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揭秘比特幣場外地下交易:微信群主日撮合30萬 月賺9萬元

2017-10-31 14:44:20 全天候科技 

  昨天(10月30日),比特幣價格再創新高,一度突破6345美元。

  915監管大限後,國內比特幣交易所陸續關閉,卻並沒有阻擋投資者的步伐,在各大場外平臺、微信群、QQ群,散戶投資人們依然活躍。

  劉偉(化名)是一個比特幣場外交易群主,群裏有300多人,日交易流水30萬,他從中獲得0.5%-1%左右的撮合費,同時經營著好幾個場外交易群。這樣,劉偉一天賺3千元,一個月賺9萬。

  除了微信群,場外交易平臺也非常火爆,LocalBitcoins,Paxful,CoinCola以及BitcoinWorld,都吸引了大量中國用戶,公開數據顯示:2017年以來,Paxful的交易訂單,有96.3%通過支付寶完成人民幣轉賬;在CoinCola,85%的賣單廣告選擇的支付方式為支付寶。

  火幣網、OKCoin這2家主流比特幣交易平臺也在轉型,火幣全球旗下專業站Huobi.Pro即將上線場外點對點交易服務,支持全球法幣對數字資產的匯兌。

  從交易所轉戰場外平臺,這場願賭服輸的遊戲遠沒有結束。

  乍一看,劉偉是一個略顯非主流的少年,瘦小的身材,不起眼的夾克,時刻不忘戴墨鏡的自拍,很難讓人想象到,他的賬戶裏每天滾動著大額資金。

  今年8月之前,他的朋友圈還比較單調,發些吃牛排的照片,拍拍路上的小花小草。他的朋友圈封面寫著:“永遠相信美好的事情會發生。”

  9月中旬,監管一聲令下,劉偉的比特幣場外交易生意開始火爆起來。

  他組建了若幹個比特幣場外交易微信群,每個群都有幾百名用戶,一天往往能撮合30多萬的交易。最近,他開始在朋友圈曬最近的支付寶、微信轉賬截圖,6位數來來往往是常事。

  除了比特幣、以太幣這些主流數字貨幣,他也涉足其他數字代幣的交易。每天,參與者們在群裏不斷叫賣,異常熱鬧:

  “38700,出2個比特幣。”

  “2300收10個以太幣,出的直接叫我聯系交易,網銀付款,支持擔保。”

  “這兩天幣價漲得太快了,都來不及收幣了。”

(比特幣場外交易截圖)
(比特幣場外交易截圖)

  風險是難以回避的。

  劉偉的OTC場外交易群裏,用戶各自帶著目的,常常會加好友,拉人組建新群。

  他曾在群裏大聲疾呼:“近期發現大量私自加人成員組建小群,已有群內成員受騙上當,群主不推薦本群以外的任何擔保群,如果在別的小群被騙,請自理。”

  群裏時常有一些騙子,以交易為誘餌,套出手裏有幣的人,讓其把幣打到自己的錢包後,並沒有給如約付款。

  這樣的情況不斷發生。劉偉發明了一個方法,群主擔保,從中撮合有成交意向的參與者,每次交易會單獨建立一個微信群,交易完成之後撤去,群主並收取一定的擔保費。

  劉偉有很多礦工客戶,交易所被禁後,大量礦工礦場主正在尋找出口。

  “P網B網價格實時收以太,無手續費,大量收,上不封頂,支付寶網銀現鈔秒結,歡迎各位礦工老板長期結算。”他在朋友圈寫道。

(比特幣場外交易截圖)
揭秘比特幣場外地下交易:微信群主日撮合30萬,月賺9萬元
(比特幣場外交易截圖)

  這只是火熱場外交易的一角。

  從公開數據來看,近日國家互金專委會發布的《比特幣場外交易監測報告》顯示:

  “自2017年6月國內主要交易平臺開放提幣以來,交易規模明顯減少,隨著9月初國內ICO和比特幣交易的業務清理,場外交易規模再一次繁榮,近兩周,LocalBitcoins,Paxful,CoinCola三家海外場外交易平臺的比特幣合計交易額達6.8億元。”

  報告指出:目前國內用戶常用的比特幣場外交易平臺4家,均在海外,分別是LocalBitcoins,Paxful,CoinCola以及BitcoinWorld,場外交易往往沒有國界限制,相關平臺可以面向全球提供服務。

  其實場外交易(over-the-counter OTC )這一概念由來已久,又稱“店頭交易”或“櫃臺交易”,此前,一些非上市或上市的證券,不在交易所內進行交易,而在場外市場進行交易,私下以高於或低於交易所規定的價格或附有其他條件,比如搭配次貨、以物易物等,達成交易。

  今年以來,場外交易經歷了幾次起伏。

  上述報告顯示:2017年2月以前,場外交易額相對較小;2月初國內主要比特幣交易平臺禁止提幣,交易規模出現爆發式增長;6月國內主要交易平臺開放提幣以來,交易規模明顯減少;而9月初國內ICO和比特幣交易的業務清理,推動了場外交易的再次繁榮。

  比特幣火爆的場外交易,不斷高漲的價格,也讓圍觀者們疑問:是否有泡沫?

  在Alan S.Blinder的《音樂停止之後》一書中,也許我們可以找到答案:

  “人類往往過度自信,又會受到羊群行為、臆想推斷和大量個人主觀的想法的影響,這些都是產生泡沫的重要原因。只要市場上存在投機,就永遠有泡沫……我們很難阻止泡沫的產生,也不可能消滅泡沫,但我們應當做一些更可行的事,如降低泡沫產生的頻率,縮減泡沫的影響範圍,以及影響泡沫破裂時的破壞力。”

  劉偉的生意受益於監管大潮。

  隨著機構加入,火幣網、OKCoin繼續開拓場外交易平臺,他的業務必然受到影響,此刻他正在不斷組建新微信群,搶占最後的機會,發展交易。

  場外交易平臺也吸引了大量用戶,國內的otcbtc.com、CoinCola等網站依然活躍。otcbtc.com是國內的場外交易平臺,類似淘寶網,用戶可以自由發布買幣賣幣等廣告信息,交易方式包括支付寶、微信、銀聯。每次交易中,平臺向用戶收取0.001BTC的廣告費,以及0.1%的手續費。CoinCola是香港的場外平臺,由於語言溝通無礙,吸引了不少國內投資者。

  火幣網的場外交易,由火幣全球旗下專業站Huobi.Pro上線場外點對點交易服務,支持全球法幣對數字資產的匯兌。所謂“點對點交易服務”,就是有買幣和賣幣需求的人,上平臺發布消息,然後自己討價還價,完成交易。

  火幣網公關負責人向全天候科技表示:最近將會進一步公布場外點對點交易的詳細操作和布局情況。

  布局場外,出海交易,是平臺們完成中國大陸地區用戶清退工作後的下一步棋。

  就火幣網來看,火幣全球專業站目前提供近十個數字資產品類的交易及點對點投資服務,總部位於新加坡,在香港設有子公司;火幣韓國是基於韓元的數字資產交易平臺;火幣全球美元站將向全球合格投資者提供基於美元的數字資產交易服務。

  此外,OKCoin前幾天在官微和官博突然發了一篇文章,標題為《這可能是10月31號之後,炒幣最安全、簡單、快速的方式了》,很快,OKCoin刪除了原文,不少用戶猜測:10月31號之後,OKCoin的海外平臺OKEX有上線場外交易的計劃。

  火幣網、OKCoin、比特幣中國是國內交易量最大的三家交易所,在監管禁令出臺後,它們先後推出了海外版網站,大量用戶湧至海外網站交易。在業內人士看來,主流平臺開設場外交易的決定,將對市場影響巨大,甚至重塑國內交易格局。

  場外交易是比特幣交易者們在強監管下的一種應對方式。

  9月15日,國家監管層下令禁止比特幣交易,政策暴擊下,火幣網的比特幣價格一度跌至16827元人民幣,9月15日之後,價格不斷上漲,近日甚至達到37887元。而活躍的場外交易,價格往往比交易所更高,差價和獲利空間也更高

  這也是參與者們無畏監管陰影、前赴後繼的原因。

  目前比特幣場外交易主要形式有三種,包括:線上P2P交易、線上B2C交易、線下交易。

  線上P2P交易一般通過LocalBitcoins、CoinCola等場外交易平臺完成,該類平臺為比特幣買家和賣家提供信息發布的場所,類似“淘寶”,買家和買家根據發布的信息進行一對一交易。

  《比特幣場外交易監測報告》顯示:場外交易的付款方式涵蓋銀行轉賬、現金匯款、支付寶、微信、禮品卡等。

  在線上B2C交易中,用戶直接向平臺購買或賣出比特幣,其價格由平臺指定。平臺在收取用戶的付款後,將直接釋放比特幣給買家用戶,或在收到比特幣後,將資金釋放給賣家用戶。B端的資金或比特幣為平臺自有或來自於合作商戶。

  劉偉的微信群屬於線下交易。買賣雙方在線上或線下,通過在線聊天工具如QQ群、微信群、Telegram群組、Slack群組,或面對面的純線下方式進行交易。

  場外交易被很多用戶接受,因為比特幣交易還局限於比較小的圈子裏,參與者對新事物的接受程度較高,背後也風險暗湧。

  “比特幣本身是沒有國境概念的,比特幣交易也是如此,不過場外的撮合成交成本很高,缺乏可信中介,也面臨著資金安全、虛擬貨幣安全等問題。”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薛洪言告訴全天候科技。

  在錦天城律師事務所吳衛明律師看來,場外交易少了中立第三方的監督,投資者遭遇欺詐的風險會增加,解決辦法有2個:一是投資者具備投資的基本技能,能夠實施必要的操作;二是確認收取比特幣之後,再付款。

  比特幣玩家劉冠洲看到火幣網開放場外交易的消息,並不意外,在監管大潮中,他沒有賣掉手裏的比特幣。

  而他工作的數字代幣交易平臺,雖然停止交易,卻並沒有解散。他聽說平臺創始人有做一級市場投資的打算,於是開始準備私募從業資格考試。

  沒有參與比特幣交易的人看不懂比特幣的價值,而持有者們相信價格還會上漲。

  這個有趣的現象,可以用今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Richard Thaler提出的“稟賦效應”來解釋:“人們把已經拿到手的東西看得很重,會在它的本來價值之上附加另一重價值。”

  從另一個維度來看,場外交易就是投資者們的自我舞蹈。

  “流動性就像音樂,一旦音樂停下,事情就會變得復雜,但只要音樂還在,舞蹈就得繼續,我們還在跳舞。”這是2007年7月8日,花旗銀行集團前董事長Chuck Prince的原話,在他說完這句話後的一個月,音樂和舞蹈突然停止了,次貸危機爆發了。

  如此看來,政府出臺關於比特幣及數字代幣的監管消息,突然打斷了市場中的音樂,跳舞的人們紛紛摔在了地板上,每個人都在找椅子,有人找到了椅子,還有些人繼續跳舞,自己哼出了音樂。

  劉偉的群,依然熱鬧,新的交易消息不斷蹦出。

  只要有市場,有信息差,有賺錢的機會,就永遠有人會參與其中。

(責任編輯:崔晨 HX015)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揭秘比特幣場外地下交易:微信群主日撮合30萬 月賺9萬元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