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支付場景:兵家必爭之地

2018-03-14 19:06:17 和訊名家 
  隨著“互聯網+”戰略的不斷推進,根據2013年-2017年第三方支付交易規模圖表可以發現,第三方支付交易規模實現了爆發式增長,且一直持續上升。除此之外,伴隨著眾多消費場景的出現,第三方支付頻率越來越高,已深深地滲透到大眾的“吃穿住行用”等生活場景中。

場景支付相結合,1+1>2
場景支付相結合,1+1>2

  支付在商業活動中已占據至關重要的一環,因此幾乎所有互聯網巨頭都希望擁有一張自己的支付牌照,從而搶占支付入口,進而占領市場份額。大多數互聯網公司不僅在支付手段上卯足力量,還在場景的爭奪中打的熱火朝天。

  畢竟場景在我們日常生活中隨處可見,而場景和支付相結合以後,所產生效果則是1+1>2。支付作為一個天然的流量入口,既可以進軍理財保險金融行業,也可以單純的作為一個支付工具,還可以收集用戶數據,而實現這一切的前提都是在有用戶流量的基礎上。因此對場景的挖掘和占領,其根本目的就是吸引流量,然後再對其它領域進行布局。

  不僅如此,通過對場景的挖掘和占領,除了增加用戶的顯性消費需求外,還存在刺激用戶衝動消費,從而拉動隱性消費的可能性。打個比方,第三方支付的市場規模就像是一個巨型沙漏,而場景就如同沙漏的漏嘴,漏嘴越多所能積累的沙子就越多,然後可以用於其它地方的沙子也就越多。

目前擁有最多“沙子”的就屬支付寶和微信了,支付寶和微信支付不僅成為傳統銀行卡以外的新型支付方式,甚至還超越銀行卡支付成為主流支付方式,支付場景的爭奪必然是這兩個大佬繞不開的戰場。
  目前擁有最多“沙子”的就屬支付寶和微信了,支付寶和微信支付不僅成為傳統銀行卡以外的新型支付方式,甚至還超越銀行卡支付成為主流支付方式,支付場景的爭奪必然是這兩個大佬繞不開的戰場。

  支付場景爭奪路上被堵得水泄不通

  支付產業日新月異的變化,使得消費場景也在不斷增加,各家支付機構廣泛布局各種消費場景,阿裏巴巴和騰訊怎又怎麽可能放棄扮演這場大戲主角的機會呢。

  騰訊和阿裏巴巴在支付場景的爭奪上,可以說是棋逢對手,你先行一步,我隨後便跟上,實力不相上下。

  在公共交通領域,馬雲在上海開啟語音售票和刷臉進站的先河,采用雙離線技術疊加心信用的模式,即使沒有網絡,用戶也可以在0.3秒之內完成刷碼上車。隨後,合肥公交便被馬化騰拿下,同樣也是掃碼上車。

  面對公共交通領域的行業壁壘,改造地鐵閘機和公交終端等不菲的資金,馬雲、馬化騰甚至中國銀聯不僅沒有退縮,反而不遺余力地布局,為什麽?

  雖然公共交通領域支付額很小,但是具有高頻和剛需的特征,表面上大佬是在大力推廣自家的移動支付方式,但是醉翁之意不在方式,是在支付場景。

在電商行業,阿裏巴巴幾乎可以算是一家獨大,騰訊也知道在阿裏的核心領域不大可能有很大突破,但是也希望投資唯品會後,與京東和唯品會的合作可以幫自己搶占到部分支付場景。
  在電商行業,阿裏巴巴幾乎可以算是一家獨大,騰訊也知道在阿裏的核心領域不大可能有很大突破,但是也希望投資唯品會後,與京東和唯品會的合作可以幫自己搶占到部分支付場景。

  在零售領域,阿裏率先提出“新零售”的概念,親力親為打造自己的門店,並成功推出“盒馬鮮生” 這一代表零售變革的標誌性店鋪。此外,阿裏還投資了蘇寧、銀泰商業、三江購物(601116,股吧)、新華都(002264,股吧)等實體零售巨頭,在2017年末再度入股高鑫零售,這樣一來,阿裏在零售行業的支付場景爭奪戰的布局算是向前了一步。

  騰訊也不甘示弱,拉攏投資永輝、沃爾瑪和家樂福,零售行業完成站隊“儀式”以後,不能排除的一種可能性就是,等到這些零售行業巨頭衰弱以後,阿裏或者騰訊就想辦法控股甚至是收購,然後徹底封死對手在這裏的支付入口,心中潛臺詞都是:我麾下的隊列只能用我的支付工具,就算用其他的支付工具也可以,就是不能用馬家那位的。

  在共享單車領域,騰訊投資摩拜,其實也是想在這裏打開一個支付入口,掌握其支付場景。阿裏融資給ofo、投資哈羅,也算事出同因。如果說過去融資是單純地在自行車上砸錢,那麽現在各大企業投資共享單車的目的其實都不簡單,他們才不管這是否有利於共享單車市場的發展,反正就是衝著這個領域的支付場景而來的。其實不僅僅是共享出行這一塊兒,這倆大佬想壟斷的實際上是整個出行領域的支付場景。

除此之外,騰訊和阿裏還在租房、校園、外賣等場景上下足了功夫,畢竟支付之爭的本質是支付場景的競爭,場景為王的時代悄悄來臨,誰能更好的融入消費場景之中,提供更好的體驗,就有可能斬獲其所包含的商業價值,最終拔得頭籌。
  除此之外,騰訊和阿裏還在租房、校園、外賣等場景上下足了功夫,畢竟支付之爭的本質是支付場景的競爭,場景為王的時代悄悄來臨,誰能更好的融入消費場景之中,提供更好的體驗,就有可能斬獲其所包含的商業價值,最終拔得頭籌。

  這也就牽扯出一個“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是企業創造消費場景,讓用戶習慣並產生依賴,還是用戶在支付過程中產生了場景需求,然後支付機構再提供,逐漸完善,進而達到極致呢?

  先場景後習慣,還是先需求再場景,這就需要企業的眼光和戰略部署了。

  面對政策和巨頭的夾擊,中小型企業出路何在?

  騰訊和阿裏就像一條巨蛇一樣,占領著各個領域,作為中小型企業很難超越他們,無法像他們一樣滲透到各個領域。其實,就連他們自己也很難超越自己了,就算給支付寶或者微信支付一個場景,也很難再打造出一個阿裏巴巴或者騰訊。

  除了巨頭帶來的市場壓力,還要面對國家的監管。支付行業本身就是高風險的,這就註定國家不可能放棄監管。據有關數據顯示,2017年央行對第三方支付共開出109張罰單,約為2016年罰單數量34張的3倍,共註銷24張支付牌照,2017年就占了19張。很明顯國家在加大力度肅清支付行業,面對巨頭和國家監管,中小型企業的處境就如同“三明治”,無論是生存還是在場景的爭奪上,都顯得力不從心。

  然而,其實國家的強監管對於中小型企業來說也未嘗不是件好事。

監管會降低市場的潛在風險,這些企業需要緊跟國家政策,擁護並積極響應央行下放政策,拿國家政策做保護傘。在不損害安全性的前提下,大大拓展支付業務,伺機拓展場景。此外,槍打出頭鳥,作為行業巨頭,國家的助力可以讓你平地而起,也可以在你毫無防備的基礎上送你進墳墓。
  監管會降低市場的潛在風險,這些企業需要緊跟國家政策,擁護並積極響應央行下放政策,拿國家政策做保護傘。在不損害安全性的前提下,大大拓展支付業務,伺機拓展場景。此外,槍打出頭鳥,作為行業巨頭,國家的助力可以讓你平地而起,也可以在你毫無防備的基礎上送你進墳墓。

  俗話說打蛇打七寸,面對巨頭壓身也不是沒有辦法。巨頭的業務具有廣泛性,那中小型企業就可以走專業性方向,走垂直領域,找到自己的定位點,然後以點連線再到面,形成自己的產業鏈。在場景的爭奪中,可以找到自己的領域,再深耕細作,培養用戶的場景消費習慣,增加自己的用戶黏性。

  雖然說企業對場景的挖掘近乎變態,但還是不夠淋漓盡致,畢竟現在支付場景還沒有實現對生活的全方位覆蓋,按理說無論是誰都還有機會,只不過不知道中小型企業會不會落得為大佬做大紅嫁衣的地步。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速途研究院。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趙然 HZ002)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支付場景:兵家必爭之地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