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現金貸監管下的“生死劫”

2017-12-05 14:50:15 和訊名家 
一紙通知,讓火熱的現金貸行業瞬間進入“寒冬”。大平臺縮量,小平臺垂死掙紮。
    一紙通知,讓火熱的現金貸行業瞬間進入“寒冬”。大平臺縮量,小平臺垂死掙紮。

  平臺們上演“逃生秀”的同時,長期依賴借貸生活的借戶也面臨悲慘的境地。或是裸身陪睡、或是向年邁的父母求救、或是逃亡他鄉……

  在這個寒冷的冬天裏上演一場場人間悲劇,留下血和淚。

  絕望的借戶與現金貸公司

  最近,GPLP君在某個現金貸論壇發現,上面大多都是靠現金貸生活的80、90後。有的借貸的平臺超過十幾個,多的超過幾十個,甚至上百個。現在,眾多平臺被放棄貸款,借戶們過去依賴多頭借貸獲得的豐裕現金流一下子被“截斷”,絕望、恐懼的陰雲籠罩在年輕人頭頂。

  GPLP君發現,很多借貸用戶都選擇向家裏坦白,讓父母幫自己還貸洗白上岸。一位在75個平臺借貸的網友蓋倫,在父母幫忙還完現金貸後發帖寫道:

  “上岸了老鐵們。父母幫忙貸12萬3。突然覺得很輕松。不過看著卡裏的錢一分分轉走。心疼累了父母。很對不起他們。本人沒有逾期嚴重過。就前幾天強制了一個星期。心累。一天50個電話。還完重新做人。最可悲的今天把借唄還了。還是出了6個負面。慢慢養回來吧!望老鐵們珍重。有空會回來跟你們交流的。網貸深似海。害苦很多人。”

“被罵了半天,終於從媽媽貸那裏拿到銀行卡。貸出錢了。這回一次性把所有小貸還完,再也不碰了。拿到錢這一刻,心裏終於松了一口氣!終於可以不用熬夜了,也不用怕被爆通訊錄了。”對於那些還處於“水深火熱”之中的借戶,網友莫甘娜建議,“真心希望,如果家裏不是特別緊張,跟家裏坦白,把事情解決了,這條路真的不好走。”
現金貸監管下的“生死劫”
  “被罵了半天,終於從媽媽貸那裏拿到銀行卡。貸出錢了。這回一次性把所有小貸還完,再也不碰了。拿到錢這一刻,心裏終於松了一口氣!終於可以不用熬夜了,也不用怕被爆通訊錄了。”對於那些還處於“水深火熱”之中的借戶,網友莫甘娜建議,“真心希望,如果家裏不是特別緊張,跟家裏坦白,把事情解決了,這條路真的不好走。”

  靠父母已經上岸的用戶來說,緊張、恐懼、害怕權當是人生的一次教訓。但是,對於那些家裏經濟不好,不能上岸的用戶來,未來要面對的是絕望的深淵。

  這充分驗證了科技金融現金貸所做的業務人群主要是一群消費水平超出了其收入能力的低收入人群,普遍不了解金融,缺乏自控力,情感脆弱,依賴父母或者他人生活。

  一旦發生問題,他們難以走出生活的沼澤,而網貸公司針對那些逾期不還用戶所用的手段,正好是其最為重視的情感關系。

  通常而言,人是一切社會關系的總和。這一點,毋庸置疑。因為網貸時,通訊錄裏所有的信息都會被借貸公司獲取。如果借戶逾期不還,接下來網貸公司會把所有信息傳遍自己通訊錄裏所有的親朋好友,讓他沒有臉面見家裏人,如同喪家之犬。

“這下好玩了,缺錢麽公司催收牛逼,發短信竟然發到我姐姐姐夫那裏去了。”一位叫洛克的網友在稱,現金貸公司“說的還很難聽,竟然還大大的寫著缺錢麽幾個字,姐姐直接把我叫到辦公室去問了半天,姐夫又叫去問了半天”。
  “這下好玩了,缺錢麽公司催收牛逼,發短信竟然發到我姐姐姐夫那裏去了。”一位叫洛克的網友在稱,現金貸公司“說的還很難聽,竟然還大大的寫著缺錢麽幾個字,姐姐直接把我叫到辦公室去問了半天,姐夫又叫去問了半天”。

  貸後催收問題也是整個現金貸行業備受詬病的原因之一。如果借戶是女孩,很可能一生就被現金貸毀掉。曾經“裸條貸”現在就以這種方式重新出現江湖。

  “不少借錢的女孩子,沒錢還就以身償債。到期不還就她陪睡,一次不還陪睡一次,無休止,直到她最後把錢換上。”24歲的從事暴力催收工作的卡薩丁曾表示,欠債還錢,不還以身償債,這是江湖規矩。既然敢借錢,就要明白下場,我們可不是你爹媽。

  除了和催收人員培睡,借錢女孩借條還會被轉讓出售給他人,讓她繼續培睡別人。也就是說,女孩因為債務變相被迫從從事“賣淫”。

  當現金貸重新走向地下,江湖規矩逐漸成了催收方和借貸方共同認定的方式。“催收狗說今天來。不要慫,就是幹。大不了同歸於盡!”一位叫德萊文的現金貸用戶說。

  最後,玩命的人,如果豁出去了,也就逃脫一劫,而剩下的大部分的老實人,則成為催收被收割的對象,也就形成了現金貸平臺盈利的最主要方式,即“高利率覆蓋高壞賬”,多頭借貸以及畸高利率造成逾期率高,然後暴利催收就成了現金貸公司的收尾工具,形成一整條產業鏈。

  如果大家翻看很多上市的互聯網金融公司的財報的話就會發現,如果這家公司前幾年虧損,那麽去年一定是盈利的,而且是盈利大增,凈利潤甚至達到50%,這就是現金貸的魔力。

  監管下的末路狂歡 五花八門的套路

  12月1日,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P2P網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正式下發《關於規範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下稱《通知》),明確統籌監管,加強對現金貸清理整頓工作。

  這讓現金貸的狂歡開始走向末路。

  對此,眾多現金貸平臺的直接措施是不再放款,而且為了回籠資金,眾多小貸公司還玩起了五花八門的“套路”。

  一位叫麥哲倫用戶告訴GPLP君,最近一些小貸平臺經常發短信告知他信用額度已經提升,但是在借款之前需要償還之前的現金。事實上,麥哲倫此前借款已經償還過,而這只不過是小貸平臺的一種騙貸行為。

  還有的打電話謊稱只要還款就能成倍提額。好多借款平臺客服打電話給借款還未到期的客戶,聲稱只要現在還款復借就能成倍提額,而結果卻是還款後,要麽系統升級中要麽借款資質不符,已經無法再次借款。

  這些伎倆都是平臺都是抱著在行業洗牌前,撈足最後一把就走。有少數幾家甚至頂風上調借款利率,將之前借1000元14天150元費用調整到200~400元。據行業相關人士透露,一些小貸平臺公司每周都在加班,甚至有小貸公司在辦公室的墻上掛著類似這樣的宣傳語:

  努力30天,買房買車。

  然而,這只不過是垂死前的瘋狂掙紮的表現,那些玩“套路”終究會留在的現金貸發展史的墓地上,活下來的終究是少數。

  在2016年關於P2P的大肆監管之後,截至2017年11月20日,據國家互聯網金融安全技術專家委員會首次發布我國現金貸發展情況報告顯示,目前正在運營的現金貸平臺為2693家。

  於是,有規模的企業拼命登陸資本市場,借此壯大自己,沒有規模的企業開始尋找其他出路,轉型電商或者其他類型的公司。

  那麽,互聯網金融監管“一刀切”的背景下,誰會成為活下來的那個呢?

  現金貸公司的生死考驗

  監管之下,要麽生,要麽死,眾多現金貸公司目前正在面臨生死考驗。

  盡管從來沒有一個現金貸公司的利率是36%,然而,事實上,幾乎每家都不止36%,數目繁多的手續費成為這些公司的主流。

  當然,對於這部分的監管也將愈發嚴格。

  那麽,接下來,眾多現金貸公司面臨的則是資金來源的壓力。

  資料顯示,當前市面上現金貸公司資金來源於有兩類:一是金融機構,二是P2P公司。對於資金來源金融機構的現金貸公司,在合規一側可能沒有那麽嚴峻,頂多涉及非法放貸。

  但是,顯然,未來,金融機構的資金也將收緊,同時,並不是每家現金貸公司都能夠獲得金融機構支持,畢竟,面對現金貸這個不錯的產品,各大金融機構自己為何不開展呢?

  更麻煩的是資金來源是P2P類的現金貸公司,這類公司未來可能會面臨雙重的監管。特別是一些存在資金池的P2P公司,這些人也會考慮把資金轉出做現金貸。

  總而言之,就是誰有錢,離錢更近誰活下來可能性更大,做資金的“販賣人”,已經失去了機會。

  以現金貸頭部的一些公司舉例來說,根據其招股說明書顯示,其現金來源主要是金融機構,包括銀行、信托私募基金等等。

  然而,面對如今不斷升級的監管,這些公司的“錢袋子”也會面臨壓力。

  根據最新的監管政策顯示,金融機構的資金目前面臨規模控制,而且對於一些資產負債表、利潤表,以及現金流量表現相對較好的現金貸公司,銀行會給其進行主題授信,而不是主貸結構,這樣他們很難直接獲得資金。

  因此,對於現金貸公司來說,監管面前,要麽生,要麽死。如何獲得穩定而又廉價的資金,這成為其未來發展的另外一個核心競爭力。

  其次,決定現金貸企業生死的另外一個核心競爭力為獲客能力,也就是將錢賣給誰,到底是優質客戶還是次級客戶。

  確實,理論上說每類客群的風險系數不同,選擇了怎樣的客群,意味著選擇了怎樣的風險收益平衡模式、筆均授信額度、及定價模型。通過AI、大數據等先進技術可以對客戶畫像進行判斷,但是這種判斷實際效果卻差強人意。

  原因在於,用戶在互聯網上留下的信息是碎片化的,這些紛繁復雜的信息是否能夠精確的刻畫用戶信用的特征是一個需要考量的問題。

  所以,獲客能力是決定各大現金貸公司能否存活的一個重要的因素。大的網絡平臺往往意味超高的獲客能力。

  統計顯示,各大現金貸平臺主要利用網站、微信公眾號和APP三種形式運營現金貸業務。其中,通過網站從事現金貸業務的平臺1044家,占比38.7%;通過微信公眾號從事現金貸業務的平臺860家,占比31.9%;通過移動APP從事現金貸業務的平臺429家,占比16%。

  這也解釋了,為什麽現金貸平臺的流量、資金來源均遭受一定限制情況下,GPLP君發現,各大公司依然通過積極爭奪市場流量獲得生存,因為流量就是用戶。

  而當網絡一旦被限制的時候,多家平臺開始了新一輪的密集短信推送服務,例如,“最好借”微信公眾號稱“恭喜用戶獲得一筆3萬元的現金可以申請,有效期3天”;“信用白卡”短信通知用戶“申請的5000元貸款已到賬,戳我提現”;“百度金額”恭喜用戶成為百度有錢花-大額尊享體驗用戶,最高30萬額度,借款或免服務費,利息最低萬一。

  因此,總結來看,現金貸公司本質上做的還是一個資金生意,跟其AI、大數據等科技金融的關聯並不大,所以當監管來臨的時候,這些公司都將面臨生死考驗。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GPLP。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趙然 HZ002)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現金貸監管下的“生死劫”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