票事宜。

2013年底到2016年底,彼時杜均是火幣網創始人身份。

  2013年底到2016年底,彼時杜均是火幣網創始人身份。

  3個多月前,火幣網李林還在稱杜均為“哥們”,節點資本和火幣網的合作為“哥們之間互相支持”,沒想到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瞬間就“反目成仇”。

  針對杜均的憤怒,火幣網創始人李林稱,火幣Hadax對超級節點規則進行了升級,目的是平臺自身風控需要,而且Hadax要推動重建。李林也承認,Hadax上線4個月以來,運行不太好,火幣所有的爭議和負面,都來源於Hadax。

  此前Hadax不僅僅由於項目頻頻破發引發爭議,甚至還引來項目方反戈一擊,指責Hadax操縱價格,坑害投資者。

  只有永恒的利益,沒有永恒的朋友。在現實世界中,這又是一個生動的詮釋。


政策向左,火幣向右

  李林(左)與杜均(右)

  從表面來看,這是杜均等人對火幣亂改規則的憤怒,本質上則是李林在數字貨幣領域越走越遠的嘗試而帶來的衝突。

  包括杜均在內的所有人,也許還沒有了解到在李林平靜的外表下,已經逐漸顯露出來的“野心”:

  他不再滿足於只是打造一個數字貨幣交易平臺的商人身份,而是要徹底顛覆舊有的金融秩序。如果說中本聰只是對哈耶克“貨幣非國家化”一次淺嘗輒止的嘗試,而李林,現在要做一個真正的踐行者。

  序幕:一個驚天秘密

  2014年2月25日,火幣網創始人李林參加了一場由Techweb主辦的線下沙龍活動,介紹比特幣的發展,並暢想火幣網的未來。

  20天後,3月15日,李林登上了中央電視臺,這個媒體巨頭給予了李林和火幣網足夠的曝光度。

  然而,人們也由此發現了一個“驚天秘密”:李林兩次亮相穿了同一件衣服,被調侃其20天沒換衣服!

政策向左,火幣向右
  
彼時,火幣網剛剛上線6個月時間,在創業路上狂奔的李林也許還沒有時間和精力去關註這些。因為短短半年時間,李林和火幣網已經感受到了比特幣世界的驚濤駭浪,這是一個跟他以往的創業經歷完全不同的行業。

  彼時,火幣網剛剛上線6個月時間,在創業路上狂奔的李林也許還沒有時間和精力去關註這些。因為短短半年時間,李林和火幣網已經感受到了比特幣世界的驚濤駭浪,這是一個跟他以往的創業經歷完全不同的行業。

  在金融市場中,人類的賭性總是能得到最大體現,參與者獲利欲望無節制擴張,每個人都在試圖采取毫無雙贏、從開始就是最後一擊的策略,從而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人們一旦陷入進來,就會吸食上癮,每個人都在試圖制造更大的風險,將泡沫越吹越大,直到破裂。遠者如幾百年前的郁金香泡沫,近者有賈躍亭吹起的巨大“生態泡沫”破裂而遠走美國

  正因為此,嚴格的監管與“金融鴉片”如影隨形,政府試圖勒住這些從業者的腳步,將泡沫壓縮到最小。

  但是,畢竟這個世界上的暴利不是循規蹈矩的人能夠得到的,只有那些敢玩的人,大膽的人,才有資格在金融交易世界裏生存,只要良心過得去,心臟承受得住,想來都是多麽刺激,令人神往。

  至於監管,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有時候如同糊著白紙的窗戶,就看你有沒有膽量去捅了。

  開頭:與監管和黑客相伴而生

  2013年9月1日,火幣網上線,此時比特幣的價格為120美元左右,而從10月份開始,比特幣開啟了一輪上漲,到11月份,比特幣已經漲到1100美元,短短2個月時間漲幅超過了8倍。而這個價格,相比與2013年年初20美元的價格,漲幅更是達到驚人的5400倍。

  作為新入局者,火幣網一開始就宣稱永久免除交易手續費,從而吸引了大量玩家。在李林看來,與交易手續費比起來,增值服務收費才是比特幣交易平臺的掙錢之道。或許這種想法已經為後來火幣Pro推出Hadax打下了伏筆。其推出的投票上幣模式,普一問世便爭議不斷,負面頻發。

  這一波比特幣牛市帶來的巨大獲利機會驅使各種韭菜蜂擁而入,其熱度與2017年開啟的數字貨幣狂潮一般無二。李林對外稱這是比特幣價值回歸的過程。與此同時,李林或許第一次表現出對政策監管的警惕。因為在當年11月,時任央行副行長的易綱公開表態,不可能承認比特幣的合法性,但是比特幣交易作為一種互聯網上的買賣行為,普通民眾擁有參與的自由。

  李林對《ZMoney》認為這是最好的態度,“因為這個表態反而為我們預留了發展的空間。”

  而此前,李林的創業經歷主要限於團購網站——人人折,而火幣網面臨的嚴格而又復雜的監管環境是電商網站遠遠不能比擬的。

  隨後在2013年12月5日,央行、工信部、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聯合發布了《關於防範比特幣風險的通知》,要求各金融機構和支付機構不得開展與比特幣相關的業務,不得接受比特幣或以比特幣作為支付結算工具。12月6日,比特幣從1002美元,跌倒765美元,一天縮水23.5%。

  3個月後,也就是2014年2月,世界上最大的比特幣交易平臺Mt.Gox被黑客攻擊,74萬個比特幣消失在虛擬世界中。按照24日倒閉之前的比特幣交易價格,這些失竊的比特幣價值3.5億美元,資不抵債導致了Mt.Gox的倒閉。

  嚴厲的政策監管疊加黑客攻擊,嚴重打擊了市場信心,此後比特幣踏上了長達三年多的熊市。

  而由於監管政策的不明朗,火幣網在野蠻生長的同時,也讓李林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彼時,李林私下表示,還是希望多與監管層溝通,了解監管動向。

  中場:寄望將交易平臺合法化

2015年,李林在《清華金融評論》發表了一篇名為《當前比特幣行業發展現狀及政策研究》的文章。《清華金融評論》為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所辦,雖然此時五道口金融學院已經從央行劃歸清華大學,但是作為原中國人民銀行研究生院,該院所辦這本雜誌的讀者和作者遍布金融監管機構,而其辦刊目的也主要是為經濟金融政策的制定者提供借鑒。

  2015年,李林在《清華金融評論》發表了一篇名為《當前比特幣行業發展現狀及政策研究》的文章。《清華金融評論》為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所辦,雖然此時五道口金融學院已經從央行劃歸清華大學,但是作為原中國人民銀行研究生院,該院所辦這本雜誌的讀者和作者遍布金融監管機構,而其辦刊目的也主要是為經濟金融政策的制定者提供借鑒。

  當時監管機構對比特幣監管還是在猶豫中徘徊,尚無定論。李林也許希望通過此文能對監管機構有所促進,使其能夠效仿美國,將比特幣交易納入監管範疇,從而使得比特幣交易合法化。

  李林在對比了美日歐等國家對比特幣的監管政策後,提出在監管體系上,可以考慮將數字資產交易、數字資產存儲管理等核心領域納入已有的成熟監管體系。針對中國用戶關心的資產安全問題,數字資產交易平臺可以納入到場外互聯網資產交易平臺管理辦法進行規範。

  李林甚至認為,對監管部門來說,過於嚴格的或不甚明朗的監管論調,會造成市場恐慌,壓制行業創新,影響行業中創業公司的生存發展。李林將嚴格監管有可能打壓“雙創”(指:大眾創業、萬眾創新)聯系起來。彼時,“雙創活動”已經寫入當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從中央到地方已經掀起了“雙創”的熱潮。李林敏銳的捕捉到這一點,希望能對政府監管部門施加一定的壓力,給比特幣交易爭取更大的空間。

  在火幣網三周年致用戶的信中,李林也透露正在聯合有關機構啟動《數字資產研究課題》,準備向央行提交監管建議。

  不過與此同時,在2015年端午節前後,趁著股市火熱,火幣推出了股票配資平臺——財貓網。此時的李林在謀劃多元布局,希望在比特幣之外,找到另外一條退路。不過隨後而來的股市狂風暴雨般的下跌,導致杠桿牛市戛然而止,配資這條路也被證監會宣布非法而徹底堵死。

  但是,伴隨這場牛市終止的不僅僅是配資,而是隨之而來的金融大變局。歷時多年近乎放任自流的金融監管模式被終結了,一輪金融周期已經走到頂部,金融去杠桿顯露苗頭,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政策導向已經取代了原來的金融自由化。整個金融監管驟然提速。

  2015年12月,P2P平臺e租寶崩盤,2016年1月警方公布e租寶非法集資500多億。隨著e租寶問題爆發,在互聯網金融領域,監管政策頻繁出臺,一次比一次嚴厲,到今天仍然沒有終止。

  針對P2P領域的嚴厲監管,隨即也蔓延到交易所領域。2017年1月,清理整頓各類交易場所部際聯席會議第三次會議召開,由證監會主導的清理整頓現貨交易所的風暴席卷全國,對貴金屬、郵幣卡、原油等現貨交易所涉嫌非法期貨活動進行打擊,300多家各類交易所被關停,部分負責人甚至被追究刑責,鋃鐺入獄。因為這些交易場所借助監管和法律的漏洞,大肆發展公眾參與類似賭博甚至欺詐式的交易活動,造成大量投資者損失慘重。

  比特幣交易平臺也沒有躲過此次整頓風暴,由央行牽頭開始了對比特幣交易平臺的清理整頓,一份《關於在全國範圍內開展比特幣交易平臺清理整頓工作的通知》也被曝光,要求比特幣平臺不得開展融資融幣業務;不得參與洗錢;不得違規從事支付業務;不得違反證券期貨等法律法律,等等。

  李林希望將比特幣交易平臺合法化的設想徹底落空了,迎來的反而是暴風驟雨般的打擊。

  2014年時候,李林接受媒體采訪時稱,最難的還不是技術和市場,而是政策。“攻擊銀行觸犯法律,但我們卻必須自己承擔起所有後果,完全沒有人來保護。”

  在政策對比特幣交易平臺的態度逐漸明朗化之後,李林承受了越來越多的壓力。

  2017年夏天,李林一度被傳患上了抑郁癥,甚至打算賣掉公司不幹了。據有媒體報道,當時火幣網估值達1.5億美元,但因為種種原因,在快要交割的環節,這筆交易最終被否決,未能達成。

  2017年9月4日,監管的“鍘刀”正式落下,央行等7部委發布《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叫停ICO。9月15日,北京市監管機構約談包括火幣在內的虛擬貨幣交易平臺,要求各交易平臺當日明確所有虛擬貨幣交易的最終時間,並立即停止新用戶註冊。10月31日,火幣網停止了所有數字資產兌人民幣的交易業務。

  虛擬貨幣的價格再次呈現了“瀑布式”的全線大跌,比特幣報價從3萬元人民幣迅速跌破1.7萬元。

  李林曾經表示自己是一個喜歡接受挑戰的人,不過,這次“挑戰”也許對於李林和火幣來說,有點過於猛烈。

  而這也促使李林徹底轉向,與此前尋求通過監管合法化不同,李林這次走向另外一條道路。

  尾聲:脫離監管一路狂奔

  2017年10月,火幣全球專業交易平臺——火幣Pro上線,李林開始將火幣交易平臺業務脫離國內監管範疇。自此開始,李林在數字貨幣領域徹底丟棄了包袱,沒有了監管的束縛,似乎再也不用擔驚受怕,李林帶領火幣開始一路狂奔。

  而伴隨著比特幣價格一路飛漲,最高價格到了2萬美元,大量投資者湧入,火幣Pro交易量也高歌猛進。

  今年4月份,央行宣布比特幣等虛擬貨幣交易場所已基本實現無風險退出,而且大部分數字貨幣交易平臺已經被屏蔽而無法訪問。雖然火幣的主域名https://www.huobipro.com/無法正常訪問,但是其對外公布的域名:https://www.hbg.com,仍然可以正常訪問,火幣Pro的APP也自帶訪問境外網站功能,中國大陸普通投資者仍然可以很方便的登錄並交易。

今年4月,海南宣布打造自由貿易港,新港口的開放程度將遠高於上海自由貿易區。火幣隨即於5月份宣布中國總部遷入海南,並向海南省拋出橄欖枝,成立10億美金全球區塊鏈產業基金,寄望脫離對區塊鏈和數字貨幣監管異常嚴格的北京。據知情人士透露,李林的作為引發了北京金融監管部門的不滿,畢竟在監管層看來,無論遷往海南的主體是哪一個,火幣還是土生土長的“北京屬地企業”。

  今年4月,海南宣布打造自由貿易港,新港口的開放程度將遠高於上海自由貿易區。火幣隨即於5月份宣布中國總部遷入海南,並向海南省拋出橄欖枝,成立10億美金全球區塊鏈產業基金,寄望脫離對區塊鏈和數字貨幣監管異常嚴格的北京。據知情人士透露,李林的作為引發了北京金融監管部門的不滿,畢竟在監管層看來,無論遷往海南的主體是哪一個,火幣還是土生土長的“北京屬地企業”。

  2013年的時候,李林曾經寫過一篇文章《區塊鏈技術到底是什麽?》,李林在裏面暢想了未來的金融世界,或許也是其對火幣網未來的設想。李林提到,區塊鏈技術能夠打破國家、主流金融機構對信用的壟斷,政府不能代表絕對的信用。“未來區塊鏈會給我們每個個體賦予金融的能力,就像互聯網賦予了我們信息、媒體的能力,未來每個人都有具備一個價值發現,價值傳遞的能力。”“過去30年,互聯網技術造就了信息時代的變革。未來10年,我相信區塊鏈技術能夠造就一個金融體系。”

  但是後來隨著監管的加強,李林變得謹小慎微,這些言論已經從其口中絕跡了,代之而來的是盡量降低語調,將比特幣定位為一個收藏品,從而避免引來政府監管的反彈。2014年接受《新京報》采訪時,李林表示,未來國際貨幣不是比特幣能解決的,並且比特幣是沒有潛力取代法定貨幣的,也不可能顛覆現有的法定貨幣,成為全球貨幣。

  而今,在脫離了國內政策監管之後,李林似乎又找回了自信,“自金融”再次被李林提起,而其對火幣網的規劃更加具有超越政府性質。比特幣也不再是收藏品,因為李林準備不再“選擇遷就於金融危機中的傳統金融機制”,而是打算自立門戶。6月初,火幣宣布啟動火幣生態全球化戰略,決定致力於開發出一條代表全球行業最高水準的下一代自金融公有鏈 —— Huobi Chain,由火幣生態孵化,以支持未來世界的底層運轉。

  李林決心用Huobi Chain重構未來世界的金融生態,“所有資產與權證的生成、流轉、公證與確權都在公鏈上進行,未來將會是一個嶄新的基於區塊鏈的自金融世界。”

  彼時,李林已經不再避諱自己的數字貨幣交易所創始人身份,而是頻頻作為交易所代言人,為交易所“保駕護航”,期望帶領火幣走的更遠。

  返場:哈耶克的踐行者?

貨幣現象可能是很多人最著迷又最為困惑的領域之一,誰掌握了貨幣,誰就在一定程度上掌握了社會的掌控力和話語權。對政府權力保持高度警惕的哈耶克在晚年提出了貨幣的“非國家化”和貨幣競爭理論,他從徹底的經濟自由主義出發,認為政府對於貨幣發行權的壟斷對經濟均衡造成了破壞,貨幣非國家化是貨幣發行制度改革的根本方向,他的這一主張被稱為“多元貨幣競爭理論”。

  貨幣現象可能是很多人最著迷又最為困惑的領域之一,誰掌握了貨幣,誰就在一定程度上掌握了社會的掌控力和話語權。對政府權力保持高度警惕的哈耶克在晚年提出了貨幣的“非國家化”和貨幣競爭理論,他從徹底的經濟自由主義出發,認為政府對於貨幣發行權的壟斷對經濟均衡造成了破壞,貨幣非國家化是貨幣發行制度改革的根本方向,他的這一主張被稱為“多元貨幣競爭理論”。

  哈耶克認為,個人自由至高無上,而自由市場經濟是最能保障個人自由的基礎制度,也是最有效的資源配置方式。

  比特幣的簇擁族認為中本聰設計比特幣的思想正是來源於哈耶克的理論,比特幣的有限性、去中心化特征有效避免了政府濫發貨幣的缺陷。

  或者,李林已經有了自己的偉大構想,他期望自己代替中本聰,成為哈耶克的忠實踐行者,而不是在監管夾縫中求生。(完)

(責任編輯:張洋 HN080)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政策向左,火幣向右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