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政策套利誘惑下 一個互金平臺的艱難合規之旅

2018-06-13 07:39:35 21世紀經濟報道  陳植

  本報記者 陳植 上海報道

  “抵制誘惑。”一位互金平臺負責人李哲(化名)向記者感慨說。

  隨著備案延期,他發現互金領域的怪現象日益增多,起初是個別平臺衝著個別地方金融監管部門放寬合規業務規模限制,悄悄跟進“擴大”業務規模,違反在整改期間控制貸款余額規模的承諾;後來是高息現金貸在沈寂一時後,再度重返市場;上周他聽說個別互金平臺幹脆突破年化利率36%的上限......

  起初李哲並不在意,但他很快發現他所在的平臺因此處於某種“競爭劣勢”——一方面自己的“墨守成規”等於將不少業務機會拱手讓人,另一方面自身利潤增速與這些同行的差距進一步擴大,在海外IPO競爭過程更加“處於下風”。

  因此平臺不少管理團隊再也坐不住了,紛紛建議李哲考慮將公司註冊地搬遷到業務規模監管相對寬松的區域,贏得新的業務規模擴張與利潤快速增長空間。

  “我反復想了幾天,沒有采納他們的意見。”李哲坦言。一方面他認為平臺要長久穩健經營,就不能為眼前的政策套利機會而急功近利,另一方面他擔心這種隨波逐流之舉反而會招致更嚴監管,最終得不償失。

  “但是,並不是所有平臺都會對政策套利機會視而不見。”他直言。若這些行業怪象未能得到及時遏制,互金行業有可能出現新一輪劣幣驅逐良幣效應,由此招致全行業更嚴監管,令整個互金行業陷入更艱辛的生存境地。

  抵制誘惑

  李哲回憶說,當自己聽說個別地方金融監管部門放寬業務規模限制時,他內心相當激動,因為他看到了新的政策套利機會令業務規模與經營利潤雙雙重回快速增長軌道,無需擔心股東方的問責壓力。

  去年9月初,他向當地金融監管部門遞交了整改承諾書,其中承諾將業務規模(貸款余額)控制在8月底的90億元以內。從那時起,整個平臺業績增速似乎受到了很大的制約。

  按照此前平臺與風險投資機構簽訂的業績對賭協議——2017年理應實現4000萬元利潤,但去年9月起,平臺由於業務規模受限導致利潤增速放緩,直到去年底經營利潤勉強觸及4000萬元大關。

  對於今年能否實現1億元利潤的業績對賭,李哲直言難度不小。由於業務規模受限,前4個月平臺差不多維持微利狀況。為了擠出更多利潤,他不得不大幅削減市場推廣與獲客費用,導致業務部門“怨聲載道”。

  李哲發現,平臺不少管理人員都將個別地方金融監管部門放寬業務規模限制,視為一大“救命稻草”。其間平臺內部多次舉行會議討論是否要將註冊地搬遷至這些區域,甚至多位部門負責人坦言若再不提升業務規模與經營利潤,不但今年對賭協議可能失敗,而且不少骨幹員工有可能因平臺發展前景受限而“另謀高就”。

  但是,他最終還是否決了這個意見。

  “主要是心裏不踏實。”他直言。其實他最大的顧慮,是當平臺通過政策套利嘗到了甜頭,當第二次、第三次政策套利機會來臨時,整個管理團隊就會“如法炮制”,長此以往,監管部門也對自己“刮目相看”——最終采取更嚴監管措施。

  令他沒想到的是,部分管理團隊隨即想出了一個變通辦法,即平臺可以悄悄擴大業務規模。究其原因,他們聽說當地不少平臺看到個別地方金融監管部門放寬業務規模上限,也悄悄“跟進”擴大業務規模,因此自己此舉也等於“趕潮流”。

  “但我還是擔心,一旦監管部門發現平臺自己違反整改期間控制業務規模的承諾,很可能影響平臺的整改批復與備案申請進程。”李哲直言,有時要做到合規經營,的確需要很大勇氣去抵制誘惑。

  最怕更嚴監管加快行業洗牌

  令李哲沒想到,自己的“墨守成規”讓平臺避開新一輪監管壓力。

  6月12日,北京網貸整治辦發布通知稱,根據近幾個月統計的數據,有部分網貸機構業務規模在持續增長,有些甚至在加速增長,因此北京網貸整治辦重申,轄區各家網貸機構需遵守不得增長業務規模等監管要求,對於不整改或不按規定進行整改的網貸機構,將視情節采取列入擬處罰名單、列入負面清單,甚至予以取締等措施。

  “其實,我沒有感到慶幸,反而擔心一系列行業怪象出現,正引發監管部門更嚴厲的監管,拖累整個行業陷入更嚴峻的生存環境。“李哲直言。近期他聽說相關部門可能對P2P領域采取牌照制,而不是備案制。

  在他看來,這意味著相關部門對P2P行業的監管力度將發生重大變化。備案制主要側重事後監管,允許備案P2P平臺可開展業務,一旦出現違規行為再給予相應處罰,而牌照制則是事前審批,即相關部門先要對平臺股東方、資產端、產品利率、信息披露、運營能力給予全面審核,只有滿足相關部門要求才有機會得到相關牌照,因此其監管強度與準入門檻要遠遠高於備案制。

  “若備案延期導致互金行業怪象叢生,不排除相關部門可能決定引入牌照制進行事前審批,到時更多互金平臺可能因為業務管理水準不達標而失去業務拓展資格。”李哲直言。其結果就是整個互金行業平臺數量加速縮減,他所在的互金平臺盈利能力在業界並不突出,稍不留神就可能成為新一輪行業洗牌的犧牲者。

  他直言,這恰恰是自己不願看到的局面,然而,目前他依然沒找到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在當前備案延後與業務規模受限期間實現業務合規操作與利潤快速增長,以滿足創投股東的利潤增速要求並贏得業績對賭協議。

(責任編輯:季麗亞 HN00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政策套利誘惑下 一個互金平臺的艱難合規之旅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