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比特幣抑郁患者不斷增加 那些炒幣的韓國年輕人

2018-05-02 02:39:01 時代周報 

  時代周報記者 梁耀丹

  最近幾個月,韓國首爾居民吳藝媛一直監視著電子貨幣市場的行情,幾乎每天每分鐘都會刷新手機。2017年初,她投資了4萬美元購買以太坊。這在韓國已經非常流行,像許多經濟困難的韓國人一樣,她把投加密貨幣投資視為“唯一的出路”。

  這位不到20歲的白領有著令人印象深刻的履歷:留學海歸,曾經在韓國幾家令人羨慕的公司工作,目前正在一家發展勢頭頗好的初創公司擔任高管。但她和她的丈夫依然買不起一套8萬元一平方米、總價251萬元(40萬美元)的首爾公寓。

  “對我們剛剛進入職場的年輕人來說,需要一個穩定的生活環境真的很難。”吳藝媛說道。

  吳藝媛的現狀只是眾多韓國年輕人中的一個縮影。根據韓國央行(BOK)的一份新報告,相比其他年齡段的人,韓國千禧一代(18-34歲)更熱衷於加密貨幣投資。

  2/3工薪族投資電子貨幣

  韓國央行調查了2500多名居民,結果表明,超過1/5或21.6%的人對加密貨幣感興趣。年輕人顯得更加積極:在20多歲和30多歲的年輕人中,分別有29%和40%的人了解加密貨幣市場。在20多歲的年輕人中,24.2%表示願意投資加密貨幣,在30多歲的年輕人中這一比例為20.1%。

  根據韓國招聘公司Saramin的一項調查,估計韓國2/3的工薪工人在2017年12月前已經投資電子貨幣。這些人中有80%是20多歲和30多歲的年輕人。

  對於韓國的年輕人來說,加密貨幣似乎是一個難得的發財機會。去年2月加密貨幣泡沫破裂後的幾個月內,韓元仍然是比特幣第三大交易貨幣。據韓國2月份的公開報道,這個有5200萬人口的國家占以太坊交易總量的17%,而去年冬天全球最大的加密幣交易中有2/3發生在韓國。

  在韓國,無論老少都在使用最新的智能手機、平板電腦的NFC功能和攝影技術,人們可以便捷地訪問穩定的Wifi和蜂窩數據,正如新技術與智能手機的市場滲透,在韓國接受比特幣的門檻是很低的,所以,這是一個前景光明的比特幣潛力市場與數字國度,這使得短短的三個月內加密貨幣應用用戶數量增加了14倍。

  近年來經濟放緩和失業率上升同樣推動了人們用創新的方式賺錢的興趣。對於許多韓國人來說,其中一種就是投資加密貨幣。

  “我可以繼續工作30年,我可以償還一套馬馬虎虎的兩居室的房貸,以及一輛汽車的貸款。這就是我人生的終點。”東西大學教授賈斯汀·費多斯如此描述韓國年輕人的普遍想法。

  韓國的住房極其緊張,首都首爾擁有該國一半的人口,約為紐約市人口密度的兩倍。此外,韓國的年輕人面臨的競爭環境極其激烈。在25-34歲的韓國人中,近70%都擁有大專學歷,這個比例是經合組織(OECD)國家中最高的,而高中學歷幾乎人人都有。據費多斯表示,盡管如此,韓國的年輕人依然受到38%的就業不足率的打擊。

  在這樣的背景下,比特幣的出現創造了許多財富神話。

  “我公司的一位高級管理人員對比特幣投入了1億韓元,從中賺取了200億韓元(約合人民幣1.2億元)後辭掉了工作。”一位投資公司的雇員表示,“我沒有親自見到他,但他是這裏的傳奇人物。”

  一位姓雲的學生表示:“當你聽到有這麽多人都從中獲得了額外的收入,你的一些朋友本來一無所有,突然他們就能買車了,你不免會有些嫉妒。”

  比特幣抑郁癥

  根據韓國加密貨幣交易所Korbit的交易量數據,韓國境內對加密貨幣的大規模興趣始於2017年秋季。而到了2017年12月,韓國的青年失業率達到10%的歷史新高,這正是加密貨幣價格達到其歷史最高點的時候。

  在這種狂熱的推動下,韓國市場上的一些加密貨幣比其他地方的價格高出51%,被稱為“泡菜溢價”。一些外國炒幣者受此吸引,在國外購買了加密貨幣,到韓國市場來倒賣。

  但隨後就發生了這起事故。根據Korbit的數據,從2018年1月6-16日,比特幣兌韓元的價格差不多從25065美元的高位跌到了13503美元。到2月5日跌到7410美元,而4月2日,比特幣的價格為7241美元。其中,韓國政府的監管被認為是比特幣等加密貨幣跳水的重要原因。

  幣市大跌使得許多韓國年輕人遭遇財務和精神上的重創。

  韓國心理學家報告稱,所謂的“比特幣憂郁”患者正在不斷增加,還有離婚輔導員稱,投資失敗造成了一些人的婚姻破裂。

  “我的經理向比特幣投入了1億韓元,除了討論比特幣之外,他在正常工作時間內沒有做任何事情。他在下午6點人們下班時才開始工作,這意味著我也必須待到晚上10點或11點。”一位姓樸的小型銀行的員工表示,“我應該去年就買比特幣,我聽說了不少人賺到了數百萬元的故事,這讓我討厭自己的生活,想著明天去上班會讓我想死。”

  英國劍橋大學新興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員蓋瑞克·海勒蒙懷疑,加密貨幣正在影響該國的社會結構。

  “加密貨幣正在創造著一種抑郁癥。”海勒蒙說,“韓國人顯然失去了去上班的動力,他們看到同齡人賺到了比他們通過辛苦上班賺到的十倍的錢,而這些僅僅只是通過猜測加密貨幣的價格完成的。”

  韓國知名精神病學家吳慶植博士表示:“人們看到其他人投入的少量資金漲了10-20倍。他們不能忽略正在發生的事情,獎金是如此之大,有些人可能會覺得他們錯過了同齡人的成功。”

  韓國媒體報道稱,已經有多起自殺事件被認為與加密貨幣交易損失有關。

  一名20歲出頭的大學生在當地時間1月31日自殺身亡,該名大學生投資2000多萬韓元購買虛擬貨幣後,一度暴漲到2億多韓元。但在去年年底,他所投資的虛擬貨幣暴跌,不僅獲利歸零,連本金也全賠了進去。

  同一個月內,一名30多歲的男子自殺,據悉,其生前在加密貨幣上投資了超過1000萬的韓元。

  政府監管有限

  事實上,在加密貨幣抵達之前,韓國也是世界上著名的酗酒和自殺之國(兩者之間被認為有很強的相關性)。比特幣抑郁癥只是韓國長期未能成功克服的問題的新名稱。

  加密貨幣引發的一系列社會問題引起了韓國政府的註意,他們在今年發布了一系列監管法規。正如韓國國務總理李洛淵此前發表聲明表示:“一些韓國年輕人,包括學生在內,紛紛加入賺快錢的行列,而加密貨幣常被用來做毒品交易或虛假營銷……如果聽之任之,這可能會導致社會嚴重的扭曲,或出現病態現象。”

  1月,韓國政府開始禁止匿名交易,並且加強對加密貨幣交易所的銀行賬戶進行檢查。此外,韓國國防部發出禁令,宣布禁止在軍事基地使用在線加密貨幣交易平臺,並且在多個軍事基地設置防火墻,禁止軍人訪問加密貨幣交易所。

  1月16日,韓國區塊鏈協會成立,其成員中有66家公司,其中包括25家加密貨幣交易所,該協會在4月17日發布了自律監督監管方案,協會將對韓國交易所進行自律審核,指定財務情況、保安、透明性等方面的最低要求。

  4月初,韓國公平貿易委員會(KFTC)下令要求12家加密貨幣交易所修改附加合約,因為他們的原合約無法為消費者提供足夠的保護。

  但有分析人士認為,韓國對比特幣等加密貨幣的遏制力度是有限的。

  由韓國總統文在寅領導的現任政府在很大程度上依賴年輕選民的支持。毫不奇怪,這與投資加密貨幣的人群高度重合。因此,政府在監管加密貨幣時可能會支持平衡力度。

  正如位於首爾的加密貨幣交易所Icon的高管亨利·李所說:“政府需要年輕人支持從而繼續掌權,而年輕人喜歡加密貨幣,他們不會搞砸這一切的。”

(責任編輯:季麗亞 HN00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比特幣抑郁患者不斷增加 那些炒幣的韓國年輕人》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