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一紙新規,P2P圈炸了!

2018-04-08 08:37:49 投資界 

  一紙新規P2P圈炸了!

  繼對校園貸、首付貸、金交所、現金貸等業務整治之後,又一個重磅監管政策浮出水面。

  這一次和過往政策相同的是,仍然在強調風險把控;不同的是“29號文”似乎要把互聯網金融打回P2P原形。

  過去幾年,互聯網金融創新發展迅速,行業從最初的P2P模式發展到今天,業務類別多樣。其中,行業創新主要圍繞著資金端和資產端展開。而今政策一出,那些做創新性模式的公司勢必要迎來一陣動蕩。

  “29號文”將互聯網金融資管終結

  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下發的《關於加大通過互聯網開展資產管理業務整治力度及開展驗收工作的通知(整治辦函[2018]29號)》即“29號文”重點內容如下:

  1、通過互聯網開展資產管理業務的本質是資產管理業務。資產管理業務作為金融業務,屬於特許經營行業,須納入金融監管。

  2、依托互聯網公開發行、銷售資產管理產品,須取得中央金融管理部門頒發的資產管理業務牌照或資產管理產品代銷牌照。未經許可,不得依托互聯網公開發行、銷售資產管理產品。

  3、未經許可,依托互聯網以發行銷售各類資產管理產品(包括但不限於“定向委托計劃”“定向融資計劃”“理財計劃”“資產管理計劃”“收益權轉讓”)等方式公開募集資金的行為,應當明確為非法金融活動,具體可能構成非法集資、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非法發行證券等。

  4、未經許可,依托互聯網發行銷售資產管理產的行為,須立即停止,存量業務應當最遲於2018年6月底前壓縮至零。對於未按要求化解存量的機構,應明確為從事非法金融活動,納入取締類進行處置,采取包括註銷電信經營許可、封禁網站、下架移動APP、吊銷工商營業執照,要求從事金融業務的持牌機構不得向其提供各類服務等措施。

  5、同時明確互聯網平臺不得為各類交易場所代銷資產管理產品。

  從重點的內容上來看,新規的核心要點就是把互聯網資管業務納入統一監管,而P2P平臺似乎需要拿到互聯網資管牌照,才能繼續經營。其中存量業務最遲於2018年6月底前壓縮至零,對於未按要求化解存量的機構,應明確為從事非法金融活動,納入取締類進行處置,采取包括註銷電信經營許可、封禁網站、下架移動APP、吊銷工商營業執照,要求從事金融業務的持牌機構不得向其提供各類服務等措施。

  還剩不到3個月的時間裏,一些互金機構似乎要如坐針氈了。

  12家互金平臺涉及資管業務

  以新發的政策為基準,當下比如鳳凰金融賣的定期理財(收益權轉讓),海航旗下的聚寶匯等企業就有大量的產品涉及“定向委托計劃”都要被波及。據相關媒體報道,目前行業中至少存在12家互金平臺存在資源業務。

  其實在過去幾年,互聯網金融發展極為迅速。即便政策不斷出臺,但互金機構仍然在往前跑,從最初的P2P模式發展到資金存管等多樣化業務。

  曾經多家的網貸平臺打著“小額借貸”的旗子應對市場,到後來各種各樣借貸方式的逐漸出現;之後平臺對接典當、金交所等資產端進行模式創新,包括一些自行發售理財等金融產品募集資金,代銷銀行理財、券商資管、基金、保險信托產品等金融產品;之後雖然到了盡頭卻又開始迎來了平臺賣大額資產的浪潮。

  其實自去年“824”網貸整改大限的逼近,各大平臺已經在加速資金存管等合規化進程。而越來越多的平臺進行了P2P業務拆分來規避風險。人人貸、陸金所、積木盒子、玖富、鳳凰金融等多家平臺將P2P業務獨立運營。

  政策總是存在一定的滯後性,可是落地的時候卻大刀闊斧。拆分P2P也是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是拆分後各板塊仍要接受非常透明式的監管。而這一次明確所有金融業務必須持牌,再一次將所有網貸平臺的組成部分進行了整體化驗收,所有的業務都逃脫不了政策的手掌心。

  對於互金平臺來說可能稱之為“創新”,但是對監管方面而言,“面目全非”的互金平臺早已令人眼花繚亂。

  進退維谷之下,兩條路可走

  北京大學新金融和創業投資研究中心研究員陳文認為,29號文的出臺斷了P2P平臺還做互聯網資管的念頭,目前的尷尬在於進退維谷:想備案,通過分拆資產管理業務這條路已然走不通。按照29號文,即使是將資產管理業務剝離分設為單獨實體,仍將分設後的機構視為網貸機構的一部分,承接資產管理業務的實體也必須將存量業務壓縮至0,否則網貸機構不允許備案。放棄備案,無牌經營構成嚴打對象。

  實質上,對於當下的平臺而言,不管備不備案,現實可供選擇的道路只有兩條:一是徹底放棄互聯網資產管理業務;二是抓緊拿牌照,使得互聯網資產管理相關業務合規化。此外,也打亂了很多互聯網巨頭收購P2P殼的步伐。對於很多互聯網巨頭而言,盡管先前沒有涉足P2P業務,但由於先前開展違規資產管理業務的沈重包袱,收購P2P殼是否能夠完成備案也將構成懸念。

  紫馬財行CEO唐學慶針對政策進行了解讀,他認為 此前為尋求合規,不少轉型綜合性互聯網金融機構的P2P平臺已經完成P2P網貸業務與包括資管業務在內的其他業務的拆分。互金整治辦關於拆分後的實體應當視為原網貸機構組成部分的規定,使得平臺的拆分努力付諸東水。

  由於發生在網貸合規驗收和備案登記的前夕,網貸整治辦指導網貸整改驗收的“57號文”也未提及此事,所以互金整治辦拋出這一新策顯得非常突然。鑒於實行綜合經營的平臺大都是行業頭部機構,新策影響最大的也會是它們。新策或直接加大這些平臺在通過合規整改驗收上的難度。

  北京市互聯網金融行業協會黨委書記、91科技集團董事長許澤瑋表示:通知將提前堵死網貸平臺通過拆分資管業務來達到備案要求的手段,形成了一票否決的備案條件,將有力保證網貸平臺自覺清理違規的互聯網資管業務;也是對網貸平臺有一個明確的界定,讓網貸平臺更加專註於互聯網信息中介平臺的定位,防止出現渾水摸魚、打擦邊球的現象,也再一次幫助投資人認清了“網貸平臺”。

  同時行業上的一些平臺也紛紛表達了自己的看法。像懶財金服等金融科技平臺正在對文件進行學習研究,同時與相關監管部門保持密切溝通。很多機構表示將積極配合監管部門的相關規定和要求,確保運營合規合法、確保用戶資金安全。

  捷越聯合創始人王曉婷認為,對互金平臺來說,比較棘手的應該是對互聯網資管業務存量的化解。《通知》明確,存量業務應當最遲於今年6月底前壓縮至零,目前來看,存量業務只有3個月的壓縮期限,尚未化解存量業務的平臺需要好好利用這3個月的時間,加速整改以達到合規要求。而《通知》中“對於未按要求化解存量的機構,應明確為從事非法金融活動,納入取締類進行處置”的表述,也是前所未有的嚴格,沒有絲毫轉圜余地。

  聚愛財CEO人任衡認為,這份文件主要還把過去難以定性的跨界互金平臺進行了明確。比如,在整治中發現,部分P2P網貸平臺也跨界做資管業務,還有平臺做收益權轉讓業務,如今這些都可以明確納入監管,即便剝離也必須將存量資管業務壓縮為零。

  以往非持牌機構依托互聯網開展資產管理業務,存在很多違法違規行為、隱蔽性極強。如果不對它們進行約束,放任其繼續非法違規經營,資產管理業務的亂象將得不到根治。違規平臺首先應及時采取合規措施,爭取能申請牌照或者收購持牌機構。其次應停止發行、銷售新的資管產品,對存量產品實現到期逐步退出,並承諾之後不再開展相關業務。這對持牌機構是利好,能避免魚龍混雜、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

  結語

  有公司直言,這份文件的嚴厲程度堪稱歷史之最,沒牌照就一刀切,調整時間也非常緊迫,存量業務只有3個月的壓縮期限,對於部分平臺來說,時間緊、任務重,一些存量很大的平臺,在不到三個月時間裏完全化解掉存量比較困難。在網貸合規驗收和備案登記的前夕,互金整治辦拋出這一新策顯得非常突然,鑒於實行綜合經營的平臺大都是行業頭部機構,新政將直接加大這些平臺在通過合規整改驗收的難度,不過對整個互金行業來說都是一件好事情。

  本文為投資界原創,作者:Sunny&charlotte

(責任編輯:崔智明 HF118)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一紙新規,P2P圈炸了!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