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現金貸“表外鏈條”變色調查:資產出表轉向業務出表?

2017-12-06 07:02:33 21世紀經濟報道 

  監管者的整頓利劍,讓本來充斥著不確定性的現金貸業態發生著劇變。

  從日前監管層下發的《關於規範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下稱“通知”)來看,近年來關於現金貸缺乏足額資本約束的“表外鏈條”成為了此次通知打擊的重點之一。

  一方面,通知收緊互聯網小貸公司及跨區經營“新增”的同時,也嚴令禁止小貸公司通過資產證券化(下稱ABS)、信貸資產轉讓等方式實現資產出表;另一方面,銀行、P2P平臺的現金業務不但迎來更加細化的規範、清整,銀行通過投資現金貸類ABS,為小貸公司曲線輸血的方式也被叫停。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調查發現,現金貸的表外鏈條主要可分為小貸公司ABS為代表的資產表外化,和以P2P模式為代表的業務外化兩種模式。有分析人士認為,此次新政限制的主要對象是資產表外化,即遏制小貸公司的風險出表,而P2P等業務表外化有可能成為現金貸的新寄生所。

  另有業內人士指出,通知對現金貸的“無場景依托、無指定用途、無客戶群體限定、無抵押”的“四無特征”總結,亦有可能促使部分貸款機構虛構場景及用途來開展現金貸業務,這也將對當下的監管構成挑戰。

  ABS回表的邏輯

  小貸公司的現金貸業務正在遭遇增量和存量上的同步遏制。

  增量上,通知以叫停網絡小貸公司的批設和小貸公司的新增跨省業務;存量上,小貸公司通過資產轉讓、ABS等方式所展開的融資亦被新政視為無效。

  “過去即便是小額信貸業務也仍然處於高度管制狀態,所以除了銀行、信托等傳統機構,更多的民間借貸則以線下錢莊和後來興起的P2P模式為主。”一位接近監管層的國有大行人士表示,“最近這些年小貸公司的門檻不斷降低,越來越好申請,許多資本通過拿小貸公司來做信貸。”

  該國有大行人士認為,過高利率、隱私侵犯、不當催收等問題均是現金貸業務的負面表征,但不受資本金約束的表外化經營規模及潛在風險,其實更加被監管層所警惕。

  央行副行長潘功勝12月2日的公開表態也流露了這一態度。“監管方將加強從業機構資產負債的審慎監管,控制高杠桿率,ABS需要納入表內融資計算。”。

  事實上,近年來以BATJ等大型互聯網平臺為代表的信貸業務一度成為ABS市場的新寵,互聯網企業所控股的小貸公司進行放款,再經過ABS實現資金額度的騰挪,理論上可實現反復放貸效應,“無形杠桿”也最高可達數十倍級;而如今該模式或將受到限制。

  不過,通過ABS讓信貸資產出表,通過能夠實現信用風險分散,這種模式也一度被部分成熟市場國家所適用,但在業內人士看來,國內ABS產品的局限性和私募特質,讓其風險分散效果存在“打折”。

  “理論上說,只要市場認可貸款機構的審核能力,即便出現了循環放貸和更高的杠桿,這個風險也會被分散到市場中,讓證券持有人承擔。”上述國有大行人士表示,“但國內ABS品種發展較慢,只實現了原始權益人的出表融資,但在風險分散上表現得並不好。”

  “ABS實際上是一種分散風險的方式,但國內的問題在於目前ABS都是私募化產品,最高持有人只有200人,這也註定了ABS是一個機構間市場。”華東一家券商固定收益部業務董事表示,“另一個原因是,許多原始權益人都在ABS的風控措施上提供了差額支付補償、流動性支持等,風險承受摘得並不幹凈。”

  此外,將信貸資產在金交所、互金平臺轉讓的“另類出表”也被明令禁止。通知提出,“禁止通過互聯網平臺或地方各類交易場所銷售、轉讓及變相轉讓本公司的信貸資產。禁止通過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融入資金。”

  有分析人士認為,通知並未叫停轉讓小貸資產收益權,而未來能否以收益權為標的與第三方合作仍然有待觀察。

  “通知全文都沒有提及收益權的問題,不排除收益權有可能成為新的出表標的。”華東地區一家民營企業旗下小貸公司負責人表示,“但轉讓收益權只能視為一種資金回流,風險還是無法出表的,對於規模擴張的意義也非常有限。”

  業務出表、場景偽造?

  以小貸公司信貸資產出表為典型的資產表外化雖然受到遏制,但業內人士認為,業務端的表外化模式有可能將新的現金貸需求招致麾下。

  與先“形成表內資產,再轉移出表”的資產表外化不同,業務表外化模式下,現金貸業務的信貸資產一開始不在貸款機構表內體現,而是以借貸信息中介服務、資產管理服務等名義存在於表外。

  該模式的主體中,最為典型的非P2P平臺莫屬。名義上,P2P平臺只是借貸雙方的信息服務中介,但在實質業務中,不少P2P平臺已變異為信用中介,即在借貸兩方進行分離報價並從中賺取風險利差,同時在壞賬出現時,自身出面或關聯方為投資人進行剛性兌付,並隱藏壞賬事實。

  在最新要求中,對於P2P平臺的約束包括不得先行扣非或撮合非法利率、不得外包客戶信息采集篩選、信評開戶等業務,同時也依照上半年的19號文(《關於開展“現金貸”業務活動清理整頓工作的通知》),對P2P的現金貸業務進行清理整頓。

  但有業內人士指出,在實質關系尚未理清的情況下,一些貸款機構仍然可以通過其他法律關系來增加潛在的現金貸業務,例如F2P業務(fund-to-person),即金融機構的資管產品從事現金貸業務。

  12月2日,北京市金融工作局黨組書記、局長霍學文就指出,目前發一些私募股權投資機構進入現金貸領域。

  對於資管產品參與現金貸業務的可能,此次通知也有所涉及,但其只強調了銀行資管不得參與現金貸ABS產品投資,以及P2P不得撮合銀行資金參與;而更多資管模式卻未被提及。

  北京一家基金子公司負責人表示,“資管業務屬於表外業務,如果涉足現金貸很容易造成規模上的失控,特別是私募基金,本身就是缺乏凈資本約束的。”

  而另有分析人士認為,在通知給定現金貸的“四無特征”下,部分現金貸業務有可能通過虛構場景用途的方式存續。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部分銀行就曾與擔保公司、第三方服務平臺合作向非特定群體發放個人消費類貸款,但該類業務的“消費用途”由第三方協助“包裝”完成,實際上並不存在,因此亦可視為“偽消費貸”。

  “銀行本身不願意承擔(偽消費貸)這個風險,所以這部分業務大多數的獲客是由第三方來完成的,貸款發放後再和第三方來分成,一般是貸款額的0.8%-1%。”一位與多家銀行合作發放消費貸的擔保公司人士告訴記者,目前多家股份行銀制針對特定人群提供金額在20萬元至50萬元的消費貸款。

  不過,此次通知也針對銀行與無資質機構合作方的行為進行了約束;而該類現象是否會出現在小貸公司、P2P平臺,亦引發業內猜想。

  “虛構消費場景和用途的方式並不難,而且許多虛構方式都已經流程化了;因為消費金額、消費用途五花八門,實現有效監管的成本並不低。”一位互聯網小貸公司人士表示,“關鍵還是看借貸金額,如果單筆過小,還要接受用途審核,那這麽做的動力就不大了。”

(責任編輯:李興旺 HF015)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現金貸“表外鏈條”變色調查:資產出表轉向業務出表?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