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中行建行殺入校園貸市場 為何是90後的勝利?

2017-05-20 06:40:40 未央網  薛洪言

  早上剛上班,就收到幾個記者朋友的微信,都是關於建行和中行進軍校園貸業務的,想聽聽我的觀點。我能理解大家的興奮點在哪,畢竟,校園貸已經完全“汙名化”了,大家都避之唯恐不及呢,這時候兩家大銀行殺入市場,大大地出乎意料,也與銀行業尤其是五家國有大行一貫的謹慎、低調形成了強烈反差。

  在我看來,這件事情的重點不在於銀行能把校園貸這個已經被玩殘的市場做多大,而是背後的信號意義。在2017年金融體系“去杠桿、控風險”的大背景下,幾乎所有的風險領域都在收縮,此時國有大行布局校園貸,只能有兩個解釋:一個是在大行看來,校園貸屬於低風險業務;另一個是,擔當社會責任,配合金融治理“堵偏門、開正門”的需要。

  第一個理由並不成立,起碼在目前不成立,否則校園貸也不會出那麽多事情,銀行業也不會自2009年開始就暫別這一領域。如果是第二個理由,重點不在堵偏門,而在開正門。

  在金融監管的詞典中,“堵偏門、開正門”是個慣用詞,在很多場合都能看到。但也要知道,很多領域,其實堵上偏門就可以了,是沒有必要開正門的,像2009年的校園信用卡整頓,就是堵了門;像近些年P2P領域基於資產端的整頓清理,也只是堵了門。

  這次在整體收縮的大環境下,對校園貸開正門,唯一的解釋就是無論監管層面還是從業機構層面都意識到,校園貸的需求是客觀存在的,且需求量還很大,以至於不開正門便不能堵偏門。針對這種狀況,我理解為是90後的勝利,是他們新的消費觀念和借貸觀念真實改變了校園貸這個市場,大而不能倒,以至於在政策層面已經不能簡單地一關了之。

  在2003-2009年,校園信用卡曾經開啟了校園貸的第一個黃金期;2014-2016年,校園分期平臺開啟了校園貸的第二個黃金期。在此,不妨對比2003-2009年和2014-2016年兩個階段,來看看校園貸市場發生了什麽變化。

  他們是怎樣的群體?

  2003-2009年這一時期的大學生,屬於典型的80後;而2014-2016年這一時期的大學生,則以90後為主。這兩個群體有多不同,這兩個時期的校園貸就有多不同,先來聊聊這兩個群體的消費觀和金錢觀。

  80後大學生,重節約意識和奮鬥精神。80後的父母多是55後,成長於物質匱乏的年代,普遍具有較強的節約意識。80後出生時,除廣東、福建等地在搞改革試點外,其他地方仍然是平均主義的天下。長於城市的80後,父母在國企上班,彼此拿著差不多的微薄薪水;長於農村的80後,受益於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父母勤懇耕作,已經可以填飽肚子,但也僅止於此了。

  所以,對80後而言,物質上匱乏是童年時期的主要體驗之一,李健在《歌手》裏演唱的《父親的散文詩》,裏面有一段歌詞“明天我要去鄰居家,再借點錢,孩子哭了一整天,鬧著要吃餅幹”,據說便唱哭了很多80後。長大後,80後便也有了節約意識和奮鬥意識,積極向主流價值觀靠攏。

  90後大學生,更“豁達”的金錢觀。90後的父母多是60後,20歲左右的時候正好趕上恢復高考,大學畢業趕上了自主擇業,30多歲趕上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人生一路開掛。長於城市的90後,開始見識“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的市場經濟的繁華,物質條件有了大幅的提升;長於農村的90後,父母開始外出打工,開始有了更多情感補償性質的零花錢和零食,物質上也不再匱乏。

  童年時期富足而幸福的生活體驗,使得90後對物質和享受有了不同的體驗。相比80後,他們沒有經歷過物質上的匱乏感,對80後盛行的“奮鬥”文化也就難以根本上認同。他們更註重生活品質,更註重生活的價值和生命的意義,也自然有了更為“豁達”的金錢觀和消費觀。

  他們的消費行為如何?

  80後大學生,實用主義和量入為出。80後大學生群體,其消費水平較60/70後有了明顯的改觀。據2006年針對東北某高校的調查統計顯示,44.3%的學生月消費在350元-500元之間,31.9%的學生月消費額控制在500元-800元之間。以每人每年500元算,2006年全國在校大學生1400萬,意味著全國大學生消費市場規模約為840億元。

  這些錢被花在哪裏了呢?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2006年的調查顯示,80後大學生的消費主要分為基本生活消費、學習消費(學習資料、考證及輔導班、上網)、休閑娛樂消費(室內健身、旅遊、通訊等)和人際交往消費(戀愛消費、生日請客等人情消費)四種,其中,基本生活消費和學習消費是大頭,大概占到70%-80%,通訊費、人際交往費用及其他支出大概占20%-30%。

  不難發現,這些支出場景中,實用主義仍然占據突出的地位。當然,80後的大學生也喜歡並追逐3C產品。統計顯示,當時大學生的手機普及率不低於60%,電腦擁有率在30%左右,此外,24%的人擁有MP3,12%的人擁有PDA。除了手機普及率較高外,其他“新潮”的電子產品普及率比較低,也從側面反映80後大學生群體整體量入為出的消費習慣。而手機的高普及率,主要是因為大學生的第一部手機多為大一入學時父母代為購買。

  90後大學生,個性消費和借錢消費。相比之下,90後大學生群體的消費力要大得多,且增長迅速,更註重時尚消費和個性消費。

  據教育部發布的《中國高等教育質量報告》顯示,2015年中國大學生消費市場規模剛剛超過4000億元。而由中國校園市場聯盟發布的《2016中國校園市場發展報告》顯示,2016年,中國大學生消費市場總規模達到6850億元,同比增長達到71.25%,較2006年增長了7倍。大學生月均生活費達1423元,接近2006年的3倍。

  從消費品類上看,形成了基礎生活消費為主,數碼產品其次,教育培訓與文化娛樂並存的局面。在大學生主要的消費支出中,以手機、電腦為代表的數碼產品年度消費總規模分別達到537億元、363億元;培訓教育年度市場總規模398億元;文化娛樂消費市場年度總規模322億元,大學生健身市場年度總規模259.3億元。

  顯然,90後大學生群體的消費觀念已經從實用性過渡至時尚消費和個性消費的需求,3C產品成為其消費的主力。為了追求更好的消費檔次,90後大學生對於借錢消費也普遍可以接受。從校園分期的資金流向看,超過60%的校園分期被用來購買3C電子消費產品。

  分別引發了什麽問題?

  整體上看,無論是80後大學生還是90後大學生,因為都是18歲-24歲的年輕人,其衝動消費、攀比消費的心理並無根本性區別。所以,只要放開信貸供給,很容易出現過度借貸的問題,過度借貸會衍生高不良的問題。

  區別在於,80後大學生打交道的是銀行,所以高不良並未衍生非法催收的問題,即2003-2009年那波校園信用卡熱潮,受損失最大的其實是銀行。主要表現為校園信用卡的高註銷率(70%左右)、高睡眠率(曾高達80%)和高壞賬率(持續高於普通信用卡2個百分點左右)的三高亂象,說白了,就是該項業務入不敷出,屬於賠錢的生意。

  而90後這波大學生打交道的是網貸平臺、分期平臺等機構,高不良自然催生了非法催收、暴力催收的問題,而反過來衍生出高利率覆蓋高風險的高息模式。這一波的校園貸熱潮,分期平臺是賺錢的,因為利率和費率高嘛,出現問題真正受損失的其實是參與其中的大學生群體。

  所以,我們看到,相比2009年叫停銀行校園信用卡,此次監管機構針對校園貸平臺出臺了比較嚴厲的監管措施,在現有的監管框架下,對於網貸平臺而言,其弱風控、高息覆蓋風險、強催收降低損失的校園貸模式不再適用,唯有退出市場一個途徑。

  但同時,此次校園貸市場的蓬勃發展也表明,90後大學生群體旺盛的消費能力和超前的借貸理念是客觀存在的,且已經不再是一個小眾市場。

  2003-2009年那波校園信用卡熱潮,真正參與的學生並不多,市場規模也並不大。而2014年開啟的這波校園貸熱潮就不同了,據統計,62.26%的大學生使用過金融信貸,2016年校園分期規模已經超過200億元。此時,校園貸不再是一個可以忽略的市場,面對大學生群體真實而龐大的消費分期需求,只是“堵”還不行,還需要疏導,即,要開正門。

  在監管機構嚴厲整頓校園貸亂象的背景下,銀行重新布局校園貸市場,便具有明顯的“堵偏門、開正門”意味。某種意義上,銀行得以重新布局校園貸市場,也屬於90後的勝利。

  校園貸市場的前景如何?

  和網貸平臺和分期平臺的校園貸產品相比,銀行校園貸產品在利率、費率上會有很大的下調空間,不過,也必定會將風控放在首位,所以在準入門檻、申請流程、授信額度等方面,都會謹慎很多。因此,銀行接手後,期待校園貸市場再出現2014和2015年前後那種出現同比增速超過100%的高速發展情景是不可能了,不過,好在這個市場保住了。

  未來,校園貸市場的玩家,除了銀行,還會有阿裏、蘇寧、京東等幾大電商巨頭,畢竟,3C消費是大學生消費分期資金的主要流向,這幾大電商占據著最優的3C購物場景,便不會離開這個市場。這兩類機構,一個有成本優勢,一個有場景優勢,是競爭還是合作,還大有看頭。

(責任編輯:張洋 HN080)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中行建行殺入校園貸市場 為何是90後的勝利?》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