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拍拍貸成功登陸紐交所 這個首家中國網貸平臺究竟做對了什麽?

2017-11-11 07:49:47 和訊名家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獨角金融。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編者按:從2007年到2017年,首家中國網貸平臺拍拍貸在10年間,走過了創業的艱難,於美國東部時間2017年11月10日在紐交所上市。上市當天,CEO張俊的朋友圈裏分享了兩首歌,一首是《低處生活》,另一首是《有人從背後拍打我的肩膀》。
“你可曾記憶起,已逝去的往昔”。——《低處生活》
拍拍貸成功登陸紐交所,這個首家中國網貸平臺究竟做對了什麽?
  “你可曾記憶起,已逝去的往昔”。——《低處生活》

  對於人類來說,10年很長,對於一個行業而言,十年很短。當拍拍貸CEO張俊再次記憶起逝去的往昔會想到什麽?網貸的這十年又經歷了什麽?

  01

  愛唱歌的光頭預言家

  除了俊朗的五官和職場高管素有的幹練,張俊閃亮的光頭,也是其標誌之一。

  以麥霸著稱的他近期更新了自己的朋友圈,是兩首歌。一首名為“低處生活”,一首名為“有人從背後拍打我的肩膀”。

低處生活沙地行走,符合張俊創業者的一貫狀態,而有人從背後拍打肩膀,從應景的角度看,更像相互慶祝的肢體接觸。
  低處生活沙地行走,符合張俊創業者的一貫狀態,而有人從背後拍打肩膀,從應景的角度看,更像相互慶祝的肢體接觸。

  作為創始人之一,10年的創業項目網貸平臺拍拍貸,於北京時間11月10日晚在紐交所上市,除了像唐僧的他,一起創業的兄弟們,還有總裁胡宏輝,CTO顧少豐、CRO李鐵錚。他們四人,西天取經般的堅持和成長,終於得到了回報。

作為中國第一家網貸平臺,拍拍貸(NYSE: PPDF)正式宣布,公司已成功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NYSE,簡稱:紐交所)上市。
  作為中國第一家網貸平臺,拍拍貸(NYSE: PPDF)正式宣布,公司已成功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NYSE,簡稱:紐交所)上市。

  上市當天,PPDF開盤價為13.3美元/股,總市值達40億美元,融資總額達2.7億美元。

  據招股書,顧少豐持股28.2%;第二股東為紅杉資本沈南鵬持股比例為25.5%;雲九資本董事總經理曹大容持股比例為10.4%;拍拍貸CEO張俊持股比例為5.5%;胡宏輝持股比例為5.4%;李鐵錚持股比例為2.0%。

  根據拍拍貸市值,以人民幣計算,顧少豐已成為百億級富豪。

  拍拍貸的員工告訴獨角金融,之所以顧少豐成為最大股東,是因為在創業初期,顧是唯一一個全職投入拍拍貸的人,他初期於平臺貢獻最大。而張俊能成為CEO,這與其領導能力有關。

  在創業過程中,張俊也在各個重要時刻,帶領團隊做出抉擇。這些關鍵點,成就了拍拍貸,也完善著中國網貸業的形態。

  對於中國的網貸業來說,拍拍貸可以稱之為“活雷鋒”,其早在2007年6月就已上線,開創了中國網貸先河,為同業趟出了一條路來。

  而其自身,也頗受資本青睞,總是搶在最前頭完成融資。

  2012年10月,拍拍貸獲得紅杉中國千萬美元級別投資,成為中國首家完成A輪融資的網貸平臺;2014年4月,又率先完成B輪融資,投資機構為光速中國創業投資、紅杉中國及諾亞財富。2015年4月,其再次成為國內首個完成C輪融資的網貸平臺,由聯想控股旗下君聯資本和海納亞洲聯合領投,VMS Legend Investment Fund I、紅杉中國以及光速中國創業投資基金等機構跟投。

  只是在上市這一拍上,宜人貸、趣店等平臺走到了前面。雖晚必達的拍拍貸,不靠背景,堪稱“屌絲逆襲”。

  不過,或許與許多網貸平臺一樣,張俊他們大概不曾想過,這個行業在悄無聲息地運營那麽多年後,在近幾年出現了那麽多戲劇性的故事。

  紅極一時後,網貸曾在詐騙、跑路、融資遇阻、裁員的消息下“偃旗息鼓”,又在監管的指導與技術的支持下,躍升至“Fintech”,這個行業的價值取向開始修正和回歸。

  而堅持下來的平臺,又從去年開啟上市潮。他們分享著資本盛宴,眾人為之狂歡。信而富、趣店、和信貸還有拍拍貸的上市,也許只是序幕。

  回過頭來,理科生張俊似乎從一開始就看透了金融,還有他所從事的這個生意。

  他在2014年甚至預言,“不超過2016年,監管就會來臨”。

  02

  開啟互聯網服務收費模式

  2007年之前,畢業於上海交通大學的張俊也曾有過多次創業嘗試,他和團隊在做P2P之前做過博客,做過視頻,但因為社會價值和商業價值有限,沒多久就放棄了。

  他是個有耐心的人。

  在創業中,張俊親身感受到了中小微企業融資難的問題,他意識到這是一個機會,於是和朋友們想要利用互聯網,結合金融,解決痛點,創造價值。

  只是要怎樣做呢?與銀行相比,網貸這一平臺到底是什麽角色?

  “我們一開始就把自己定位成是一個信息中介。”張俊曾對獨角金融(微信公號:uni-fin)說道。這杜絕了資金池等隱患,也為網貸的發展開了好頭。

  不過,拍拍貸的策略也出現失誤。

  張俊常以淘寶自比,認為拍拍貸可能要重走支付寶開創第三方支付的老路。同時借鑒互聯網產品免費的營銷策略,認為網貸前期也應如此。於是在2009年初以前,拍拍貸奉行免費策略。那個時候也沒有風投,拍拍貸不斷要靠自己燒錢來維持運營。

  這並不是長久之計,而且將拍拍貸置於長期虧損且未有好轉的境地。

  也許在金融領域,可以施行收費模式。張俊和創業團隊,在充分的討論以後,開始嘗試向借款收2%到4%的服務費。

  “一推出收費,原來借的人都跑了。業務一下子接近到零,那時候每個月也有上百億的交易,一下子幾乎降到零。”張俊和拍拍貸,一下子有了更大的壓力。

  不過,他們堅定認為應該收費。數據顯示出,他們的堅持是對的,2009年6月起,他們的交易額已經逐步恢復到過去的業務量。如今行業大多采用這種收費模式。

  可以說,張俊的堅持,在互聯網行業的發展中,開辟出一條新的道路。

  03

  逼迫銀行等傳統機構升級

  在張俊的眼裏,網貸不只是個的生意,也是時代的弄潮兒,會以一種新氣象感染舊秩序,甚至是逼迫他們提升改造,以跟得上這個新時代。

  在中國的網貸大潮興起前,張俊就曾多次提到,網貸的人群定位就是“屌絲人群”,而不是去與銀行爭客戶。

  他沒有像一些人鼓吹的那樣,認為網貸是顛覆者,也認清了自己服務的群體。

  但是這並不是妥協,張俊說過,如同當年的淘寶,要用小金額商品包圍傳統零售巨頭。“從我個人來講,互聯網金融和傳統金融的關系還是一個補充關系,它會推動傳統金融向著更高效率,更關註用戶體驗的角度去演化、進步。金融行業也會全面的擁抱互聯網化,產生巨大的化學反應。”

  他總在各個場合強調,未來逐步的發展過程中,網貸也有可能會接觸到銀行的市場,而迫使銀行不得不去轉型,去面對,去做調整。

  “很多時候,對銀行來講,可能更多是觀念上的衝擊。”張俊說,但這已經足夠。如今銀行全面擁抱互聯網,並從用戶思路改善服務,很難說沒有受到網貸的影響。

  作為一種全新業態,如今在監管下,網貸成為普惠金融的重要一環,受到政策的支持。

  04

  監管時代到來

  網貸的成長,離不開監管的整肅與清理。

  其實,在2014年,張俊在一次演講時就提到,不超過2016年,互聯網金融行業將會被全面納入監管。

  2015年7月18日,央行聯合十部委正式發布了《關於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指導意見”肯定了P2P的合法地位,也明確了P2P的信息中介性質,被稱之為是我國P2P網貸行業的第一部全面的“基本法”。

  對於拍拍貸而言,似乎從看到大軍湧入的那一刻,就已經料到這一天。

  張俊當時就表態,“基本法”在為P2P網貸行業發展指明方向,同時也明確了監管取向,為後續的監管細則落地鋪平了道路。

  果然,2016年“824”監管辦法帶來一場更猛烈的風暴,網貸行業變化翻天覆地。一些後來者“偷師不成”,反而投機取巧,最終被洗出行業。而如拍拍貸一樣,堅持中介平臺定位與合規整改的平臺,迎來了新的發展機遇。

  這是一個行業的發展規律,或者說是中國的特色。從電商平臺、團購網站等平臺上,張俊似乎早已看到了這門生意的波瀾,唯有堅持初心,才可能在動蕩中生存下來。

  05

  自建風控系統

  做金融就是經營風險。網貸這樣的類金融平臺,要想有自己的核心競爭力,也要做好風控。只是與傳統風控不一樣,互聯網平臺要有自己的新手段。

  於是,2015年3月,拍拍貸升級推出魔鏡風控系統,被認為是業內首個基於大數據的風控模型。

  張俊對獨角金融表示,這套模型的開發初衷,借鑒了國外的經驗。因為是線上業務,需要不斷積累數據,建立模型。但是初期,拍拍貸也不知道什麽數據價值有用,一開始在用戶的授權下,盡可能拿到數據。

  獨角金融了解到,拍拍貸的數據主要分為三類——第一類是跟政府機構的合作,公安部、教育部。第二類則是通過爬蟲搜集到的用戶信息。另外一類是,通過用戶對社交網站的授權來抓取到的用戶的社交數據。除此之外,用戶在網站上留下的行為也會被敏銳的系統收集起來用作風控參考。

  然後,“魔鏡”系統就會根據此數據為借款申請人打分,“魔鏡”信用評分一共分為I-VII 7個等級,不同評級的貸款人在利率、服務費率和繳納的質保基金費率方面都有所不同。對於信用級別最高的三類客戶,拍拍貸不收取質保基金費,而其余客戶需在貸款生命周期中(一次性或分期)繳付質保基金費。

  這種方式與線下審核方式不同,線下基於經驗,沒辦法采用技術的方式解決這個問題,很難數據化,更不要說再去基於這些數據做進一步的分析、挖掘。

  可以說,魔鏡是拍拍貸作為互聯網產品的一種思路延伸,也為之後國內大數據風控繁榮開啟了新章。

  查閱工商資料,拍拍貸更是為“魔鏡分”這一系統申請了商標。

如果說,從定位中介平臺,到服務收費,拍拍貸有了明晰定位與盈利模式,那麽自建風控系統,張俊的網貸生意就有了護城河。
  如果說,從定位中介平臺,到服務收費,拍拍貸有了明晰定位與盈利模式,那麽自建風控系統,張俊的網貸生意就有了護城河。

  從當下的信貸環境也能看到,有核心風控系統的平臺,能不斷積累數據,也為即將進入的AI時代奠定基礎。有耐心且與踏實的平臺,註定會受到獎賞,不知道這是不是張俊預料到的,但事實確實如此。

  06

  選擇線上模式

  其實,不得不提的還有另一個關鍵的抉擇,這從根據上規範了網貸的形態,那就是線上模式。

  現在看來這沒有什麽,監管也下了要求,但是對於先行者而言,當時滿眼都是財富管理機構,傳統銀行機構的業務開展模式,拍拍貸如何下定決心只專註線上渠道?

  張俊曾坦誠,初期對於業務模式並沒有清晰認識,花了四個月時間去嘗試線下模式,挨個去審核借款人,最後發現走不通。

  顯然,線下人力成本過高,風險卻得不到有效控制,他們不得不反思。

  思則變,變則通。通過線上采集逾期用戶的瀏覽痕跡,張俊發現,這是一條風控的出路。比如,只要發現在賭博網站留下痕跡的人,就列入黑名單。

  自此,拍拍貸果斷舍棄了線下審核模式,轉而主攻線上。

  “只有線上的模式才能真正覆蓋到全國各地的用戶。開門店誰能夠在8年多的時間覆蓋全國98%的城市?”講起對線上模式的堅持,張俊一直自信滿滿。

  另外,參見互聯網的成功經驗與企業,張俊認為,線上模式容易出現巨頭,一如當年的淘寶,容易形成馬太效應。

  拍拍貸從一開始就有著大野心。

  而在當下,成功上市後,拍拍貸的初心更為可貴。可以從張俊2014年發布的《不忘初心,方得始終》的文章看到,拍拍貸的成立,也受到了2006年諾貝爾獎得主尤努斯的啟發。尤努因為“從社會底層推動經濟和社會發展的努力”,開創窮人銀行模式,受到世界關註。

  07

  面對阿裏系等平臺壓力

  目前,拍拍貸等網貸平臺,已經感受到自阿裏、騰訊等巨頭生態體系內網貸平臺的壓力,從上市的速度與估值也能看出,2014年成立的趣店走在了拍拍貸之前,目前總市值達約88億美元,遠遠超過美國網貸標誌性企業LendingClub市值,也超過信而富、宜人貸。

  從目前披露的信息看,支付寶是趣店的重要流量入口,為趣店開放了數個獲客入口,提供了絕大多數的活躍客戶,顯著助推了趣店業務的快速增長。

  贏利水平高於趣店的拍拍貸,此次發行價13美元/股,總市值達40億美元,目前還遠低於趣店。

  網貸之家研究員楊駿敏對獨角金融表示,像趣店這樣的特殊案例,更多在於背後的螞蟻金服,甚至阿裏巴巴背景,給了市場更多想像空間。

  張俊也看到了這一情況。

  但他無懼這種壓力,直言“我們要跑得更快”。

  “阿裏的團隊就像‘富二代’,我們就像‘窮小子’,但窮小子也有可能逆襲。只要足夠努力,核心競爭力不斷提升,給用戶更好的體驗,我們完全有可能成為行業裏最大的玩家。”

  張俊和他的拍拍貸,成功闖過了創業征程中上市這一關鍵環節。雖慢必達,對得起10年的辛苦。然而,如修行一般,真經拿到手,後面的修煉才剛剛開始,也必將不易。

  張俊在上市後,對媒體表示,“我們要做百年老店,上市是我們新的開始。”

  正如“低處生活”這首歌裏所唱的,

  你可曾記憶起,

  已逝去的往昔,

  受傷的兄弟在微風裏,

  沈默不語,

  他們於暗笑中獨享甜蜜,

  而你一轉身就行將燃盡。

    文章來源:微信公眾號獨角金融

(責任編輯:季麗亞 HN003)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拍拍貸成功登陸紐交所 這個首家中國網貸平臺究竟做對了什麽?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