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清盤前一周還在大量發標,雅堂金融玩的什麽套路?

2018-02-02 11:08:02 國際金融報 

  1月23日,成都雅堂控股集團突然發布了“雅堂金融平臺主動退出P2P業務”的公告。緊接著,26日,雅堂發布了清算方案。但令人覺得蹊蹺的是,在清盤前一周,雅堂金融還在大量發標。

  2月1日,雅堂金融公布的清算方案選擇實時數據顯示,選擇方案一的共4182人,選擇方案二的5152人,選擇方案三的516人,共計9850人完成登記並選擇兌付方案。

就在一周前(1月23日),成都雅堂控股集團突然發布了
就在一周前(1月23日),成都雅堂控股集團突然發布了
“雅堂金融平臺主動退出P2P業務”的公告。緊接著,1月26日,雅堂發布了清算方案。

  但令人覺得蹊蹺的是,在清盤前一周,雅堂金融還在大量發標。

對此,上海市創遠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許峰對《國際金融報》記者稱,目前只能初步懷疑平臺具有金融欺詐的嫌疑。

  對此,上海市創遠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許峰對《國際金融報》記者稱,目前只能初步懷疑平臺具有金融欺詐的嫌疑。

  清盤前瘋狂發秒標

  令投資人疑惑的是,一家計劃清盤的平臺為何在1個月前還大量發標?

  投資人王先生稱,從發標規模來看,雅堂金融在去年12月和今年1月發布的標的體量遠大於此前的月平均值。同時,期間發出的“秒標”數量可以用“瘋狂”來形容。

  何謂“秒標”?

  上海某中型網貸平臺高管付力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解釋,與“普通標”相較而言,秒標的收益更高、借款期限更短,主要是為了吸引用戶,增加平臺流量。

  “在終止該項目前,雅堂金融曾經在一周內密集發布了近10億元的秒標。我參加過幾次秒標,秒標是由投資者競標打錢,在標的滿標之後,平臺會立即連本帶息還款。”王先生說。

  而由於滿標後,標的很快就會被隱藏,因此記者無法核實雅堂金融到底期間發了多少標。

  就此,《國際金融報》記者詢問雅堂金融公共關系負責部門,對方稱,所謂近10億秒標,統計口徑並不準確,這其中有回款,有取出,有取出後再投入的。按照慣例,雅堂集團在每年年前都會連續發標。

  不過,雅堂金融方面拒絕透露通過他們統計口徑一共發布的秒標金額。

  在付力看來,秒標的玩法已屬於“過時玩法”。

  因為絕大部分“秒標”都是平臺自己發布的,並不具有真實的借款人和標的資產,屬於違規行為,但現在一些平臺也會通過虛構“秒標”的形式緩解平臺資金緊張。

  被質疑涉嫌自融

  那麽,如何判斷這些“秒標”是否合規?

  付力表示,從現在監管要求來看,如果平臺沒有對秒標的標的資產做出解釋,那麽至少需要明確這些標的不屬於自融範圍,不然就屬於違規。

  據王先生透露,就其在雅堂金融平臺上所投資的幾個項目來看,項目描述中並沒有指出具體資金的用途是什麽。“只有一些籠統概括性描述,大部分項目的描述都是相同的。”他說。

  這些錢到底去了哪裏?

  “關於代收余額中主要的標的資產,這屬於公司商業機密,不方便透露。”雅堂金融公關方面回復稱。

  值得註意的是,雅堂金融曾被曝涉嫌自融。根據相關媒體報道,2017年6月起,雅堂金融的多個標的明確寫著為其股東或旗下產業融資,其中一只創業標中也明確地寫著“融資項目為雅堂家具館”。另從第三方網站披露的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5月,平臺累計成交額達95億元,總成交筆數30萬筆,總投資人2.5萬人,而總借款人卻只有2418人,如此大的規模借款人卻這麽少,有很大的自融嫌疑。
對此疑問,雅堂金融並未正面回答,僅回復《國際金融報》記者稱,雅堂定位是雅堂電商供應鏈金融平臺。

  對此疑問,雅堂金融並未正面回答,僅回復《國際金融報》記者稱,雅堂定位是雅堂電商供應鏈金融平臺。

  但是,如果雅堂金融一直不對外披露其主要的標的資產,那麽“自融”這條罪狀又要如何洗清?

  清盤或因合規問題

  對於為何選擇清盤P2P業務,雅堂金融的說法是,監管收緊是主要原因,其次企業現在的主要方向是雅堂小超集團。

  一位知情人士則對《國際金融報》記者指出,雅堂金融這次清盤行動主要還是因為“備案無望”。

  隨著備案腳步漸進,監管方面留給不合格平臺的“退出時間”也越來越短。

  該知情人士表示,“雅堂金融主要面對三個問題,首先,資金存管銀行合作一直沒有找到符合監管要求的,此前合作的銀行現在已經停擺。”

  雅堂金融此前曾聲稱合作的資金存管銀行——新網銀行也向《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他們和雅堂金融的合作確實已經解除有一段時間了。

  新網銀行相關人員稱,2017年5月他們和雅堂接觸,後來發現存管不達標,所以沒有合作。

  另有出借人表示,此前由於平臺沒有開設資金存管賬戶,所以他出借的資金都是打到了一位叫“楊國平”的個人賬戶中。

  湊巧的是,雅堂金融的運營公司深圳市雅堂金融服務股份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也正是楊國平。

  根據深圳市金融辦最新發布的《深圳市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整改驗收工作指引表》(下稱“《指引表》”),通過個人銀行賬戶接受、歸集出借人的資金是違規行為。

  “第二,最早雅堂金融主要的標的資產都在集團產業鏈內部,比如紅木、電商。但是隨著監管條例出臺,原本的經營方式已經無法滿足要求,但是雅堂金融又無法找到合適的標的資產。”上述知情人士稱。

  而現在,根據《指引表》,與網貸機構受同一實際控制人控制的關聯方以及其他關聯方,在網貸機構融資、但未充分披露與網貸機構的關聯關系這一做法也屬於違規行為。

  該知情人士認為,“這就造成了現在雅堂金融面臨最重要的問題就是平臺每個月用於營銷、運營的費用已經很大,但是體量並沒有起來,反而成了雅堂集團的拖油瓶。眼看著備案無望,還不如及早砍掉虧損的業務。”

  清算方案不確定性大

  盡管雅堂金融方面始終強調是良性退出,但投資人對於其給出的清算方案並不滿意。

  投資人王先生對《國際金融報》記者憤慨地表示,“雅堂金融法人代表楊定平出具的兌付方案極其苛刻和不合理。”

  記者註意,目前雅堂金融給出的清算方案包括三種兌付方式:

  ● 19期按月還款。

  ● 18期按月還款。

  ● 50%債轉股。
清盤前一周還在大量發標,雅堂金融玩的什麽套路?
  
清盤前一周還在大量發標,雅堂金融玩的什麽套路?

  上海某網貸平臺高管張毅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提供可選的賠付方案早期提現金額都很少,越往後兌付比例越大。但越往後,兌付不確定性就越會增加,雅堂金融是否能按照計劃償還無疑是一個未知數。

  王先生還告訴記者,“我當時看到平臺發了這麽多秒標還敢投資的主要原因是看到了雅堂集團和很多知名公司都有合作協議,應該不會出問題。”

  但是,雅堂集團簽了這麽多合作協議有用嗎?

  從雅堂集團的官網上可以看到,該公司曾和多家知名公司簽訂各類合作協議,並應邀參加了眉山市岷東新區招商引資項目集中簽約儀式。另外,2017年12月17日,雅堂與永輝金融達成戰略合作,永輝金融向雅堂集團綜合授信20億,加快推動雅堂小超在全國布局。

  現在這些合作夥伴和眉山市政府方面對雅堂金融出現的種種經營異常的情況有何回應?

  就此,《國際金融報》記者向永輝金融方面發去采訪問詢函,截至發稿尚未收到回復。

  不過,永輝金融客服方面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我們和雅堂金融沒有借貸、擔保往來,沒有股權關系,也沒有業務及資金往來。

  雅堂金融方面也表示,永輝金融的授信將針對雅堂小超上下遊供應商和加盟商。

  也就是說,永輝金融的合作和雅堂金融並無關系。

  除了永輝金融,眉山市岷東新區管委會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目前尚未聽到關於雅堂集團的犯罪線索,而且按照規定,如果案件正在偵查辦理無法對外透露信息。

  (國際金融報記者 克己)

(責任編輯:季麗亞 HN003)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清盤前一周還在大量發標,雅堂金融玩的什麽套路?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