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區塊鏈“過火”:90後前遊戲人轉行“鏈圈人”

2018-03-14 07:10:25 21世紀經濟報道  李維

  本報記者 李維 北京報道

  “如果你任意走入一家北京市中心的咖啡廳,聽到有人在討論區塊鏈的概率超過50%。”90後的萬洋(化名)是一家中型代幣交易平臺的技術開發負責人,當談到區塊鏈這一話題時,他的表情略顯無奈。

  2018年初,伴隨著各類資本、知名風投人士蜂擁關註,區塊鏈的火熱程度遠未因監管層對ICO(首次代幣發行)的持續整頓而啞火。

  討論愈加激烈的B面,當通過附著海外交易平臺,以區塊鏈名義的代幣發行和交易現象未能得到根治時,發幣、炒幣的造富效應正在吸引更多非專業人士加入這場討論,即使不少炒幣者還沒弄清區塊鏈與比特幣的區別。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調查發現,區塊鏈過度“火熱”的背後,既有著從業者對下一代互聯網信息信用交互方式的大膽設想,也有著比特幣近年來快速上漲下,渴望抓住“風口”快速致富的社會心理作祟;然而眾多參與者無法回避的是,區塊鏈的公共化卻在應用場景、代幣發行間仍然存在一定程度的悖論。

  “過火”之謎

  微信中每天有無數的區塊鏈討論群被組建,線下有不計其數的論壇、研討會頻繁召開,與區塊鏈有關的創業項目和自媒體也如雨後春筍般爭相出現。種種跡象表明,區塊鏈火熱程度遠未消散。

  但區塊鏈緣何在最近一年的時間裏突然火爆,這是大部分參與者並未深究之疑問。對此,甚至不少研究區塊鏈多年的技術人士也感到困惑。

  一些在分布式網絡系統等區塊鏈領域研究多年的研究人士,近一年來不斷有企業“拉攏”其一起做項目、發幣。

  在萬洋看來,當下區塊鏈火熱的根本原因仍然源自於比特幣近年來的暴漲。盡管進入調整期,但比特幣從2010年第一筆交易價格的0.0025美元/枚漲至截至2018年3月13日的9000元美元上方,8年間已上漲達360萬倍。

  “比特幣具有總量恒定、無限可分等類黃金特征,而這種特征是否穩定,也是對區塊鏈技術的考驗。比特幣穩定運行這些年的‘實驗成功’,證明了通過去中心化網絡解決信用問題是可行的。”萬洋表示。

  可行性難以和商業化劃等號,但比特幣和後來誕生的以太坊、萊特幣等代幣的快速上漲仍然讓更多嗅覺靈敏者發現了造富機會。直到今天不少業內人也承認,區塊鏈技術到目前為止最成功的應用也仍然是炒幣。

  雖然如此,但在當下,更多從業者對區塊鏈的技術期望,這是將其視為下一代網絡通訊基礎設施的一部分。

  萬洋也是其中的一分子,在來到這家代幣平臺前,他對區塊鏈技術的知識基礎為零。他告訴記者,他在前年賣掉了自己制作的一款獨立遊戲並獲得了第一桶金,而來到這裏只是為了“學習”,並期待未來做出自己的區塊鏈項目。

  萬洋也認為,當前行業對區塊鏈的預期已經超出了這一技術的承載能力,但他仍然堅信,區塊鏈極可能成為下一代網絡通訊基礎的重要方式,而代幣也是區塊鏈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許多人覺得只要鏈,不要Token(代幣),但沒有Token誰來貢獻節點呢?”萬洋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就像現在的互聯網有自身的通訊協議,未來去中心化普及後,區塊鏈網絡所基於的通訊基礎就是Token,當一條鏈的應用需求越來越大,稀缺性自然會讓Token變得有價值。”

  但面對“如何讓一條鏈應用需求越來越大”這一問題時,萬洋亦自認無法回答。“區塊鏈的應用場景假設很多,要看實際需要什麽。”

  知名度才重要

  與萬洋不同,一些從業者的動力則來自於ICO的造富效應。

  雖然經過去年秋季、今年年初的兩次清理整頓,但不少ICO的項目發起者,仍依托於部分海外架設服務器的交易平臺開展ICO,滿足了一些境內投資者的“炒幣需要”。

  “ICO讓不少項目發起者賺了快錢,有些項目甚至是憑空募集起來的。”一家位於市場頭部地位的代幣交易平臺人士表示,“基本上募了多少就是賺多少,因為ICO既無法合法化,也很難在市場自治下得到有效監管。”

  然而,絕大多數ICO顯然沒能給到投資者如同比特幣一樣的財富效果——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不完全統計,今年以來在頭部代幣平臺上線的ICO項目中,超過8成處於破發狀態。

  在資深代幣投資者楊靜遠看來,當下代幣市場定價完全不由技術左右,而更多取決於代幣項目的知名度。

  “業內常說一句話叫‘99%的幣都是沒有實際場景的空氣幣’,我覺得這個比例幾乎是100%。”楊靜遠告訴記者,“即便有場景有什麽用呢?目前代幣定價根本就不是靠技術決定,像以太坊、EOS等技術雖然更勝一籌,但價格最高的仍然是比特幣,因為都沒它出名。”

  ICO領域“知名度決定價格”的潛規則,帶來了一系列次生效應——交易平臺以及區塊鏈自媒體的角色變得越發重要。

  “一種方法是拉上有知名度的人一起ICO,還有就是靠區塊鏈媒體做硬推。”北京一家區塊鏈自媒體負責人童風(化名)告訴記者,“這導致區塊鏈媒體成立的速度越來越快,幾乎每周都有新的媒體項目出現。”

  “區塊鏈自媒體盈利並不難,想ICO的項目太多了,相當於做路演服務,如果媒體處於頭部位置,幾條豆腐塊大小、成為幾乎為零的快訊打包價就是一個比特幣,相當於大幾萬元。”童風坦言。

  “這個鏈條裏,大頭仍然是交易平臺,想上線費用通常都在千萬元起價,跟IPO有一拼。”楊靜遠坦言,“最後所有參與者都是在分食投資者的錢,而很多投資者也是明知道有風險也仍然在跟進。”

  “都有僥幸心理,誰會覺得自己就是最後一棒呢?”楊靜遠說。

(責任編輯:陶海玲 HF00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區塊鏈“過火”:90後前遊戲人轉行“鏈圈人”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