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手機資訊客戶端下載
       
第三方支付 | P2P網貸 | 眾籌 | 金融電商 | 虛擬貨幣 | 區塊鏈| 征信
網貸產品 | 網貸平臺 | 網貸導航 | 網貸論壇

愛投資CEO王博:未來垂直領域將更有空間

  • 字號
2014-12-27 01:15:00 來源:中國經營報  作者:袁媛

  愛投資創始人、CEO王博:未來垂直領域將更有空間

  袁媛

  倒推18個月,“互聯網金融”無疑是當下最熱點的名詞,由阿裏巴巴余額寶引發的對於顛覆傳統金融業的吶喊聲此起彼伏。而傳統金融業這廂,也分成了兩派,不少老牌且大型的金融企業,還在按部就班地尋著以前的套路和金融理論發展,或有些許嘗試,卻並不著急冒進;而另一派則大膽創新,全力加入互聯網金融的大軍,以期彎道超車。

  互聯網金融是否能顛覆傳統金融業,還處在一片爭論中,但顯而易見的是,它的出現,確實顛覆了傳統金融業的壟斷格局。互聯網所帶來的平等透明的機會,讓更多創業者進入金融業成為可能,國內P2C互聯網金融交易模式平臺“愛投資”就是其中的一員。

  但是,反觀互聯網,也已經形成BAT的壟斷格局,作為互聯網金融的創業者,可謂腹背受敵。那麽,未來18個月,對於如“愛投資”這樣的新創互聯網金融從業者們來說,到底還有多少種可能呢?

  《中國經營報(博客,微博)》:在P2P一片火熱的情況下,你們為什麽要開創所謂P2C互聯網金融交易平臺?是為了獨樹一幟嗎?

  王博:P2P的IT術語是指Peer To Peer,但是監管機構現在認定的定義是Person To Person,所以我們才將自己的平臺定義為Person To Company。這個是出於我們自己對金融的風險控制的理解和劃分。

  Lending Club的上市,讓P2P公司都看到了曙光。他們的產品區別於所謂的金融產品,有更明確的互聯網屬性。比如他們的需融資項目是標準化的,而這個標準最主要的特點就是信息和交易過程都公開透明。但這一切是建立在完善的個人信用體系上的。國內尚沒有建立這樣的個人信用評估體系,所以對個人的貸款風險還是會比較大。當然,互聯網的所謂透明,只能公示個人投資者的收入記錄,社會身份地位,但驗證難度高,單筆額度較小,若單筆金額放到50萬元以上,則違約率會明顯上升一倍,風險相對較難控制。且平臺間不像銀行間系統,可以有共同黑名單,平臺間避之不及。

  基於上述原因,我們還是選擇幫助企業進行融資貸款,企業有實體,也有相應的抵押物,違約成本會相應提高,這樣的風險管控更有保障。

  《中國經營報》:抵押物是傳統金融概念,很多中小企業恰恰是因為沒有足夠的抵押物,才無法從傳統金融渠道貸款的。如果你們也需要擔保,那怎麽體現創新性呢?

  王博:嚴格來說,“愛投資”在互聯網金融領域是屬於偏保守的,這種保守,主要來自於對風險的管控。正如我上面所述,我們在風險管理方面,還是因循傳統金融業的辦法,這樣才能更好地保證投資者的資金安全。

  而互聯網金融的創新,不在於顛覆傳統金融的理論,除了在獲客上面變成用互聯網手段以外,其余僅是對傳統金融的一個補充。傳統金融體系下,銀行對小微企業的貸款審批門檻高,速度慢,趕不上小企業的經營周期;而小貸公司或擔保公司因為經營性限制,自有資金及銀行授信額度等方面的掣肘,在資金配置上也不夠靈活。兩者都不能完全滿足整個市場的需求。互聯網的介入恰恰彌補了這兩點。或者說監管層的寬容才讓我們有了夾縫生存的空間。

  例如,互聯網金融公司與小貸及擔保公司合作,從線上融來更多的資金,與具體項目進行匹配,這也反向推動了小貸公司與擔保公司去開拓業務的積極性,而以往他們因為受到資金的制約,在業務拓展上有很大的局限性。另外,企業在經營過程中,有時候會需要一些短期的資金周轉,從銀行這樣的傳統機構借款,審批周期往往不趕趟兒,這方面也恰恰是互聯網金融的優勢。以“愛投資”來說,項目的風險審批大約需要兩周時間,審批完成後,資金的籌集與到位只需要1~2天。

  《中國經營報》:那麽對廣大的投資者來說,互聯網金融的存在,其意義是什麽?

  王博:眾所周知的是,互聯網金融帶給投資者一個相對高收益的理財渠道,並且這種高收益的門檻降低了,比如余額寶這樣的貨幣基金,1元錢也可以參與。很多P2P公司的項目,最低100元也可以參與。這只是第一個層面。

  互聯網金融更大的意義在於信息的公開透明。以往人們去銀行存款,或者買各種理財產品,你只是拿到固定的收益——利率是國家規定好的,而理財產品也是提前告訴你收益。這些金融機構到底把你的錢借貸給誰,中間的利差到底能有多少,投資者是無從知曉的。傳統的金融機構就是利用整個資金池的期限錯配來實現息差收入的,當然這都建立在攬儲權力上。而P2P這樣的公司,恰恰通過一對一的項目借貸模式,披露每一個借款對象的全部相關信息,以及完全透明的交易成本,產生了更為合理的融資產品——投資者能夠清楚地評估自己能有多少收益,而貸款方也能夠因為中間環節的透明,合理地降低融資成本。

  《中國經營報》:雖然互聯網的特質是公開透明,但是我們也看到,P2P公司老板跑路的消息層出不窮,這是否預示互聯網金融領域的安全性更難監控?

  王博:其實金融風險不單純是互聯網帶來的,沒有互聯網金融的時候,各種金融詐騙也是層出不窮的。包括之前銀行收緊對擔保公司的信貸,也是出於對安全性的考慮。但中國整體的投資環境,有一個比較特別的地方,就是剛性兌付,銀行或者信托,都是一樣無法打破的。比如銀監會有明文規定,銀行對旗下的理財產品不允許承諾收益。然而基本上無論銀行在對某一項投資是否有壞賬,基本上還是會保證那些理財產品的償付。而對於我們這些互聯網金融公司來說,現在的境遇是,哪怕出現一單未償付,也就幹不下去了。

  但這是不符合投資邏輯的,投資都是有風險的,這個在理論上大家都能接受,可是到實際層面,大家都希望拿著高收益而沒有風險。我認為,互聯網金融的另一個層面的意義,應該是通過更透明的信息披露,培養投資者自己承擔和鑒別風險的意識和能力,建立更合理的投資環境。這樣,我們才能真的如監管機構所期望的,成為所謂的信息平臺。畢竟信息平臺要保證的是信息的真實性,而我們現在更多的精力都要放在向投資的最後收益負責。

  《中國經營報》:說到所謂的信息平臺,我們也發現,很多P2P公司一方面拼命的強調自己信息平臺的屬性,一方面又不斷地訴說自己在金融方面的創新,這是什麽原因?

  王博:其實在公司裏,兩方面的人才都有,一方面因為涉及到金融領域,尤其是風險管控方面,所以必須有金融領域的人才。但另一方面,你會發現,互聯網金融公司的屬性和運作模式,更偏向於互聯網。

  例如,大多數P2P公司的產品,都是趨於標準化的,這是互聯網的產品理念。還有就是渠道層面,其實就現狀來說,互聯網金融公司的模式都差不多,又由於門檻降低了,所以競爭異常激烈,同質化嚴重,從產品到渠道都是互相模仿。所以互聯網金融公司與傳統的金融公司有很大不同——傳統金融公司追求每一單個產品的利潤率,而互聯網金融公司註重的是市場占有率。所以,你可能也會發現,互聯網金融公司公關市場方面的人員多來自於互聯網企業。

  我們強調自己信息平臺的屬性是希望真能如此,但一旦出現無法兌付的情況,銀監會還是會本著不出現群體事件的原則要求剛性兌付,這時候我們還能叫信息平臺嗎?換句話說,如果沒有兌付,我們也就不用幹了。

  《中國經營報》:回到風險管控的問題,你剛才介紹“愛投資”的風險管控,是趨向於保守,那麽你們的模式是怎樣的?

  王博:現在P2P公司的風險管控分兩個方向,一個方向是養大量的人員對每一單個貸款項目進行基本審核。這個模式一般要求公司對風控人員的掌控力非常強,當然,人越多越難管理,顯而易見的邏輯是,這樣的模式運營成本和壞賬率也會很高,所以這樣的模式需要更高的毛利率來維持。而另一種,請少量的有金融領域風險管控的人,進行與傳統金融風險管控類似的審核流程。這樣的好處是風險會降低,但是弊端是業務量的擴大會受到制約,公司發展會相對緩慢。

  兩種模式都各有利弊,“愛投資”選擇的是後者,也就是我之前所說的相對保守。而我們的做法是,一方面我們積極豐富產品線,比如我們在行業內首推“愛擔保”“愛融租”“愛保理”“愛收藏”等。一方面是寧缺毋濫,項目少不重要,還款才重要。另外,我們拓展更多的合作渠道,比如與60多家信譽和實力良好的擔保公司合作,避免與一家合作的風險。

  《中國經營報》:如果讓你預測一下未來互聯網金融的發展,你認為是怎樣的?

  王博:其實我們也可以看到,在互聯網領域也已經形成BAT的壟斷格局。現在監管政策還未出臺,三大巨頭也還未真正出手進入競爭。單就互聯網本身來說,每一個細分領域在充分競爭以後,也都是剩幾家而已,這是互聯網過於同質化的本質決定的。互聯網金融應該也會如此,只是這樣的競爭,要經歷多久,無人能預測。

  但是,同樣就互聯網的特點來說,即使是巨頭局面形成,還是會有很多“小而美”的垂直類網站生存得很好。未來的發展誰也無法說清楚,互聯網創造了太多奇跡,但是我相信,只要踏實的把產品做好,生存空間永遠都不會缺乏,尤其對於互聯網金融來說,畢竟現在看來,市場需求還是太大了。

(責任編輯:HN052)

相關新聞

評論

還可輸入 500

互聯網金融精品推薦

推廣
熱點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