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嗜血現金貸殺回馬槍 誰之過?

2018-06-12 01:26:36 時代周報 

  余布窮

  被監管部門強力整肅大約半年後,部分現金貸平臺換了馬甲卷土重來。近日,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簡稱“互金整治辦”)針對部分現金貸平臺風險,向P2P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發出了《關於提請對部分“現金貸”平臺加強監管的函》的紅頭文件,提請加強監管。

  重新來過的現金貸平臺,充分體現了某些人打擦邊球的高超技藝,各種形式逃避監管的“創新”腦洞大開。其中最猖獗的是手機回租,又稱“回租貸”。例如某平臺打著回收手機的名義,讓用戶在該平臺評估信用值,然後給出參考額度,給出的額度只能用來購買手機,然後平臺回收手機,用戶得到現金。這一輪操作下來,5000元的額度,扣掉各種費用到手只有2500元錢,而一個月之後就需要全額還款5000元。

  數據顯示,目前國內“回租貸”相關平臺數量超過100個,一般年化利率在300%以上,個別甚至超過1000% 。“回租貸”平臺註冊用戶達數百萬人,大多數平臺將目標客戶鎖定為大學生。不難想象,沿著類似的路徑,還可以開發出很多種逃避監管的伎倆。相對而言,從目前監管部門的表態中看,監管辦法延續了此前的方向,主要還是在準入資格、信息披露等方面加強監管。

  現金貸之所以難管,形象的說法,是因為這個市場是一塊大肥肉,但反過來說,也是因為有強大的市場需求。正常的資金需求與不健康的資金需求,正常的產品與不健康的產品,在很多時候,泥沙俱下、良莠難分。一刀切管下去,難免擠壓市場和行業可能的發展空間。利弊得失,殊難評估。

  互金整治辦和P2P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顧名思義,這兩級監管機構,設立的目的就在於整治。所謂整治,即以疏導、整頓、懲罰為主要手段,以結果為最後導向。這就意味著,這種監管的力度近乎不設限,在必要時甚至可以采取“窗口輔導”,直接定點打擊。另一方面,在互聯網產業仍處於上升期的當下,即便下重手監管,面對層出不窮的“創新產品”,監管成本也將指數型上升,監管效果可能不盡如人意。此次大力整肅現金貸至今不過數月就出現回潮,也是這個原因。

  一些現金貸產品形式的害處是顯然的,惡意也很容易判斷,比如“惡意致借款人逾期,收取高額逾期費用”。對這些產品的監管,必要性毋庸置疑,從之前的行動上看,相關部門也下了決心。不過,對於類似存在巨大爭議和灰色空間的領域,相關監管部門更擅長的,應是搭建起合理、剛性而有前瞻性的法規框架,推動法治層面的基礎建設,而不是直接管到一線。

  由於相關領域和產品的復雜性,很多時候,只能從個案中具體判斷合規程度,至於暴力討債及很多涉嫌欺詐的情況,其實可以從具體監管中剝離,通過常規民事訴訟程序,形成對後端的壓力。監管部門在整個過程中,更多需要促進跨部門的信息共享,推動一線的執法力度。

  對於合法、健康的貸款平臺,也需要扶持與服務。單純的整治性監管,短期能起到一定效果,但長期來看,堵不如疏,前端嚴管、定點打擊不如日常執法、後端管理。需要對此負起責任的,絕不單單是兩級現金貸整治工作的領導機構。

  (作者系財經專欄作家)

(責任編輯:季麗亞 HN00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嗜血現金貸殺回馬槍 誰之過?》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