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關於《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放棄閱讀
註冊

幣圈利益鏈怎一個亂字了得!暴利之下是聯合割韭菜

2018-02-05 07:35:41 和訊名家 
幣圈利益鏈,怎一個亂字了得!觸目驚心的暴利之下,是聯合割韭菜
圖片來源:花瓣美素

  幣圈利益鏈,怎一個亂字了得!

  2月1日,成交額穩居全球前三的數字貨幣交易平臺幣安發布公告稱,根據中國相關政策法規,幣安將不為中國大陸地區用戶提供服務。此前,已有IOST、UIP、KuCoin等多家機構宣布暫停為中國用戶服務。

  政策的不確定性一直是籠罩在幣圈上方的陰雲,各交易平臺也一直是監管的敏感點。2017年9月國內交易平臺被清理整頓後,數字貨幣交易一度低迷。此後,為了繼續開展交易業務,各平臺采用出海、在平臺開展場外交易等方式,與監管玩著貓鼠遊戲,獲取暴利。

  交易平臺是幣圈利益鏈條上最重要的一環。它連接著區塊鏈項目方和廣大投資者,連接著區塊鏈投資的一二級市場。同時,由於監管的缺位,交易平臺各個業務環節極不透明,監守自盜的傳聞屢有傳出,上線項目審核不足,與項目方聯合割韭菜,甚至自己割韭菜的行為等,在圈內並不是新鮮事。另外,交易環節中的種種風險,平臺本身卻無法規避。

  交易平臺年入超50億,秒殺上市公司“我們不上納斯達克,我們和納斯達克是競爭關系”。一位接近火幣的人士在一次關於區塊鏈的聚會中這樣轉述了火幣某位高管的話。

  這或許並不是天方夜譚。2017年,經過了監管打壓的國內數字貨幣交易平臺,通過“出海”等方式,極大加快了發展速度。無論是用戶數量、交易規模、上幣費用還是上新幣的速度,相較以往,均上了不止一個臺階。同時,因為國內政策的收緊,這些交易平臺在與監管的博弈中探尋出更多樣的發展路徑,以種種“打擦邊球”的方式,繼續著在這個以“去中心化”為口號的世界中的中心化交易所功能。

  非“幣圈”人士很難想象其中的利潤空間。

  手續費是交易平臺利潤的大頭,大部分交易平臺手續費率為0.1%左右,遠遠高於券商在二級市場交易中的手續費率,所獲利潤更是讓人震驚。

  據數字貨幣大數據平臺非小號數據,1月21日,幣安成交金額排名第三,24小時總成交額為176.7億元,按其網站公布的0.1%的手續費計算,每日僅交易傭金即可達1760萬元。如果保持這個水平,僅手續費年收入將超過64億元。OKEX排名第四,24小時總成交額為112.5億,火幣pro排名第六,24小時成交額為62.7億。

  實際情況是,這些平臺的盈利將遠超預期。以幣安為例,目前幣安的用戶已突破600萬,並仍在高速增長。用戶數激增為網站運營帶來一定壓力,1月5日,幣安發公告暫停新用戶註冊,後於1月8日不定時開啟限量註冊。據每日新聞報道,幣安每天新增用戶達25萬,而Coinbase每天都有10萬用戶註冊,Kraken每天有5萬名新用戶註冊。如果按照日新增用戶5萬來保守估計,交易所的月新用戶註冊量至少達150萬。

  令人難以想象和置信的是,如今交易量全球排名第三的幣安,成立僅半年之久。

圖片來源:非小號網站
圖片來源:非小號網站

  其次,項目要在平臺上線需要一定費用,這部分費用彈性空間較大。一位資深投資者告訴券商中國記者,如果是特別火爆的項目,各平臺會搶著上,基本不收費;如果是一般性項目,收100—500萬不等,或者token總量的1-5%;如果是自家一個生態圈的就象征性收一些。

  此外,也有業內人士告訴記者,上幣費高的需要100比特幣(目前價值700萬人民幣左右);券商中國記者在采訪某項目創始人時被告知,目前項目的代幣在某交易平臺上線要1000萬人民幣。

  對此,上述投資者認為,收1000萬的絕對是傳銷項目或者垃圾項目,要進行抵制。

  項目代幣上線交易平臺,相當於新股公開發行。但由於目前的區塊鏈項目缺乏監管,上不上交易所的唯一標準是交易所和項目方的談判,如果項目上線知名交易所,可獲得潛在背書,並提高成交量。其中的操作空間有多大可以想象。

  盡管各個平臺在公開聲明中均表示上線項目都經過了嚴格審核,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是,眾多口碑極差的項目如波場等也登陸了包括幣安、火幣在內的知名交易平臺,且交易平臺的上幣速度在大大加快。

  除了交易手續費和代幣上線費的常規盈利方式, “平臺幣”這一新玩法也是當前的熱點,盡管平臺“創新”出種種名義,但無法擺脫“變相ICO”的質疑。

  1月20日,火幣宣布將推出“火幣全球通用積分”,(Huobi Token簡稱“HT”),是基於區塊鏈發行和管理的積分系統,可在多場景下使用並流通。HT總量5億枚,承諾永不增發,只送不賣,每個季度火幣Pro將利潤的20%用於流通市場回購。

  火幣在官方公告和宣傳中均將HT定義為“不私募,不是ICO,只送不賣”的積分,但 “只送不賣”不是對用戶的無償贈送,而是要通過購買手續費預存點卡套餐獲贈。根據公告,平臺將開放HT/USDT、HT/BTC和HT/ETH的交易對,這意味著,HT與其他數字貨幣一樣,可以在交易平臺上交易和流通。

  發行類似平臺幣的,火幣並不是第一家。

  2017年7月14日,數字資產交易平臺幣安上線。上線前,幣安發布了白皮書進行ICO募幣。據白皮書介紹,幣安平臺推行的代幣為BNC,總量恒定2億個,通過ICO發行數量為1億枚。兌換規則為1ETH兌換2700BNC,1BTC兌換20000BNC。BNC於7月15日上線交易。

  BNC的ICO於6月24日啟動,按當時ETH和BTC的價格計算,目前,BNC的價格已是ICO價格的100多倍。

  有業內分析人士認為,平臺推出自己的代幣或積分,主要目的並非賺錢,而是吸引和留住用戶,構建平臺自己的社區和生態。

  平臺疑似監守自盜,與監管打擦邊球

  目前,交易平臺在數字貨幣世界中的作用極為重要。頗為吊詭的是,在區塊鏈“去中心化”的世界中,交易平臺卻扮演著一個“中心化”的角色,曾發生過的交易平臺被盜事件,不僅使用戶遭受嚴重損失,還會引發數字貨幣價格暴跌,此外,交易平臺因為業務極不透明,往往會參與內幕交易,聯合坐莊等操縱市場行為,其中的風險不容忽視。

  1月28日,日本數字貨幣交易平臺Coincheck上 5 億枚 NEM 幣遭黑客竊取,價值約5.33 億美元,受影響的用戶數量為 26 萬人,是繼2014 年 Mt.Gox 事件後,史上規模最大的虛擬貨幣被竊案之一,隨後 Coincheck暫停平臺上除比特幣之外的加密貨幣取款。

  有業內人士向券商中國記者表示,某知名交易平臺監守自盜眾所周知,一方面通過在二級市場操縱價格獲利,另一方面通過操縱杠桿交易獲利,該平臺可提供高達10倍的杠桿,而數字貨幣本身波動就極大,每日漲跌幅在20%左右很常見,而在幣價波動時,該平臺振幅明顯大大高於其他平臺,如此一來,用戶極易爆倉,平臺則可在杠桿交易中獲得更豐厚的回報。關於這一說法,記者在多方求證中均獲得肯定的回復,且矛頭均指向同一家交易平臺。

  在2017年9月出臺的相關監管政策中,國內的交易平臺被禁止提供法幣與數字貨幣的充提業務,數字貨幣交易經歷了短暫的蕭條期。為繼續相關交易業務,各平臺在海外布局及規避監管方面做出了很多設計,一方面,通過場外交易、幣幣交易等更曲折和隱蔽的方式提供數字貨幣交易服務;另一方面,將註冊地放至海外,規避國內政策風險。

  在解決法幣與各個數字貨幣的兌換交易方面,各個平臺通過USDT代幣連接場外交易和幣幣交易。即先通過場外交易將法幣兌換為USDT,再通過USDT與各種數字貨幣的兌換。

圖片來源:huobi.pro
圖片來源:huobi.pro

  僅從這一過程來看,其中變著不少風險。首先,在場外交易中,交易雙方通常是通過支付寶、微信、銀行卡轉賬等方式直接進行資金往來,安全性無法保證。

其次,關於USDT,有投資人對券商中國記者表示,可能是一顆定時炸彈,一旦引爆,會引發數字貨幣市場的系統性風險。
  其次,關於USDT,有投資人對券商中國記者表示,可能是一顆定時炸彈,一旦引爆,會引發數字貨幣市場的系統性風險。

  USDT由Tether公司發行,宣稱將嚴格遵守 1:1 的準備金保證,即每發行 1 枚 USDT 代幣,其銀行帳戶都會有 1 美元的資金保障。同時,該公司明確表示了可能的風險:“Tether 是去中心化數字貨幣,但是我們並不是一家完美去中心化的公司,我們作為中心化的質押方存儲所有的資產。所以公司可能破產;公司開設賬戶的銀行可能破產;銀行可能凍結資金;公司可能卷款落跑;重新中心化風險可能讓整個系統癱瘓

  此外,據券商中國記者了解,除了公開的風險外,USDT還可能存在其它風險:

  一是其銀行賬戶是否有足夠兌付金是不會公開給用戶的,即用戶沒有合法途徑查詢到Tether的銀行賬戶是否真的有其發行USDT數量這麽多的美元;

  二是Tether並未承諾保證兌付,在其免責條款中,也提到免除在任何條件下(包括公司倒閉清算時)兌付法幣的責任;

  三是USDT發行量由哪些因素調節控制並未公開,其在設計之初的銷毀機制是否真的使用過也並不清楚。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券商中國。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張洋 HN080)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幣圈利益鏈怎一個亂字了得!暴利之下是聯合割韭菜》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