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一群最大膽最神秘的中國人正將資產移往日本

2018-03-12 08:27:43 和訊名家 
  海外掘金(ID:gold1849) | 風口的朱

  一道智力題,什麽東西是在中國發現,由中國制造,卻不能在中國交易售賣的?

  話不多說,先上圖。

一群最大膽最神秘的中國人正將資產移往日本

  以上是深圳華強(000062,股吧)北的新業務——出售賣比特幣的礦機。

  像當年倒賣蘋果手機一樣,華強北正靠著礦機實現新一輪的產業轉型和升級。

  我這有一組數據或許更振奮人心:

  全球三大比特幣挖礦機廠商均為中國企業,僅比特大陸、嘉楠耘智和億邦科技三家就囊括了全球九成以上的份額,產量高達70%。

  換句話說,中國幾乎壟斷了全球的比特幣礦機。在這個市場,中國賣家擁有絕對的市場定價權。

  不僅在生產環節,中國人在購買力上也不甘示弱,富人們在風口來臨時總會表現出先人一步的前瞻性。這裏就包括娛樂圈的“半壁江山”——汪峰老師。

  據媒體報道,在2月9日《歌手2018》後臺的休息室,汪峰跟別人介紹了一個多小時的區塊鏈和比特幣。他非常興奮地說:“去中心化的理念太牛逼了。如果有可能,我一定要成為中國第一個發幣的藝人。”

一群最大膽最神秘的中國人正將資產移往日本

  然而,發幣並不是汪峰老師一句話的功夫就能做到的。眼看以比特幣為代表的數字貨幣漲得無邊無際,2017年9月,中國央行率先出手,將代幣發行融資定義為非法公開融資的行為,勒令禁止。

  隨後,國內最大的三家比特幣交易所火幣網、OKCoin和比特幣中國相繼宣布關停場內交易。

  這股趕幣潮還在繼續。3月8日晚,多家區塊鏈資產交易平臺無法正常訪問,包括幣安、聚幣網等。據財新網報道,相關人士正在督促有管部門屏蔽境外交易所平臺的IP地址。

  這讓人驚呼,“載入史冊的一天,交易所被墻了,今天之後中國大陸再無比特幣。”

  央行步步緊逼,炒幣圈的人似乎很難在這裏繼續大展身手。

  出窮水盡疑無路,幣圈大V們不約而同地跑到他們心中的“桃花源”去了。

  當比特幣和區塊鏈還在霸占著中產們的手機屏幕時,這些炒幣“富翁”正在另一個的地方滿足著人們關於一夜暴富的所有想象。

  一半是風口,一半是深淵。你在望向風口,也走進了深淵。

  1下海島國

  這個“桃花源”正是日本。

  背後什麽原因?

  利益驅使。2017年4月,日本修訂支付服務法案,承認比特幣是一種可支付的資產。9月,日本金融廳給多家機構頒發交易所執照。同時期比特幣在中國的交易遭遇四面楚歌,大V們看著到嘴的肉吃不到,內心惶恐,於是乎直奔那個“自由國度”淘金去了。

  (1)薛蠻子

  大V中我們最熟知的,當屬懂轉基因食品中最懂投資,懂投資中又最懂數字貨幣的——薛蠻子大師。在去年40多天裏,他前前後後共投資了20家ICO項目。20家!

  2月的春節前夕,從薛蠻子的微博定位中來看,他正沐浴著日本京都的溫暖陽光。

  他去旅遊了?才怪。事實上,自去年9月開始,他就高調進軍日本房地產市場。

  今年1月,他還在微博上自爆“一口氣買了一條街,叫蠻子小街,牛逼大了,為國爭光。”掘金對此也有報道《薛蠻子買下京都一條街做民宿,究竟哪來的底氣?》

一群最大膽最神秘的中國人正將資產移往日本

  (圖片來源:薛蠻子微博)

  用眾籌的錢賣房還只是薛蠻子這一盤大棋中的一小步。他在京都豪購的400套民宿,竟成為薛把區塊鏈的技術從線上落實到線下的棋子。

  除了原房東接受比特幣、以太坊等數字貨幣的支付方式外,薛蠻子更於2月底在三點鐘社群裏宣布,將斥資6000萬元購買日本京都的一處古宅,預計花1000萬元來進行裝修。

  薛蠻子稱,該古宅由軟銀亞洲投資基金首席合夥人閻焱領投,占地2000多平,還集合了一群誌同道合的朋友共同購買。

  同時,薛計劃在古宅裏打造一個“三點鐘京都俱樂部”,只收數字貨幣入會,定期請專家來講演授課。

  看到這,你覺得這位頭腦精明的老頭想幹什麽?只是為了開一個書院,讓大家共同學習區塊鏈,世界大同?Too naive。

  除了欲增大數字貨幣持有量,薛蠻子更大的算計其實在於——坐莊,掌握發幣的主動權。

  在“3點鐘無眠區塊鏈”微信群裏回答創業者王峰的十個問題時,他明確地說,發行蠻子幣,進行寶貴的分布式AirBnb嘗試,就是他下一步的計劃。

  薛老頭的野心路人皆知,在全球唯一承認數字貨幣合法的日本,利用眾籌民宿的錢,將更多地資金投入到他的區塊鏈大版圖上... 高,實在是高!

  (2)趙長鵬

  除了薛蠻子,中國幣圈還有一位大佬,用六個月就登上福布斯封面的幣安創始人——趙長鵬。

  他憑什麽在短短的時間登上福布斯?據悉,趙長鵬在福布斯數字貨幣富豪榜單中排第三。他個人金資產就達到11-20億美元。

一群最大膽最神秘的中國人正將資產移往日本

  在那些因數字貨幣發財的人之中,趙長鵬屬於建設者陣營。他入場早,占據了主動權。

  2013年,趙長鵬的認知世界裏多了個新詞——比特幣。這位計算機專業的金融程序員開始對這個新事物充滿興趣,在有關它的各類著名項目中跳來跳去。等他自認學藝成熟了,就開始自立門戶,在2017年初他創立了自己的比特幣交易平臺——幣安網。

  在數字貨幣領域的競賽中,他的幣安網只用了短短7個月,便以140萬次每秒的性能吸引了600萬用戶,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系統。

  市場對此也很買賬,自2017年7月份的首次發行以來,幣安幣的價格從10美分飆升至13美元,使其市值便超過了13億美元。

一群最大膽最神秘的中國人正將資產移往日本

  (雜誌都愛把人拍得不像本人)

  即使在今年2月,幣安因為遵循相關法規不能再為中國大陸用戶提供服務,它的交易所版圖仍在全球繼續擴展。

  趙長鵬早就將團隊和服務器轉移到海外十幾個國家,他不想把團隊都放在一個地兒,因為未來各國對虛擬貨幣的監管有著很大的不確定性。畢竟美國和日本才是他的大客戶。

  趙長鵬本人也把家搬到了日本,盡管他似乎對這個辦公地點不太滿意。他曾抱怨,“我們的桌子就在廁所外面。”這是由於他缺少在日本的納稅記錄,所以他只能租很小的辦公室。

  跟隨趙長鵬的,還有幣安聯合創始人何一。

一群最大膽最神秘的中國人正將資產移往日本

  這些還都只是領頭人,後來者不盡其數。

  幣圈中人正將日本作為理想地,將公司設在這裏,並開始大量購置日本的不動產。淘金日本成為了幣圈的大勢所趨。它將對日本樓市產生何種影響?

  2誰給日本的勇氣?

  大佬們的東渡,也讓人對日本這一國度再度刮目相看——日本政府對數字貨幣的態度是全世界最寬松的。不要告訴我,這是因為比特幣發明人是個日本人,這事兒還沒得到證實呢。

  不過,日本政府罕見的態度讓人生疑,難道日本政府才是最後收割韭菜的莊家,正以數字貨幣的形式擴大日元的影響力?

一群最大膽最神秘的中國人正將資產移往日本

  是否有詐尚不可知,但日本確實在這次比特幣狂潮中獲了益。

  據Coinhills數據,在各國的比特幣交易量中,日本占60%,美國占24%,其他國家占16%,日本是目前全球最大的比特幣交易國。

  日本野村證券研究員認為,比特幣在日本的紅火,將為本國GDP貢獻0.3%的增長。而在2017年,日本GDP同比增長了1.6%。

  如同中國的支付寶和微信支付,走在日本大街上,許多大型商店可用比特幣支付。而這樣的變化,才實施不到半年。

日本最大的電器店Bic Camera 支持比特幣支付
日本最大的電器店Bic Camera 支持比特幣支付

(旅行也能比特幣支付)
(旅行也能比特幣支付)

  遠東航空公司也於2月28日宣布接受數字貨幣支付。

一群最大膽最神秘的中國人正將資產移往日本

  不止於消費領域,日本各大公司都欲圖在這片肥沃的土壤上插一腳。連社交媒體巨頭Line都打算加入了角逐。

一群最大膽最神秘的中國人正將資產移往日本

  在日本用比特幣,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你做不到的。

  一家房產公司近日成交了一套用比特幣支付的房子,價值547個比特幣,按現在價格折合約600萬美元。

  但也有旁觀者對此心存疑惑,比特幣價格上躥下跳,誰受得了?

一群最大膽最神秘的中國人正將資產移往日本

  不過與其在這些疑慮中躊躇不前,拿起勇氣創新形式、搶奪先機才是真。而在創意方面,最該服的,還是日本人的腦洞。

  為推廣比特幣,日本新成立了一個名為“虛擬貨幣少女”的女子偶像團體,共有8位成員,分別代表比特幣現金(BCH)、比特幣(BTC)、以太坊(ETH)、小蟻(NEO)、萌奈幣(MONA)、艾達幣(ADA)、新經幣(XEM)、瑞波幣(XRP)8種虛擬加密貨幣。演唱會和周邊交易僅能通過虛擬貨幣支付...

  來看看她們的畫風——

一群最大膽最神秘的中國人正將資產移往日本

  頭上的詭異面具是什麽鬼,面具上虛擬貨幣的符號又是什麽鬼,我難道看到了比特幣版的恐龍戰隊?

一群最大膽最神秘的中國人正將資產移往日本

  節操是個好東西,希望你們也有。

  3誰是贏家?

  幣圈大佬們利用日本寬松的政策打下的江山,但寬松歸寬松,如果你僅僅認為復制他們的做法就能成功,那再送你一句話——Too simple。

  大佬們自己,也走在鋼絲上。

  近期一個值得關註的趨勢是,連韭菜們都對比特幣不感興趣了。

  Google Trends顯示,在谷歌上搜索“比特幣”的熱度暴跌八成,相關指標已經跌至16%,回到了去年10月時的水平。

一群最大膽最神秘的中國人正將資產移往日本

  圖片來源:彭博社

  而據市場研究公司Blockchain.info的數據,比特幣交易量已從12月中旬時的7天平均近40萬筆,降至上周的約20萬筆。上一次如此低的時候,比特幣價格還不到500美元。

  越來越多人意識到,與股票的交易所不同,數字貨幣交易所完全是私人企業,可以參與到前期發幣和上市後炒幣的任意一個環節,更無須披露任何企業信息和公司運營情況。

  雖脫胎於“去中心化”的區塊鏈技術,但在實際運行過程中,由於大量機構壟斷資源,發行涉嫌欺詐融資、私募代投和操縱幣價的“空氣幣”,早已讓各國監管部門忍無可忍。

  連日本近日也開始警惕了,3月8日,日本金融服務管理局對7家加密貨幣交易所做出處罰,並暫停了其中兩家公司的業務。

  受此影響,當天比特幣下跌逾10%,至10,000美元以下。第二大加密貨幣以太坊在Bitfinex交易所的現貨價格跌9.13%,報737.11美元。

  巨富和巨負之間,只是一字之差。唯一不變的是,最後收割的都是小韭菜們的血汗錢。這個真理無論在哪個行業都適用。

  4你對比特幣一無所知

  韭菜之所以能被收割,就是因為我們天生熱愛盲目逐利。

  美國《自然》雜誌認為,盡管比特幣和區塊鏈在中國很熱,中國人其實對此一無所知。

  在區塊鏈的全球浪潮下,一些先知先覺的炒幣者獲得了較大的利益。他們對真正原理不感興趣,只是一直在貫行悶聲發大財的原則。在他們看來,區塊鏈最現實的應用就是——發行虛擬貨幣並從中獲利。

  所以說啊,幣圈的大V們哪管你區塊鏈去中心技術能如何顛覆人類,讓我荷包滿滿不愁錢花就行。

  曾有人估計,中國有80%的人不知道區塊鏈是什麽。而據德國聯邦政府的調查報告顯示,64%的德國人知道比特幣,但72%的德國人表示不會投資。

  看來,百年前魯迅先生所說的,中國人愛看熱鬧,這點放在今天的區塊鏈上也一樣適用。

  還是該聽聽央行行長周小川怎麽說:

  未來的監管是很動態的,取決於測試實驗的結果、評估的情況,不是說馬上拿什麽樣的監管措施;不太喜歡創造一種可投機的產品,讓人有一夜暴富的幻想,而是要強調服務實體經濟。

  周小川的意思簡單明了:區塊鏈用於技術革新,國家當然支持;但若想要一夜暴富,還是洗洗睡吧。

  世界上的區塊鏈有兩種,一是在專註技術進步的天才的腦子裏,還有一種是在中國人談論比特幣的微信群裏。——《自然》雜誌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海外掘金。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季麗亞 HN00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一群最大膽最神秘的中國人正將資產移往日本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