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網聯的前世今生

2017-09-05 09:37:58 法人  呂斌

  網聯一旦建成,意味著目前第三方支付機構直連銀行的清算模式將被切斷,理論上也將不再享有對沈澱資金的支配和收益權,回歸支付和清算獨立的業務監管規則,這也是國際支付行業通行的風險管控標準

  整理 《法人》記者 呂斌

  “網聯”的全稱為“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清算平臺”,按照目前發布的信息來看,“網聯”平臺的功能與傳統線下支付清算平臺“銀聯”十分相似,無非更多的是將“銀聯”的線下功能延伸至線上。

  “網聯”正式上線後,將切斷目前大量存在的第三方支付機構直連銀行的模式,按照央行等監管機構的要求,今後網絡支付必須接入“網聯”進行轉接。對於市場依然十分龐大的第三方支付來說,這無疑是一場重大的變革,主要支付平臺亦不得不各自尋找應對之策。

  目前的“網聯”仍身披一層薄薄的面紗,隨著政策的落地,“網聯”平臺股東、董事會、具體的操作模式、高管團隊人員構成等核心內容正逐步清晰。

  “網聯”時間軸

  “網聯”平臺的籌建,最早曝光是在2016年的中國支付清算協會的第二屆會員代表大會上。當時,由協會組織建設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清算平臺的議案獲得通過。

  2016年4月14日,央行等部委印發《非銀行支付機構風險專項整治工作實施方案》,要求支付機構開展跨行支付業務,必須通過人民銀行跨行清算系統或者具有合法資質的清算機構進行。推動網絡支付清算平臺建設,逐步取締支付機構與銀行直接連接處理業務的模式。

  2016年8月,在中國人民銀行指導下,中國支付清算協會組織支付機構設立的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清算平臺通過央行批準,正式開始籌建。

  2017年1月23日,據國家工商總局企業註冊局官網公布,1月17日,“網聯清算有限公司”名稱已於2017年1月17日獲得(預)核準。

  2017年3月31日,“網聯平臺”啟動試運行。在此期間,需驗證網聯平臺的系統功能、業務規則和風控措施的完整性和有效性。與此同時,騰訊財付通通過微信紅包在網聯平臺上成功完成了全國首筆跨行清算交易,收付款行分別為中國銀行(601988,股吧)與招商銀行(600036,股吧)。

  2017年6月30日,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清算平臺(網聯平臺)正式啟動業務切量,支付機構接入方面有多家支付機構和銀行接入,包括支付寶、財付通等7家支付機構,聯動優勢、中移電商接入工作進入倒計時。這些機構的網絡支付和移動支付的交易規模合計占比超過96%。

  在銀行接入方面,共有12家銀行在2017年6月30日前已先後完成接入。上述接入銀行所覆蓋的個人銀行賬戶數量加總,在市場份額占比超過70%。

  2017年7月28日,包括央行清算中心、財付通、支付寶、銀聯商務、匯元銀通、聯動優勢等在內的45家機構簽署了《網聯清算有限公司設立協議書》,擬共同發起設立。“網聯”平臺由人民銀行發起,具體執行則由中國支付清算協會牽頭。

  根據《網聯清算有限公司設立協議書》,“網聯”註冊資金20億元(貨幣出資,3期繳納,出資比例分別為50%、30%、20%),股東總數為45家。央行下屬7家單位(央行清算總中心、上海清算所、黃金交易所等)共出資約7.6億元,占股達37%,成為第一大股東,支付寶和財付通分別持股9.61%,中國支付清算協會持股比例3%,代表不符合入資資格的中小支付機構行使投票權。

  據支付之家網消息,網聯清算有限公司辦公地址為北京市金融街(000402,股吧)。“網聯”隸屬於央行旗下,將整合第三方支付的監管背景、互聯網運作的國家金融基礎設施,公司由央行與支付機構共建、共有、共享,技術上采用開發運維一體化模式、自動化技術、雲架構,制定金融雲標準。

  高管初確定

  根據經濟觀察網等媒體2017年8月中旬報道,網聯董事長兼法人代表已確定為中國支付清算協會執行副會長兼秘書長蔡洪波;此外,支付清算協會副秘書長馬國光會參與主持日常工作。

  與此同時,網聯六大支付機構董事席位提名已確定,分別為支付寶、財富通、翼支付、網銀在線、平安付和快錢提名。值得註意的是,百度背景的北京百付寶科技有限公司並未在支付公司董事席位中占據一席。相關報道稱,百度可能獲得監視席位。

  除上述高管之外,分析稱,網聯網聯籌備組組長董俊峰亦將在網聯擔任重要職務。董俊峰本科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後獲得北京大學碩士學位。2016年8月,董俊峰決定接受央行支付司和支付清算協會的邀請,來籌備建設網聯。在擔任網聯籌備組組長之前,董俊峰是中國銀行網絡金融部的副總經理。中行網絡金融部的前身是電子銀行部,涉及支付、清算、網銀、電商、風險等多個功能的整合。

  而“網聯”技術負責人強群力,曾在百度先後擔任首席架構師、百度平臺化委員會秘書長、百度開發者中心總負責人。

  至此,網聯的高管團隊雛形已顯。

  截至2016年中,中國移動互聯網支付規模已超過16萬億元。以支付寶和財付通為代表的大量第三方支付機構,自創了一套體系,繞過銀聯直連銀行,一家第三方支付機構連接幾家、幾十家甚至過百家銀行,不僅接口重復,而且開設多個備付金賬戶,關聯關系復雜且透明度低。

  而且從某種意義上看,第三方支付機構各自構建支付清算體系,卻遊離在現有金融系統之外。為此,監管機構決定建設“網聯”,提供統一的網絡支付清算平臺,目的是促進這一新生體系有序發展。

  網聯一旦建成,意味著目前第三方支付機構直連銀行的清算模式將被切斷,理論上也將不再享有對沈澱資金的支配和收益權,回歸支付和清算獨立的業務監管規則,這也是國際支付行業通行的風險管控標準。

  “網聯”的應運而生,意味著支付市場的重新洗牌和新的利益平衡模式。不過,在目前的市場條件下,對於如何搭建網聯平臺,還存在諸多分歧等待厘清,“網聯”平臺技術標準的確立、業務模式的論證等都需要時間,幾年之內恐難以磨合完善。

  

(責任編輯:崔晨 HX015)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網聯的前世今生》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