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前途未蔔的比特幣中國

2018-02-07 00:03:32 北京商報 
作為我國第一家也曾是最大的一家數字貨幣交易所——比特幣中國(BTCC)近日因一則被收購公告吸引了市場關註。BTCC在微博和官方公眾號宣布,已經被一家香港區塊鏈投資基金正式收購。然而,在BTCC宣布被收購的同一天,香港監管層宣布下架證券類虛擬貨幣,在分析人士看來,BTCC近幾年命途多舛。在每一次的監管嚴擊下,均未翻身,被收購這一根“救贖”稻草也恐難挽救BTCC。

  作為我國第一家也曾是最大的一家數字貨幣交易所——比特幣中國(BTCC)近日因一則被收購公告吸引了市場關註。BTCC在微博和官方公眾號宣布,已經被一家香港區塊鏈投資基金正式收購。然而,在BTCC宣布被收購的同一天,香港監管層宣布下架證券類虛擬貨幣,在分析人士看來,BTCC近幾年命途多舛。在每一次的監管嚴擊下,均未翻身,被收購這一根“救贖”稻草也恐難挽救BTCC。

  行業老大 反被收購

  1月29日,BTCC公布了被收購的消息,但並未透露具體的收購公司與收購細節。BTCC創始人李啟元表示,本次資源的引入將助力BTCC從2018年起更加強勢積極地發展業務。BTCC的公告稱,BTCC今後將把業務重心完全轉移到國際市場及旗下的三個主要產品——BTCC礦池“國池”、Mobi數字資產錢包和美元現貨交易平臺。

  公開資料顯示,BTCC成立於2011年,公司主體為上海薩圖西網絡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為Bobby Lee(李啟元),註冊日期為2013年7月9日,註冊資本為120萬元。隨著業務的發展以及越來越多的國內投資者開始進入“幣圈”,作為國內最早創立的比特幣交易平臺, BTCC在2012年時,比特幣交易額就曾占到全球比特幣交易額的35%,成為國內最大、全球排名第二的交易所。至2017年上半年,國內比特幣交易額在全球交易額占比達到了80%,BTCC在全球比特幣交易平臺排名中仍位列前茅。

  另外,除數字資產交易平臺以外,BTCC還擁有國內最大的比特幣礦池“國池”。據BTCC公告透露,2017年“國池”挖出價值近9億美元的比特幣。“挖礦”的高額利潤使得國內產生了大量的礦機制造商和“礦工”,此前有媒體報道稱,2017年上半年國內礦機生產幾乎壟斷了全球市場,全球各地投資者紛紛前來購買。

  也正是大量堪稱狂熱投資者的出現,讓一些良莠不齊的ICO(首次代幣發行)項目看到了利潤,開始大量滋生。據央行的定義,代幣發行融資是指融資主體通過代幣的違規發售、流通,向投資者籌集比特幣、以太幣等所謂“虛擬貨幣”,本質上是,涉嫌非法發售代幣票券、非法發行證券以及非法集資、金融詐騙、傳銷等違法犯罪活動。由此,2017年,央行註意到並開始打擊數字貨幣的交易。

  轉戰海外 市場流失

  2017年1月11日,央行上海總部、上海市金融辦等單位組成聯合檢查組對BTCC開展現場檢查,重點檢查該企業是否超範圍經營,是否未經許可或無牌照開展信貸、支付、匯兌等相關業務;是否有涉及市場操縱行為;反洗錢制度落實情況;資金安全隱患等。

  2017年2月9日,央行提出明確要求:比特幣交易平臺不得違規從事融資融幣等金融業務,不得參與洗錢活動。當日晚間,BTCC、火幣網、幣行三家平臺相繼發布公告,宣布為升級反洗錢系統全面暫停比特幣、萊特幣的提現業務。歷時4個月後,2017年6月,國內三大比特幣交易平臺恢復了提現業務。

  但監管到此並未結束,隨著提現業務的恢復,在比特幣的“龍頭”效應下,國內各類數字貨幣迎來大漲,ICO項目如雨後春筍般湧現,3個月間,比特幣價格從1萬元左右直接漲至近3萬元。為了遏制ICO亂象,2017年9月,中國央行等七部委發布《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稱,代幣發行融資本質上是未經批準非法公開融資的行為,應當立即停止。任何所謂的代幣融資交易平臺不得從事法定貨幣與代幣、“虛擬貨幣”相互之間的兌換業務,不得買賣或作為中央對手方買賣代幣或“虛擬貨幣”,不得為代幣或“虛擬貨幣”提供定價、信息中介等服務。

  同時,對於存在違法違規問題的代幣融資交易平臺,金融管理部門將提請電信主管部門依法關閉其網站平臺及移動App,提請網信部門對移動App在應用商店做下架處置,並提請工商管理部門依法吊銷其營業執照。隨後,2017年9月14日-15日,國內最大的三家比特幣交易所BTCC、火幣網和幣行相繼宣布關停場內交易,並於10月31日之前完成清退。

  而在完成清退、停止提現、徹底關閉國內平臺後,火幣網和幣行等交易平臺紛紛轉戰海外。目前,火幣網在海外開設了火幣pro,幣行擁有OKCoin國際站與合作公司OKEx,且均提供C2C場外交易服務,吸引了眾多國內的投資者,而BTCC卻沒有了聲音。

  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BTCC雖然也有國際站,提供美元對比特幣的交易,但僅支持VISA等國際支付手段,這也使得國內投資者無法繼續在BTCC進行投資交易。從比特幣交易量來看,據CoinMarketCap網站顯示,2月5日,OKEx比特幣交易額達到41.5億元,占全球比特幣交易量的9%,排名第2;火幣pro比特幣交易額近11億元,占全球比特幣交易量的2.39%,排名第8;而BTCC交易額只有5.4億美元,占比1%,排名第16。

  數據顯示,2017年,BTCC創造超過250億美元的比特幣交易量,位居世界前列,而面對國內市場的流失,BTCC也迫切需要改善目前的情況。BTCC交易平臺副總裁蔡敏傑表示,此次收購為BTCC提供了資源,BTCC將利用其運營歷史悠久的比特幣交易平臺的經驗,在未來向用戶提供更便捷安全的數字資產服務。

  在業內人士看來,“更為便捷”是BTCC未來提供比特幣交易的重點,此次收購之後,BTCC可能會回到國內投資者的視野。“國內市場是不會放棄的,但不能公開進行,無論是平臺還是用戶都會想方設法采取各種手段進行交易。”上述業內人士說道。

  監管加碼 前景迷茫

  BTCC被收購為平臺的“救贖”帶來了希望,但在監管日益趨嚴的情況下,總讓人感覺BTCC來晚了一些。在BTCC宣布被收購的同一天,香港證監會中介機構部執行董事梁鳳儀公開表示,香港證監會已要求多家虛擬貨幣交易所將屬於證券的虛擬貨幣下架,若發現有公司繼續向公眾發放證券屬性的加密貨幣,不排除有進一步行動。

  近日以來,監管雖未明確發文規定,但國內數字貨幣監管趨嚴風聲不斷。此前就有多家包括央行主辦媒體透露監管要對註冊地在境內的場外交易平臺、境內大額“點對點”的做市交易,包括註冊地在境內但通過其在境外的網站平臺,以及采取所謂“出海”形式繼續為國內客戶提供虛擬貨幣集中交易服務的平臺進行逐步清理。

  蘇寧金融研究院區塊鏈實驗室首席研究員洪蜀寧認為,國內監管目標是控制數字貨幣在國內的交易量,一方面是防範金融欺詐風險,另外使得國內礦工沒有出貨渠道,促使礦工出海,也能降低數字貨幣在國內的影響。在他看來,國內監管可能會采取屏蔽海外交易所網站、查處集中式的C2C交易、對出海平臺的實際控制人進行監管等措施。

  洪蜀寧也表示,“總體而言,這些措施對國內的交易量會有一定影響,但不能杜絕。國內平臺出海主要是規避監管,內地用戶仍會是其主要的服務對象,但所占比例會有所下降。但內地用戶的身份信息會扭曲,難以統計,更加難以監管。而且在目前的法律框架下,個人私下買賣數字貨幣仍然是合法的,只要不是大規模的、影響金融穩定,還是可以進行的”。

  在稀財匯創始人、500金研究院院長肖磊看來,目前,國內監管層面實際上是在細化一些可以執行的方案,但這種方案還是基於去年9月4日的監管文件,一些措施可能會針對場外市場和海外交易所,但很難說會起到多大效果,因為監管的目的是屏蔽大眾非常便捷的參與炒幣的渠道,而不是說真的要完全禁止,因為這很難完全禁止。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國內投資者進行數字貨幣交易的三大平臺之一的幣安,已經打破了暴風雨前的寧靜。2月1日,幣安宣布不再為中國內地地區用戶提供服務。在幣安官網“致中國用戶”的公告中,僅有一句話:“根據中國相關政策法規,幣安不再為中國內地地區用戶提供服務。”

  “交易所最擔心的可能是因為一些監管而影響到長遠發展,這類交易所利潤很大,也不想因為過於招攬中國客戶而引起監管層的註意。實際上監管方面並沒有對已經設立在海外的交易所采取具體行動。後續如果數字貨幣行業陷入熊市,監管可能會放松,因為市場本身就在降溫,達到了監管的目的。”肖磊說道。

  總而言之,國內會對向內地用戶提供數字貨幣交易服務的“出海”平臺加強監管,已經無可爭議。而此次BTCC被收購後能否重新將交易平臺發展起來,也充滿了未知數。北京商報記者發郵件到BTCC官方,希望了解更多關於收購與此後BTCC發展的計劃,但截至發稿,並未收到回復。北京商報記者 嶽品瑜 張弛

(責任編輯:劉偉 HF113)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前途未蔔的比特幣中國》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