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余額寶 春風得意馬蹄失否?

2017-05-22 00:10:06 北京商報  劉雙霞 王晗

  由於市場資金面偏緊,余額寶的收益時隔兩年重回4%,這也促使天弘基金成為國內首家規模破萬億的基金公司。然而此時,市場卻傳出余額寶個人投資者投資上限將由100萬元調降至50萬元。雖然天弘基金與余額寶對這一消息不予置評,但業內更加關註的是一“基”獨大背後的風險,這樣的風險早已被監管層關註。

  一“基”獨大的風險

  事實上,這並非市場首次流傳出監管加強余額寶風險管控的消息。此前,基金業內盛傳,余額寶或將分拆成2000億一只的產品,由一家托管行轉為五家托管行負責。

  對於余額寶投資限額“腰斬”的傳聞,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董希渺表示,從貨幣基金的角度來看,在目前的狀況下,應該加強對貨幣基金監管。他指出,現在市場上不少人把余額寶的“收益率”說成“利0率”,給了普通消費者一種誤導,感覺余額寶是存款產品,實際上它是一種貨幣基金。

  “從美國2008年金融危機來看,貨幣基金也很容易出現問題。恰恰是安全、保本的貨幣基金,一旦發生擠兌危機,因為隨時可以贖回,風險很大。”董希渺進一步解釋。

  余額寶以互聯網依托為基礎,憑借支付寶強大的網絡用戶群體迅速實現規模上的“大躍進”,一度在基金業掀起互聯網寶寶類產品設立熱潮,然而龐大的體量背後,市場流動性風險也在不斷滋生。

  在市場資金面偏緊的行情下,同業存款和同業存單收益持續走高,今年以來貨幣基金迎來黃金配置期。北京商報記者註意到,占據貨幣基金“霸主”地位的余額寶年內利率一路攀升,5月11日,余額寶7日年化收益率重回4%,值得一提的是,這也是繼2015年6月余額寶利率失守這一節點之後的首次回歸。此後,余額寶7日年化收益率持續上揚,截至5月19日,余額寶最新7日年化收益率為4.042%。

  良好的業績表現吸引了大量資金入場,天弘基金一季報數據顯示,截至3月末,余額寶以1.14萬億元的規模創下歷史新高,值得註意的是,天弘基金一季度規模上漲3573億元至12023億元,成為國內首家規模破萬億元的基金公司,其中余額寶在一季度規模上漲3313億元。

  “最大規模”和“收益率爬升”,疊加余額寶隨時可贖回的屬性,余額寶無疑面對著不小的資金兌付壓力,那麽這是否會為其埋下潛在的流動性風險?

  金樂函數分析師廖鶴凱認為,整體來看,余額寶規模達到這個量級,背後的池子一定已經做大,且有一定的內部協調機制。比如它可能投了1000個項目,即使1-2個出現問題,也不會影響整體兌付。

  不過,盈碼基金研究員楊曉晴表示,收益與風險是匹配的,如果余額寶購買的貨幣基金經營不善,客戶也有遭受損失的可能。目前余額寶規模已超萬億元,屬於一“基”獨大,其潛在的風險和對市場的影響不可忽視。如發生巨額贖回又無法及時提現時,通過互聯網的快速傳導,將引發連鎖效應,會引起整個市場的流動性危機。投資限額下調起到了“限流”作用,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其規模的膨脹。

  事實上,每至歲末節初,市場流動性風險就不斷積聚,去年底,北京一家資產規模超百億元的大型基金公司被曝出因巨額贖回導致基金爆倉,基金公司自掏腰包進行資金填補,北京商報記者註意到,今年一季度上述基金公司規模出現明顯縮水。

  監管層的擔憂

  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去年10月,天弘基金上線了“余額寶大額充值”功能,解決此前用戶在使用余額寶轉入時所遇到的限額等痛點。當時天弘基金移動業務部總經理孫明表示,很多用戶已經面臨著一些場景的理財需求無法得到滿足的情況。例如用戶在買房、買車時會有短期大筆資金流動的需求,用戶從銀行卡轉入到余額寶中有較大的額度限制。

  在盈燦咨詢高級研究員張葉霞看來,余額寶是一個基金代銷平臺,說到底,監管層是在考慮天弘基金的管理能力與其基金管理規模是否匹配。

  此外,市場也有猜測稱,余額寶限額和央行反洗錢規定有關。據悉,去年底,央行發布了《金融機構大額交易和可疑交易報告管理辦法》(以下簡稱《管理辦法》),自2017年7月1日起實施。新規中,央行首次將非銀行支付機構等納入責任主體範圍。

  據了解,央行近日制定了《義務機構反洗錢交易監測標準建設工作指引》,其中義務機構也包括非銀行支付機構,央行要求,義務機構應當以落實《管理辦法》為契機,結合自身業務特點、風險狀況和管理模式,采取合理措施有效執行《義務機構反洗錢交易監測標準建設工作指引》的相關要求。

  廖鶴凱表示,二者有一定的關聯性,但直接影響或許不大。他表示,這些年反洗錢都是政策上主流的方向,不管是銀行還是非銀機構都在加強反洗錢的力度,並非在最近一次政策發布後機構才采取行動的。

  此外,貨幣基金流動性危機為市場敲響警鐘的同時也引發監管層重視,今年3月,證監會發布了《公開募集開放式證券投資基金流動性風險管理規定(征求意見稿)》,新規要求,貨幣基金中單一投資者持倉若超50%,其80%以上資產需投資於現金、國債、中央銀行票據、政策性金融債券以及5個交易日內到期的其他金融工具,並要求貨幣基金規模與風險準備金掛鉤,限制隨意新發貨幣基金。

  北京商報記者註意到,早在2014年,央行就已在《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14)》中表示,貨幣市場基金存在類似存款擠兌的風險,應加大金融監管協調力度,防範潛在的系統性風險。

  不過,在分析人士看來,即使此次余額寶投資限額調降屬實,對於余額寶來講影響也不大。公開數據顯示,余額寶用戶數超過3億,人均投資金額為3800元左右,可見余額寶大多是小額投資,用戶資金比較分散。

  董希渺指出,余額寶戶均金額比較小,投資超過50萬元的用戶占比也很小。因此,對余額寶以及普通投資者幾乎沒有影響。

  “財富號”的AB面

  事實上,基於余額寶的成功,阿裏在基金業務上的探索一直沒有止步。今年3月,螞蟻金服宣布向基金行業開放自運營平臺“財富號”,擬用技術支撐基金公司在螞蟻聚寶打造屬於自己的品牌專區。按照計劃,“財富號”將於6月正式上線,首批接入的試點機構包括博時、興全、天弘、南方、建信等基金公司,後續則將向所有基金公司開放。螞蟻金服方面表示,基於techfin的定位,未來只會做tech(技術0),支持金融機構去做好fin(金融)。

  隨著“財富號”的推出,余額寶的定位與發展引來市場一番熱議。螞蟻金服“財富號”的開通是否意味著其基金布局策略的改變?之後余額寶的定位是否將發生變化?

  一位互金行業資深分析人士指出,一般而言,若同時兼營自營業務,其平臺策略的開展就很難徹底,因為存在著自營金融業務與平臺第三方金融業務的競爭問題和數據保護問題。

  對於余額寶未來的發展,業內人士也表達了不同的觀點。華夏銀行(600015,股吧)發展研究部研究員楊馳曾表示,余額寶更多的是渠道創新而非商業模式的創新,復制成本較低,也正因為此,市場上的類余額寶產品非常多,因此,余額寶需要在創新上更加深入。

  張葉霞認為,“財富號”相當於提供給傳統金融機構的運營平臺,可以理解為幫助傳統金融機構線上化。“財富號”和余額寶的定位不同,並不存在衝突。在她看來,余額寶對於螞蟻金服來講還是很重要的,余額寶並不是以收益率多高來取勝,優勢在於靈活性強,更多消費者把其當做活期存款產品,不管限額是多少,客戶群大部分不會受到影響。

  北京商報記者 劉雙霞 王晗 程維妙

(責任編輯: HN666)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余額寶 春風得意馬蹄失否?》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