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蹭虛擬貨幣熱度 迅雷惹爭議

2017-11-01 07:00:20 北京商報 

  在國內ICO(代幣首次公開發行)和比特幣兌人民幣交易全部被封停後,迅雷日前推出了一種名為玩客幣的虛擬貨幣。雖然官網解釋稱不做ICO,也不會與人民幣交易,但玩客幣的定性還是引發了爭議,此外,玩客幣並無太多實用價值並引來投機人群,在分析人士看來,這也存在一定的詬病。更為重要的是,湧現的第三方交易平臺也存在跑路風險。

  虛擬貨幣定性引爭議

  背後價值存詬病

  10月12日,迅雷推出“挖礦”玩客幣的消息引人矚目。由於此前ICO項目和比特幣兌人民幣交易等都被監管部門指出風險並封停,玩客幣這一虛擬幣的推出引起了“幣圈”人士的廣泛關註和議論。據玩客幣官網定義,玩客幣依托於區塊鏈技術,擁有豐富的應用場景,是互聯網信息技術創新的重要方向之一。用戶可以使用玩客幣兌換自己感興趣的內容,還能夠兌換網絡加速服務以及專業知識等。

  有幣圈人士指出,玩客幣與比特幣等虛擬貨幣有很多相似的特征,首先,都是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原生數字資產;此外,玩客幣與比特幣同樣需要挖礦,而挖礦的收益都是越來越少;另外也有錢包、錢包地址、私鑰等設定。從玩客幣的獲取方式來看,玩客幣官網介紹主要有三種:用戶可以購買玩客雲硬件共享計算資源(挖礦)獲得;參加迅雷官方活動獲得;可以通過發布獨有內容在平臺上獲得。

  資深數字貨幣研究院研究員肖磊表示,玩客幣本身是在比特幣持續引起關註、國內ICO市場興起之際計劃推出的一個ICO項目,但由於監管的落地,ICO被禁止,玩客幣只能用規避監管的方式繼續運作。玩客幣有很好的概念,有很多應用場景,但從運行機制上來看,其實跟虛擬數字貨幣沒有太大的區別,從挖礦到分配機制,再到使用等,但目前看玩客幣並沒有做公開ICO,如果從定性的角度講,可以說是一種基於自身業務的區塊鏈代幣,也可以稱之為迅雷自己推出的一個類現金卡,跟超市充值的現金卡可以相提並論。不過,由於標準化和流動性較好,很容易在二級市場交易,這導致玩客幣必然會走上虛擬貨幣交易這條路。

  也有法律專家表示,玩客幣不屬於虛擬貨幣,而是虛擬財產,應當歸屬於民事法律保護範圍。

  然而,由於玩客幣背後實際價值並不多,被分析人士認為存在一定的詬病。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研究員李虹含表示,玩客幣的產生過程與玩客雲智能硬件、共享CDN的經濟應用有強關聯,必須通過玩客雲智能硬件分享網絡帶寬、存儲空間等資源來獲得。它與比特幣這些虛擬貨幣的共性在於都是基於區塊鏈的虛擬貨幣,但玩客幣的底層資產上又加入新的噱頭,包括網絡帶寬等靠近於互聯網生態的內容。在他看來,區塊鏈最大的詬病是,代幣本身不產價值,同時機器挖礦十分費電也不環保,導致難以做價值評估,也受到多方爭議,此外,監管方面仍未有明確指向。

  “玩客幣流動性好,而且源代碼不公開,挖礦必須要買自己產的礦機等等,這就形成了一個閉環。”在肖磊看來,對於很多投資者來說,實際上參與這個遊戲,遊戲規則完全由迅雷自己制定,比一般的虛擬幣更加封閉,屬於一個中心化很強的虛擬幣,其價值跟迅雷創造的生態可能有很大關系,但目前看玩客幣的價值依然處在炒作階段,實際價值並不是很高。

  高投機引爭議

  第三方交易平臺湧現

  正如分析人士所言,稀缺性、高流動性導致玩客幣投機氛圍濃厚,一批第三方交易平臺湧現。北京商報記者找到兩家名為“玩客社區”和“玩客幣交易網”的玩客幣交易平臺發現,這些交易平臺類似於中介,是基於信用基礎,利用支付寶進行點對點的交易。據記者幾日觀察發現,在該平臺交易平均成交價格從最開始的不到1元/個曾漲至5元/個,也就是說,投資者可以通過低價買入高價賣出獲利。

  “一個周末就翻了5倍。”投資者小劉告訴北京商報記者,他在10月19日時懷著好奇心花1元/個的“高價”購買了50個玩客幣,幾天沒有理會,在10月22日就漲到了5元/個。據小劉說,“由於官方沒有兌換渠道,就只能去第三方交易平臺交易,現在群裏有些大戶已經屯了上萬的幣”。

  “和比特幣一樣,幣價漲了,礦機也要漲。”小劉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在一些二手交易網上,原價338元的玩客雲,也就是礦機,被炒到了上千元,一套礦機加激活碼最高賣到過1500元。“主要是搶不到,玩客雲在京東賣過幾次,都是瞬間沒,有黃牛用軟件搶,沒辦法,我搶到一個激活碼賣了240元,還是低價賣的。”小劉說。

  北京商報記者采訪的多位專家均表示,假如第三方平臺跑路,玩客幣官方是沒有責任的,風險只能投資者自己承擔。“比如,你在第三方平臺購買騰訊發行的Q幣,你付款後沒有收到Q幣,你不能說是騰訊的責任,只能自己承擔損失。”

  10月19日,玩客幣官網發布公告稱,“玩客幣沒有官方交易平臺,且我司不鼓勵用戶進行玩客幣交易。現網絡中流傳的任何玩客幣交易平臺都非官方平臺,請大家認準玩客幣惟一官方網站。如發現涉嫌違規使用玩客幣註冊商標、抄襲玩客幣官方網站、冒用玩客幣官方字樣進行宣傳的平臺、網站或產品,我司將保留追究其法律責任的權利”。

  有法律專家表示,“只要不做交易所,一對一交易,應該法律可控”。另外,也有業內人士指出,玩客幣不同於ICO,ICO是虛擬貨幣官方的代幣首次發行,而玩客幣官方並沒有募集資本,現在的問題只是在於第三方平臺的交易風險。

  平臺存跑路風險

  呼籲監管介入

  “玩客幣都炒到5塊了,再不管管有關部門就快介入了。”小劉說道,交易平臺只是像交易中介一樣,把錢轉到平臺支付寶,然後確認收貨後平臺再轉給你,不排除存在平臺攜款逃跑的風險。

  玩客幣官網公告表示,公司對任何非官方平臺、網站、社區的合法性、準確性、真實性、適用性、安全性等均無法保證或負責,廣大玩客如需進行任何有關玩客幣的操作,應慎重辨別,並采取謹慎的預防措施,以免受騙上當,遭受資產損失。

  另外,玩客幣交易網官網也發出聲明稱,數字貨幣行業目前存在很多不確定、不可控的風險因素,如預挖、暴漲暴跌、莊家操控、團隊解散、技術缺陷等,導致交易具有極高的風險。玩客幣交易網為數字貨幣等虛擬商品的愛好者提供一個自由的網上交換平臺,對在玩客幣交易網平臺交換的數字貨幣等虛擬商品的來源、價值,網站運營方不承擔任何審查、擔保、賠償的法律責任。

  在分析人士看來,無論是第三方交易平臺還是玩客幣的官網,都在聲明不承擔風險,在官方兌換服務推出之前,風險只能投資者自己承擔。“兌換產品推出的時間以官網為準。”玩客幣客服表示。針對玩客幣引發的多處爭議,北京商報記者嘗試聯系迅雷玩客雲方面負責人,但截至發稿,並未收到回復。

  而對於背後的監管風險,專家表示,鑒於玩客幣不是由貨幣當局發行,不具有法償性與強制性等貨幣屬性,不具有與貨幣等同的法律地位,故其不能也不應作為貨幣在市場上流通使用。因此,在國內監管對待虛擬貨幣交易及ICO持顯著否定態度的當下,玩客幣若後續在第三方平臺交易並引發二級市場流通和增值交易,存在較大的監管風險。

  李虹含表示,玩客幣與比特幣一樣都是基於區塊鏈生態,數量有限,未來也會有一定的發展,應該受到監管約束,正如電子購物卡、騰訊QQ幣等可以在商城進行流通一樣。不同的是,玩客幣的數量有限,不是數字貨幣,也沒有得到法律認可。

(責任編輯:張洋 HN080)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蹭虛擬貨幣熱度 迅雷惹爭議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