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互聯網理財重出江湖 導流與代銷傻傻分不清 監管套利何時休?

2018-03-13 19:32:09 和訊名家  陳劍銳
作者:陳劍銳
作者:陳劍銳

  來源:獨角金融

  沒穿衣服的皇帝,暴露的只是身體,而類金融機構露出的,卻是巨大的風險。

  不知從何時起,互聯網理財、金融科技公司、智能投顧......這一系列代表了金融趨勢的名詞,行走在大街上。雖說鼓勵金融創新,但在監管加強的政策下,這些互聯網金融業務,是否真正做到了合規呢?

  獨角金融發現,一些平臺,實質為網貸,卻以互聯網理財自居,還聲稱不接受《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以下稱《暫行辦法》)約束。這樣的平臺,公然行走在大街上,猶如皇帝的新裝。

  說到底,這些只是“監管套利”玩家的文字遊戲。隨玩家共同誕生的就有“P2P網貸、現金貸”等由海外引入的商業模式,也有“互聯網理財、金融科技公司”等本土熱炒的新概念。

  在獲得“填滿西湖”的鈔票後,誰能為這些新概念負責?

  當前網貸行業正處於合規驗收、備案的緊張時期。獨角金融發現,這樣的網貸平臺並不在少數。穿上這樣的“新裝”,藏不住投資者的風險。

  互聯網理財與監管套利

  “P2P之所以能蓬勃發展,就是因為監管不明確時,沒什麽資產是不能做的,然而現在資產荒成了行業共同的問題。”

  說這話的許剛在2015年開始從事網貸業務。他見證了網貸發展的下半場,以自身的經歷談行業,他坦言,“在這種環境下,聰明的網貸平臺已經開始尋找新的監管套利空間。”

  互聯網理財平臺或許就是這樣一個“空間”。

  互聯網理財平臺是大型金融機構的代名詞,BAT旗下金融企業及大型金融集團都常常以此自居。

  “互聯網理財平臺或者互聯網資管平臺,目前屬於監管的空白,不排除未來會有專門針對互聯網資管的監管辦法。”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院薛洪言對獨角金融表示。

  “在P2P剛剛興起的時候,沒有說自己是撮合交易的信息中介,很多都是套用互聯網理財的大概念,直接對外宣傳賣的是理財產品。”

  許剛對獨角金融表示,“監管來的太快、太猛,對於投資者來說是福利,但也斷了很多網貸平臺發展的路,讓網貸平臺再次變成了互聯網理財平臺。”

互聯網理財重出江湖,導流與代銷傻傻分不清,監管套利何時休?
這個筐有多大?

  最強監管要數《暫行辦法》。該辦法發布後,一時間網貸平臺平靜了不少,踏實經營者多在積極整改中。

  而此時,一些平臺又開始高舉互聯網理財的口號。

  2015年以來,大量網貸平臺分拆P2P業務,分拆後的網貸公司一般會通過子公司獲取金融牌照或采取更“暴力”的方式,將資產拓展到網貸觸及不到的地方。

  “這類互聯網理財平臺和線下財富管理公司差不多,很多缺少金融牌照又不承認是網貸,遊走在灰色地帶。”某網貸平臺工作人員提到。

  “互聯網理財平臺”是一個大筐,什麽都能裝進去。

  分拆後成為互聯網理財平臺的企業,有些如積木盒子,為了合規,將P2P產品與基金、保險等業務以不同網站做為流量入口分開運營;而一些則不論業務風險如何,不論監管如何規定,硬生生將原來承載P2P產品的網站或App作為小貸、基金、保險等金融產品的入口,用戶還是原來的用戶,投資的東西卻變了。

  “這麽操作,用戶面臨的風險和平臺的操作空間是有的,但是不違規。”許剛認為。

  實際上,在這個“大筐”裏,裝的最多的就是13條禁令禁止從事的業務,比如對接保險、基金和金交所資產等。

  名為導流實為代銷?

  《暫行辦法》第十條中的內容被行業稱為“13條禁令”,為了防範金融風險,保護投資人利益,13條禁令對網貸平臺對接的資產提出了諸多限制。

  “這些禁令讓P2P網貸回歸了理性,真正成為了撮合個體和個體之間借貸的信息中介,但是客戶(指借款人)的獲取成本太大。”許剛表示。

  融360發布的《網貸平臺 2016 年盈利能力分析報告》中提到,“網貸平臺盈利難,獲客成本高是主因”,P2P 平臺的主要成本之一就是獲客成本,比如信而富單個借款人線上獲客成本超過 100 元。”

  對於中小平臺來說,高額的獲客成本是難以承受的,而代銷“被禁”資產卻可以繞過這個成本直接賺錢,得到了中小平臺的喜愛,甚至許多大平臺也在變相代銷13條禁令中的被禁資產。

  而網貸平臺與金交所合作模式大體可分為導流、代銷兩類。

  提供導流服務的網貸平臺更像是廣告商,監管上沒有明確的限制;而代銷則是網貸平臺直接代為銷售金融產品,需要有相應的牌照和資質。

  理論上講,二者有明確的區分,但在企業的實際操作中,導流與代銷之間的界限卻顯得有些說不清道不明。

  某貸款余額超過400億的金融集團總裁曾對獨角金融表示,集團因不具備保險代銷牌照,所以在保險方面僅承擔的是導流的功能。

  但獨角金融在該平臺的保險“導流”頁面留下信息後,自稱為該集團的銷售人員打來電話稱,“我們做的是保險代銷,幫助某保險公司銷售保險。”

  以導流之名,行代銷之時,利用投資者對網貸平臺的信任,來售賣金融產品,這就是許剛所提到的“操作空間”。

  新概念、監管套利與變臉遊戲

  大型金融集團普遍擁有多張金融牌照,為了讓各個業務互相支持,混業經營的現象變得十分常見。

  廈門市協調服務處處長李銘曾對獨角金融表示,金融機構混業經營的情況是無法避免的,總有一個部門,一個政策適用於它,不能脫離監管,成為法外之地。

  但是如果混業經營加上新概念炒作,就對金融監管造成巨大挑戰。

  “我們不是網貸,是互聯網理財平臺,沒有法律、政策監管我們。”在北京市對網貸平臺摸底排查時,一家公司對監管部門的工作人員說道。

  除了互聯網理財外,被炒作的新概念還有很多,比如近期湧起的金融科技、現金貸等,每一個新的金融概念都會引發一輪“擦邊球”的高潮。

  “我們是金融科技公司”,這是消費金融公司最常用的說法。之所以會有這類說法,是因為從事消費金融業務的公司大多沒有消費金融牌照。

  實際上,金融科技也是一個大筐,這個筐甚至比互聯網理財還大,似乎只要是金融企業都可以成為金融科技公司,但究竟何為金融科技?

  在互聯網金融協會從業機構高管系列培訓(第二期)上,央行人士在發言中首次提到Fintech(金融科技的英文名字)這個詞,並表示,“

  應劃清金融和Fintech的界限。Fintech不直接從事金融業務,主要與持牌機構合作”。

  然而,當下的金融科技公司,又有多少不直接從事金融業務呢?

  金融企業的商業模式如果創新得當,既服務了社會,方便了用戶,也能帶來無盡的財富,但如果只是單純炒作新概念進行監管套利,只會增加投資人風險和監管難度。

  而當監管開始重視這些“新概念”後,業界又開始上演一場變臉遊戲——“我們不是網貸、我們不是現金貸、我們不是校園貸”,未來會不會有人說“我們不是金融科技公司、我們不是互聯網理財平臺”,讓我們且走且看吧。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獨角金融。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趙然 HZ002)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互聯網理財重出江湖 導流與代銷傻傻分不清 監管套利何時休?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