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嚴監管後網貸風光不再

2018-03-12 00:03:21 新金融觀察  張晨曲

  對於網貸行業而言,規模和盈利快速增長的時光正漸行漸遠。嚴監管背景下,銀行存管、備案、信息披露三大主要合規政策悉數落地,加之監管層對現金貸的重拳整治,目前網貸行業出現增長乏力的局面。

  單月降幅超18%

  市場數據顯示,目前網貸平臺無論是成交量、待還規模還是借款期限,均存在不同程度的下降。根據融360網貸評級組監測的數據,2018年2月網貸平臺成交量為1344.99億元,環比下降18.44%,降幅較大。待還方面,截至2018年2月底,融360網貸評級組重點監測的P2P網貸平臺貸款余額共計8133.41億元,環比下降2.19%。

  雖然2月份成交量走低存在春節長假的影響,但與往年同期相比,降幅十分明顯,例如在2017年2月,網貸平臺成交量環比下降幅度僅為6.7%。業內認為,嚴監管和降杠桿的市場環境是導致網貸平臺成交量急速下降的主要原因。

  “目前,宏觀經濟步入去杠桿的新階段,在三去一降一補的原則下,債權融資比重趨於下降,放貸類機構規模快速增長的好日子一去不返。政策層面,嚴監管周期剛剛開始,未來幾年內放松的可能性不大,互金行業的業務空間也將整體受限。”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表示。

  即便是成交量位列全國前四的北京、廣東、上海和浙江,也未能改寫業務規模縮水的局面。融360網貸評級組監測的數據顯示,今年2月,四個地區的成交量較1月均有下降。其中北京降幅最大,環比下降23.63%;廣東環比下降23.19%;上海和浙江的成交量環比分別下降14.73%和19.58%。

  “在2017年,網貸行業的監管持續加碼,一系列監管政策的約束下,行業亂象和市場潛在風險得到有效控制,而行業發展格局也在發生深刻改變,從行業景氣度來看,目前已呈現增長乏力的局面。”北京一位P2P機構負責人表示,今年2月網貸平臺的成交量創下一年來的月度新低,相反,行業綜合收益率卻在持續上行,並在2月份創下近一年新高,達到9.68%,為招攬客戶,機構只得以收益博眼球。

  從2017年2月銀監會出臺《網絡借貸資金存管業務指引》,到8月再度發布《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信息披露指引》,再到年末備受爭議的現金貸迎來監管的重拳整治,整改、合規、洗牌無疑是眼下網貸行業的關鍵詞。特別是現金貸的規範整治,對成交量、客戶數量的影響尤為明顯。

  據悉,自《關於規範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發布後,大部分主流現金貸平臺的月均活躍客戶量(MAU)大部分出現斷崖式下跌。以上市公司2345旗下的現金貸平臺2345貸款王為例,MAU已從2017年11月的223萬人下滑到今年1月的72萬人。“我們將20家知名現金貸APP的MAU進行加總構成時間序列數據,這些現金貸APP的MAU在1月環比下降約三分之一,用戶活躍度大幅下滑。基於MAU有一定滯後性且不合規玩家尚未完全退出,我們認為,現金貸的用戶活躍度在短期內將繼續下行。”網貸之家分析師楊駿敏稱,《通知》對整個網絡貸款行業都有較大影響,影響程度與平臺的業務模式相關,總體而言,助貸機構受到衝擊程度大於P2P,小額短期業務大於大額分期業務。

  用戶增長臨近天花板

  但網貸行業需要攻克的難題卻遠非嚴監管對業務模式的衝擊一道。即將到來的網貸平臺備案“大限”無不增加著網貸平臺的變數。根據《關於做好P2P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整改驗收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應在4月底前完成轄內主要P2P機構的備案登記工作、6月底前全部完成。如今,約定的備案期限已經臨近,但從實際情況看,多地進度緩慢。

  據網貸之家的調研,從多方反饋看,各地工作進度出現明顯的差異,網貸發達地區依然面臨著違規資產難以剝離的老大難問題,目前仍然有很多平臺在對違規資產端進行整改,影響著備案進度。而在薛洪言看來,備案是合規的敲門磚,沒有合規是萬萬不能的,但合規本身卻不是萬能的,對於多數平臺而言,痛苦的日子才剛剛開始。

  另一方面,隨著百行征信的成立,借款人次高增長的態勢也將放緩。2月22日,央行發布公告信息,百行征信有限公司的個人征信業務申請已獲央行許可,這也是央行頒發的國內首張個人征信牌照。業界俗稱“信聯”。

  據公開資料,信聯的數據來源於“200多家網貸公司、8000多家縣域的小貸公司、消費金融公司等”,聚焦於互聯網信貸數據,與側重傳統銀行的央行征信中心形成差異化互補,使命在於破除信息孤島效應。“借款人方面,隨著個人信息保護各項配套機制的完善,以及百行征信的成立,信息孤島效應將得到緩解,多頭借貸問題有望得到有效遏制,行業借款人次快速增長的好日子過去了。”薛洪言分析稱,在用戶層面,增長臨近天花板。

  若從投資者角度,綜合考慮投資替代品的崛起、剛性兌付的打破、理財端收益率的持續下降等因素,互聯網理財產品的整體吸引力也將下降。“對於機構而言,順勢增長的時光不再,行業大趨勢整體不利的情況下,要考慮借勢發展,包括借勢傳統金融機構和金融科技浪潮等。”薛洪言進一步指出,傳統金融機構正經歷著互聯網化的轉型,但不掌握場景、不熟悉互聯網化運營,在基於大數據的風控上面也存在欠缺,對於業務空間受限的互聯網金融機構而言,相對冗余的經驗、場景、用戶、數據均可以向傳統金融機構輸出,實現資源更有效率的應用,變相實現業務空間的突圍。

  新金融記者 張晨曲

(責任編輯:李興旺 HF015)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嚴監管後網貸風光不再》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