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比特幣“霸主”吳忌寒開辟“新大陸”:向AI芯片和投資轉型

2018-03-11 11:01:30 全天候科技  張少華

  文|全天候科技 張少華

  “基於區塊鏈上的私有中央銀行會被不同的國家當做中央銀行來使用,以解決一些原本沒辦法解決的問題”,吳忌寒說,比特大陸非常有興趣投資那些運用區塊鏈技術的私有中央銀行。

  這是吳忌寒在3月7日舉行的2018華盛頓DC區塊鏈峰會上的演講內容。他是比特幣挖礦巨頭比特大陸公司(Bitmain)的創始人,目前比特大陸公司掌握著全球比特幣礦池60%的算力。在算力方面一家獨大,讓吳忌寒有能力影響比特幣的命運,正是在他的主導下,比特幣去年進行了轟轟烈烈的“硬分叉”運動。

吳忌寒在2018華盛頓DC區塊鏈峰會上演講
吳忌寒在2018華盛頓DC區塊鏈峰會上演講

  不過,除了對私有中央銀行表示出的最新投資興趣,他時下正帶領比特大陸公司向AI芯片轉型,並在區塊鏈領域投資多家公司。

  吳忌寒今年只有33歲,美國媒體Coindesk將他評為2017年全球十大區塊鏈影響力人物之一,也有說法稱他才是真正的“中國比特幣首富”。

  縱然手握全球比特幣礦池60%的算力、年利潤超過30億美金,但中國的監管壓力仍然是比特大陸頭頂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2017年末,有關中國監管部門將關閉比特幣礦場的消息頻頻傳出, 如果規定真的出臺,這將是比特大陸的致命一擊。

  對於數字貨幣領域的監管,吳忌寒3月7日在2018華盛頓DC區塊鏈峰會演講時談到了自己的看法。他表示,相信數字貨幣的浪潮會繼續發展下去,這(數字貨幣)是一種全新的商業、全新的產業,會使世界變得更好,監管部門不如擁抱它。

  雖然吳忌寒對監管持樂觀態度,但比特大陸也在采取措施應對監管風險,包括:加大出海布局,同時向AI、投資業務轉型。

  比特大陸之前已在舊金山、以色列和荷蘭等地設立了研發中心,2018年初,公司在海外布局的步伐明顯加快,相繼在瑞士設立分公司,在新加坡建設了地區總部。另有消息稱,比特大陸正在加拿大尋找合適地點開始新礦場。

  加速出海布局的同時,吳忌寒、詹克團正帶領比特大陸快速向人工智能領域進軍,這是一個被兩次寫進中國政府工作報告的行業。實際上,比特大陸默默布局AI芯片技術已有多年,在ASIC礦機芯片上的技術積累,為其轉型制造AI芯片奠定了基礎。

  《商業周刊》今年2月報道稱,吳忌寒與詹克團十分重視公司AI技術研發,為招到合適人選,兩位公司負責人經常親自出馬,上門搶奪人才。詹克團曾向該媒體表示:

  一代拳王是很真實的狀況,我們是抱著二次創業的心態進入AI市場,重點是要夠謙虛,確實不懂,就多跟人學習。(比特大陸)AI芯片研發人力現已有300人,超過比特幣挖礦芯片的研發團隊規模。

  經過一段時期的研發布局後,2017年11月,比特大陸發布了全球首款自主研發的張量加速計算芯片(TPU)——Sophon BM1680。

  “Sophon”(算豐)一詞來自科幻小說《三體》,在小說中,Sophon(智子)是三體人鎖死地球科技、監視太陽系的工具,可以通過二維粒子展開非常強的學習的能力。由此可見,比特大陸對Sophon芯片寄予了殷切期望。

  目前,Sophon BM1680芯片已經實現量產,它兼顧了訓練和推理的功能,芯片由64 NPU構成,特殊設計的NPU調度引擎可以提供強大的數據吞吐能力,將數據輸入到神經元核心。預計在今年二季度,比特大陸將推出性能更強大的Sophon二代芯片。

  在群雄逐鹿的AI領域,比特大陸十分註重產品的更新叠代速度。據第一財經報道,在近日舉行的全球科技創新大會上,比特大陸產品戰略總監湯煒偉表示,比特大陸的AI芯片要9個月更新一次:

  與傳統芯片叠代速度相比,AI算法叠代更快。我們針對最新算法的需求、神經網絡算法的共性基礎,把它快速放到芯片上。如果AI算法都已經在迅速叠代,芯片公司不能如此之慢,我們希望做一個芯片很快的公司,同時也是一個很穩健的快公司。

  除了加速出海、研發AI芯片,比特大陸還在加強區塊鏈領域的投資布局。去年以來,比特大陸先後投資了ViaBTC、AICHAIN、英雄互娛、愷英網絡等區塊鏈項目。

  吳忌寒在3月7日舉行的2018華盛頓DC區塊鏈峰會上表示:“非常有興趣投資那些運用區塊鏈技術的私有中央銀行,它們可以發行私有貨幣,然後把這個當成一種服務,合法地出售給有需要的國家或機構。我們會投資20-30家想在這個很獨特的領域創業的公司。”

  過去幾年,吳忌寒從一個比特幣布道者迅速成長為這個領域的霸主,締造了比特大陸這家隱形帝國。

  吳忌寒在早期接受采訪時曾透露,他2009年畢業於北京大學,擁有心理學和經濟學雙學位。在接觸比特幣之前,他和很多年輕人一樣視巴菲特為人生偶像,畢業後曾在一家風投公司擔任分析師和投資經理。

  據略大參考報道,2011年,吳忌寒第一次接觸到比特幣,這時候的比特幣問世僅有2年。在了解比特幣的運行原理後,吳忌寒做出一個大膽的決定——賭上自己所有積蓄投資比特幣。後來,這筆投資讓他賺取了數十倍的收益,也積累了創業的第一桶金。

  吳忌寒不僅重金參與了比特幣投資,還樂於成為比特幣知識的傳播者,也是在2011年,吳忌寒和科幻作家長鋏、財經作家老端一起創立了比特幣資訊交流平臺——巴比特,如今的巴比特已成為國內幣鏈圈影響力最大的媒體之一。創辦巴比特後,吳忌寒曾把中本聰的比特幣創世論文《比特幣:一種點對點的電子現金系統》翻譯成中文,讓很多國內讀者第一次看到了這篇大作。

  然而,真正讓吳忌寒聲名鵲起的還是他在2013年創立的比特大陸公司。當時,比特幣價格一路上升,吳忌寒意識到,比特幣更大的賺錢機會在行業上遊——生產挖礦機器。在那一年,吳忌寒偶遇清華大學計算機系畢業的詹克團,兩人一拍即合,開始生產比特幣礦機。

  在之後的2014年,比特幣進入熊市,價格不斷走低;全球最大的比特幣交易中心Mt.Gox遭遇黑客襲擊,丟失85萬比特幣;同時,隨著比特幣剩余數量不斷減少,挖礦變得越來越困難……諸多原因導致比特幣礦機市場需求大幅下降,比特大陸的礦機銷量也直線下滑,公司一度面臨困境。

  但行業危機也是機遇,困境中的比特大陸並沒有停止研發礦機產品,在詹克團帶領下,2015年初比特大陸推出了第五代礦機 Antminer(螞蟻礦機) S5,該機型比第一代礦機功耗減少了三分之一,隨後又推出了性能更強悍的S7。當2015年比特幣價格回升時,比特大陸生產的礦機很快成為了礦工們的首選。

  隨後幾年,螞蟻礦機持續大賣,到今年2月,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預計,比特大陸公司在比特幣礦機和asic芯片市場中占有高達70%-80%的份額,壟斷地位明顯。

  除了賣礦機,比特大陸還直接參與到挖礦業務中。2014年11月,比特大陸上線了螞蟻礦池(Antpool),算力在上線當月就躍居全球第三,並在四個月後成為全球第一。2016和2017年,比特大陸又相繼推出了新礦池BTC.com和ConnectBTC,並斥資2000萬元人民幣投資了ViaBTC。此外,比特大陸還與另一大礦池BTC.TOP關系密切。根據雲鋒金融今年1月統計,比特大陸已經掌控著全球60%的比特幣算力。

比特幣“霸主”吳忌寒開辟“新大陸”:向AI芯片和投資轉型

  礦機銷售和挖礦業務為比特大陸帶來了尤為豐厚的利潤,今年2月,投資銀行Sanford Bernstein發布報告稱,比特大陸2017年的運營利潤達到30億至40億美元,利潤率保守估計在65%到75%。而同期,全球知名芯片廠商英偉達運營利潤也只有30億美元。

  在礦機、算力方面的壟斷地位,讓吳忌寒足以影響比特幣的命運。2017年,正是在他的主導下,比特幣進行了“硬分叉”運動,誕生出了克隆兄弟比特幣現金(BCH或BCC)。

  比特幣之所以要被分叉,原因在於比特幣容量存在先天性缺陷。早前,中本聰對區塊大小進行了 1M 的臨時性限制,即任何時候只能處理1兆字節的交易。該限制一是為了保障礦工的利益,確保弱小的計算機也能挖礦(若沒有區塊大小限制,大機構會利用自己資源將小礦工影響力邊緣化,從而控制比特幣及其區塊鏈本身,這有悖區塊鏈去中心化的精神);其二, 1M的限制也被看作是必要的安全措施,防止攻擊者使整個比特幣網絡超載。

  但在1M 區塊體系下,區塊大小的限制越來越造成擁堵和網絡處理速度緩慢。解決這一問題有兩種方法,一種是對比特幣區塊鏈進行軟件升級、擴大區塊容量;另一種是提升比特幣網絡效率的見證隔離(SegWit)。後者主張不改變原有比特幣區塊容量的上限,而是采用二層網絡的辦法,先將比特幣實時交易在二層網絡進行結算,然後再將結果提交到比特幣區塊鏈的主鏈上進行登記,這樣可以減少比特幣網絡的工作量。

  見證隔離方案受到比特幣核心開發團隊Core團隊的支持,長期為比特幣做免費技術維護的他們認為,擴大區塊容量方案需要“硬分叉”,風險在於所有的交易所、錢包以及用戶都需要進行安全升級,有可能產生系統混亂。

  但吳忌寒堅定支持擴大區塊容量的方案,他認為見證隔離並不是區塊鏈,不具備去中心化的特征。吳忌寒在當年3月接受彭博采訪時表示:“我們會將我們的整個礦池都切換至 Bitcoin Unlimited,我們並不知道這次硬分叉會發生什麽,我們只有到那個地步才會知道。”

  在比特幣分叉方案爭論中,吳忌寒與Core團隊的矛盾公開化,《財經》(博客,微博)報道稱,2017年5月舉行的一場分叉方案協商會議上,吳忌寒等大礦池經營者甚至將Core團隊代表拒之門外。

  最後,這場爭論以吳忌寒的獲勝而終結。2017年8月1日,比特幣進行了“硬分叉”,基於比特幣原鏈派生的新資產——比特幣現金區塊誕生,新區塊鏈的交易限制為8兆字節。當日,比特幣價格一度在1小時內暴跌10%。

  吳忌寒在去年接受《財經》訪談時曾強調比特幣現金的獨立性:

  比特幣現金有自己獨立的路線,對以後的前景和未來發展,有不同於比特幣的理解。在比特幣分叉之前,跟比特幣有一段歷史淵源,但是分叉之後就是自己的獨立社區,僅此而已。

  去年12月,比特幣現金一度漲至超過4000美元,相比8月上市初期的價格漲幅接近4倍,有些比特幣礦工已經轉向挖比特幣現金,兩大數字貨幣的算力爭奪戰正式上演。

  吳忌寒在比特幣硬分叉一事上的強硬與“一家獨大”,讓不少人質疑比特幣去中心化的精神受到了威脅。在國外論壇上,有人甚至根據他的名字(“Jihan”)稱他為“JIHAD”(恐怖分子)。在中本聰的構想中,比特幣的核心是“算力民主”,類似擴容這樣的重要決定,理應經過每個擁有算力的參與者投票,但中本聰也許並未料到,後來決定比特幣命運的卻是礦池霸主。

  吳忌寒過去的成長脈絡幾乎是比特幣發展的一個縮影,他要探尋的新方向會成為下一個“新大陸”嗎?

 
(責任編輯: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比特幣“霸主”吳忌寒開辟“新大陸”:向AI芯片和投資轉型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