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股票|評論|外匯|債券|基金|期貨|黃金|銀行|保險|數據|行情|信托|理財|收藏|讀書|汽車|房產|科技|視頻|博客|直播|財道|論壇
第三方支付 | P2P網貸 | 眾籌 | 金融電商 | 虛擬貨幣 | 區塊鏈| 征信
網貸產品 | 網貸平臺 | 網貸導航 | 網貸論壇

信而富王征宇:去擔保化是P2P未來趨勢

  • 字號
2014-08-25 09:25:15 來源:和訊網 

d

  和訊網消息 近日,信而富創始人兼CEO王征宇在做客和訊網《對話P2P網貸掌門人》系列節目中指出,目前廣大P2P公司依賴擔保模式來給予投資人“安全感”,但事實上,這種模式問題很多。未來,去擔保化將是P2P行業的發展趨勢。

    點擊查看視頻專訪

  以下為文字實錄:

  和訊網:關註財經,關註和訊,歡迎回到華東演播室。本期的對話P2P網貸掌門人,我們請到的是信而富創始人兼CEO王征宇博士,王總你好。

  王征宇:你好!和訊網的各位網友們大家好!

  和訊網:我們首先要插播一個問題,其實大家在整個P2P行業特別關註,因為8月7號上海市出臺了讓業界都非常振奮的,對於互聯網金融的20條。王總對這20條有什麽自己的認識嗎?

  20條利好行業 官方態度比實際政策更重要

  王征宇:我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文件,從幾個方面來說我們認為它非常好。第一個,它非常準確地、清晰地定義了互聯網金融的內涵。有些說法,有些提法是業界沒有過的。比如說它對網絡融資的提法,摒棄了之前一些傳統的說法。從內涵上來說非常準確地定義了P2P。還有一個問題呢,這個文件非常好的強調了要鼓勵創新,提到了一系列創新的內容,而且對創新要有足夠的容忍度。還有,我們認為這個文件從制度上,規範上都提出了一系列具體措施來鼓勵創新。比如說對區一級政府的支持以及對於有關企業註冊方面的,工商方面的一些操作。還有一點,從制度上形成了一個,比如說聯席會議這麽一個制度,從市政府的主要領導來牽頭,把這個業務放在非常高的定位,不是一個簡單的行業,而是把他定位成一個具有戰略意義的,需要推動的這樣一件事情。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文件,我們覺得非常高興。

  和訊網:應該說就我們聊下來,咱們P2P整個對這個都認為它是一個重大利好。但是在學界可能有一些觀念,他覺得上海這個步子可能走的太寬泛,沒有很具體的落實到某一項東西上面去,您對這個問題怎麽看?

  王征宇:我覺得我們國家在所謂行業的促進規範上,往往有一個想法,是說最好國家出臺一些特殊的政策,比如說特殊的許可,特殊的政策性的傾斜,稅收方面的優惠或者一些非常具體的,這樣的話大家覺得是不是有數量化的支持。

  我覺得其實作為從業者來說,我們最希望看到的,其實我最喜歡的一句話就是政府鼓勵創新。商業上的事情,業務上的事情,由商業機構自己去解決,政府起一個積極促進的態度。而且特別提到說,不僅鼓勵創新而且要對創新要有相當的容忍度,我覺得這個就是對業界最大的支持了。這個比任何的政策都更有效,我覺得非常好。

  和訊網:態度比數字更重要?

  王征宇:是的,我覺得這是非常好的態度。

  和訊網:那我們知道信而富是成立於2010年,到現在經歷了,被大家稱之為互聯網金融元年的2013年,之後整個P2P行業也好,互聯網金融也好就像雨後春筍這樣冒出來了,能不能給我們分享一下這幾年您的故事和咱們信而富的故事?

  王征宇:我首先想糾正一句,信而富公司其實成立於2005年,在這之前我是從美國回到中國,我最早的創業經歷是我們組建了一個做幫助銀行做風險管理的一個公司,叫做首航。首航只到今天它仍然是國內在風險管理方面技術最領先的機構。所謂技術最領先是因為我們主要的業務內容是提供風險評估的方法,然後就是風險決策的軟件系統,第三個是提供風險管理的業務策略。這三方面的內容我們從2001年開始幫助上海資信,幫助人民銀行的征信管理體系來組建全國性的征信管理架構,一直到為很多國內大的銀行提供風險管理的咨詢服務,這個工作一直做到現在。那麽,這是我回國以來或者我們整個團隊做的一件事情。

  那麽,在這個基礎上,我們在2005年、2006年的時候還開始組建為銀行提供外包服務的工作,就是為銀行提供符合銀行資質的借款人。我們在全國範圍內組建了各種各樣的為銀行提供外包服務的管理團隊,幫助銀行來找到符合資質的借款人。你剛才提到的2010年呢是我們把這兩塊業務,就是風險管理的業務和幫助銀行做市場營銷的業務組建在一起,那就非常好的形成了這樣一個個人對個人的小額貸款方面的信息服務中介業務。

  和訊網:走到現在在這樣的風險管理和公開透明的框架下,現在信而富整個規模差不多達到了怎樣的數字?

  王征宇:我們在2013年年底的時候我們累計貸款余額是20多個億,當然就是我們每年在過去2013年,從2010年到過去幾年每年增長幅度是100%以上的增長。這個增長幅度坦率講在業界來說這個增長幅度並不快。從互聯網金融的角度來說增長不快,以互聯網的業態來說的話,更是一個增長不夠那麽刺激的一個數字。但是,我們之所以把它節奏控制在這個速度上,是因為我們認為它畢竟是跟金融信息服務相關,涉及到很多風險管理的內容,而且也涉及到不斷的探索新的業務方向,不斷嘗試新的服務模式。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一直在探索的階段,所以這個步驟也許比我們所想像的,或者我們投資人願意看到的速度,可能速度還可以更加快一些。但是我們自己認為,在這個行業當中步子穩健,謹慎恐怕是比高速發展更前瞻的一個工作。只有把步子踩穩了,穩健發展的模式找到了,然後再高速發展,我們會有高速發展的時候,我們正在準備加速。

  和訊網:我不知道信而富整個業務模式當中有一塊跟您說的穩健發展有沒有關系,因為我們知道信而富它其實沒有采用大部分P2P公司實現的叫擔保模式的東西,這個是為什麽呢?

  擔保模式屬中國特色 去擔保化是趨勢

  王征宇:我們對擔保這個業務其實有一些自己的考慮,我從幾個方面來回答你這個問題,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

  擔保現在被P2P或者是業界廣泛采用,但是我們退一步說,站在更廣闊的背景下,擔保是一個中國特色的東西,出了中國很少有人做擔保。擔保這個模式的來由是來自於對公貸款,來自於很多機構在對公貸款業務當中,他對這個風險管理的過程當中需要一些額外的保障因素,是這麽來的。那麽,在這麽一個架構當中呢,如果是提供擔保的話,國家現在對擔保這件事情是有一個嚴格的監管要求,但是恰恰是在擔保這件事情上面,很多機構自己說我對客戶的出資或者是客戶的利益提供保障,很多網站都是這麽寫的,它其實是超越了國家所提供的所謂擔保的資質範圍。所以,我們首先是說從業態發展來說,在大規模成形的P2P的業務體系或者是在全世界範圍的信貸體系當中擔保並不是一個常態。

  第二個,擔保在中國是一個嚴格的需要監管的,擔保是需要牌照的。

  第三個,從業務本身來說,我們認為如果你提供擔保的話,你確實需要有相應的資金作為後盾。在擔保的管理框架下,它的資金,它的要求國家都是有非常明確的規定的。但是,P2P這件事現在並沒有一個明確的法律界定。在這種情況下,擔保的模式本身在一開始的時候我們認為它就是有點灰色。

  隨著現在行業的發展,隨著監管機構越來越明確他們的監管態度,就是把個人對個人的金融信貸服務中介的模式定位成一個信息服務中介,那麽就是去擔保化這個字恐怕更清楚。監管機構對這個問題看的非常清楚。去擔保化我覺得從更大的層面,從基本層面上保護了出借人的利益。為什麽這麽說呢?因為常態上來說,你說一個平臺提供擔保,好像是對出借人提供了利益保障,但是我覺得監管機構這麽要求所謂去擔保化這個說法是對的,因為在擔保的框架下給出借人一種虛幻的印象,他會覺得我這個出資是有保障的,是安全的,是保本保息的,是沒有問題的,這個不符合出資的一個基本要求,就是你必須要收益跟風險是掛鉤的。而且,有了這樣一個擔保的考慮,出資人就對資產的質量相對來說不那麽在乎。而事實上,提供擔保的絕大多數機構卻沒有真正的擔保資質或者擔保的框架安排的機構,他們所提供的擔保只是一種說法。當這個風險出現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或者呈現系統性市場風險的時候,這個擔保只是一張紙。在這種情況下,出資人也許會發現它生活在一個虛幻的信念裏面,覺得它是安全的,其實不是,是沒有意義的。

  正是從這些方面來說,我們認為在信而富的實踐當中,我們從第一天開始從來沒有用過擔保這個字,我們很高興看到現在監管機構越來越認識到,從世界範圍內整個行業的發展趨勢,從目前業界的風險管理的本質屬性來說,去擔保化是一個趨勢,我們很高興看到現在大家對這個問題的認同越來越一致了。

  和訊網:我覺得您的這個觀點很有意思,其實去擔保化是監管部門對投資者教育的一種影射性的感覺。您能不能為我們介紹一下,像這種沒有擔保模式的信而富,咱們整個從申請人他申請一直到放款,這當中的通過率大概有多少?會不會比同行的級別要再低一點?

  王征宇:我們主要並不是通過率來控制,因為對我們來說,我們這個風險管理有很多很多的層級,很多很多的門檻。在很多層級的門檻過程當中每一級都會有一些符合的進入下一級,有些就被刪掉了。當然我們總體來說,累計的門檻在業界的口碑信而富的審批門檻是比較嚴格的,但是我並不覺得是因為我們門檻嚴格而我們不願意提擔保的事情。事實上我們也對出資人的安全,對保障出資人的利益我們也做了很多設計。一方面我們是說通過嚴格的風險管理,控制風險,哪怕通過率低,使得我們整個的資產質量相對來說它比較好,使得出資人的潛在損失可以比較少,這從根本上從源頭上做的工作。同時,在業務模式上我們也做了一些設計,就是幫助出資人能夠在一定的意義上提供一些風險的抗衡能力。

  比如說舉一個例子來說,比如說發洪水,我們沒有告訴河兩邊的居民說你這個洪水一輩子都不會有問題的。但是,我們事實上在沿著河堤建立了防洪的設施。防洪的設施建立,如果沒有這個防洪設施,一旦洪水起來水就沒到田野裏來了。有了防洪設施呢,使得當這個水面上升一點的情況下你不會受影響。在正常情況下,比如說五年一遇,十年一遇,但是我不能保證說百年一遇。所以,我們從來不會說我們是沒有問題的,我們提供的一個機制,我們叫做對於出借人的一種叫做服務品質或者服務質量的保障。為什麽這麽說呢?我們向出資人說,我們為你提供的服務就是一種風險評估,你是看了我們的風險評估的報告以後來決定這個人是不是出資,這是你的選擇。那麽,他在整個動作當中,他所做決定的唯一依據他並不是需要認識這個人,他就相信我們的風險評估。我們做了風險評估他就不用做了,所以我們是替他做了這方面的工作。

  和訊網:身為一家,用您的比喻“築堤人”這樣的角色,信而富目前提供這樣的服務,在這個行業當中應該說是比較特別的。我們想知道您提供這樣的服務,現在公司的情況盈利了嗎?

  王征宇:我們公司從2013年開始就已經盈利了,我們盈利的主要來源是來自於幾項服務。就是我們為借款人收取一個費用,這個服務費用是向借款人去說,我們為你提供一個風險評估,正是因為有了這個風險評估你才能夠把你的信息放到這個平臺上來。然後呢,我們說我們替你去尋找願意把錢借給你的出資人。所以,我們就有點像婚姻介紹這麽一個關系,就是我們把你的材料放上來,替你找,當然找到合適不合適你們自己確定。對借款人來說,他要支付,實際上是兩部分的費用,一部分的費用就是說他要支付給我們作為服務中介的傭金,包括說我們為他提供比如說風險評估,為他找合適的出資人。

  那麽,第二部分呢,當他獲得資金的時候,他每月需要支付資金占用的成本,就是所謂的利息。所以,作為借款人來說,它要支付信而富公司一部分所謂的服務費用,他還要支付給出資人一部分的利息。對於我們來說,我們的收入一部分來自於借款人的收入,我們另外一部分收入來自於出借人。出借人呢,我們向他提供的服務是說,我們把這麽一個信用評估的人的情況呈現給你,由你來確定這個人符不符合你風險的口味,是不是覺得可以出資。當他決定可以出資的時候,在他的收入當中我們扣除掉一部分作為我們的服務費用。其中,主要的部分我們是用來搭建所謂的築堤,就是防範的風險。

  和訊網:這個比例大概是多少?

  王征宇:目前這個比例大概是3%、4%的樣子。

  和訊網:就是出借人支出的部分還是說整個包括利息收入部分的3%到4%?

  王征宇:就是出借人整個收入當中,在年化的情況下我們大概收3%到4%作為它的服務費率,其中相當一部分是用來搭建這個堤壩。那麽,這個堤壩的費用,3%和4%其實是不夠的,我們其實從借款人的收入當中也抽了一部分錢來修築這個堤壩。所以,這個堤壩的厚度有兩部分的收入來構成,一部分是借款人的費用,一部分是出資人的費用,因為這個堤壩的高低對於雙方都是有利益的。

  和訊網:從借款人這邊取得傭金的比例和他借款的比例成正比嗎?

  王征宇:跟他借款的比例有一定的相關性,但不是一個說乘上一個系數,並不是這樣子。涉及到主要的幾個因素,主要涉及到我們對他進行風險評估所涉及到的工作量。 說到這裏我得插一句話,在美國的P2P平臺上或者是英國的P2P,最早的他們是兩個國家起來的,在美國的Lending Club或者是Prosper,英國的ZOPA,他們這些模式當中,他們的借款人跟出借人之間的利差就是他們平臺的收入。這個模式跟信用卡是類似的,好比說借款人收多少利息,多少是資金成本,多少是風險成本,多少是運營成本。在目前的模式當中,我們的工作增加了一塊,就是我們的征信成本。這個征信成本呢,當你的征信手段主要是通過互聯網,通過技術手段來實現的話,或者通過人民銀行的報告來實現的話,你的成本會稍微低一些。但這裏有一個前提,就是你的征信體系要對你開放。更重要的一個問題是,你的客戶在征信體系裏有所覆蓋。但是呢,目前很多人在征信體系裏面是沒有覆蓋,特別是我們服務的弱勢群體或者是在邊遠地區,它的金融服務的覆蓋面是非常的狹窄。

  所以呢,按照所謂普惠金融的概念他們並沒有覆蓋在目前傳統金融體系底下。人民銀行征信局不知道他是誰,在這種情況下你要了解他是誰的話,你除了去上門了解沒有別的辦法。這種情況他連字都不認識,你沒法要求說我互聯網金融你必須要認字,必須要有電腦我才能向你提供服務,這個有點狹窄。普惠金融要求是只要有這樣的需要,只要他有正常的社會發展的需要,普惠金融就把它覆蓋在裏面了。在這樣的概念下,我們用過各種手段,如果是主要通過技術手段的話,費率會相當的低。如果通過需要,沒有辦法決定要上門做征信的話,那麽費率相對會高一些。這一塊成本是目前在銀行體系或者其他的國外的P2P模式當中沒有的。

  所以,我們由於有了這塊現場征信的成本,使得我們的費用結構跟國外的模式或者人們想像當中類銀行的模式有些不一樣,我們從來不把自己比喻為銀行,但是這個工作我們覺得我們是在做底層的普惠金融的搭建工作。

  和訊網:這個其實也是現在P2P行業很多公司之間要爭論的一個問題,就是到底未來是回歸線上還是我們專註於線下的一個問題。其實您說到這個其實還是征信體系的問題。我們想了解一下,現在信而富在線下這一塊比例,比如說征信人員的投入,現在占到咱們公司總的營業投入多少?

  普惠金融人群征信體系不完善 致線下成本高

  王征宇:我在信而富目前的工作環境當中,我們的客群當中相當一部分是沒有覆蓋在人民銀行的征信體系裏面的。所以,我們現在占的線下的征信比重相當高。隨著這些年的技術發展,我們在線上部分占的比例會增加,但是我們線下的部分仍然占一個顯著的比例,這個理由是我們認為目前在普惠金融的框架之下,我們很多客群要不就是屬於銀行的邊緣客戶,要不就是銀行根本沒有覆蓋到他。所以,在這種情況下,簡單地依賴於純技術的手段可以解決一部分的問題,但是你漏掉了相當一部分的人群,他沒有辦法獲得服務。

  和訊網:所謂的金字塔的底部?

  王征宇:完全對。所以呢,我們是認為,如果我們能夠對這些客戶提供服務,他們一般不生存在大城市,甚至一般都在邊遠甚至在農村,對於這些人群來說服務他們,也許以後他們在互聯網上的活躍度會增加,但是一個客觀的現實是目前互聯網的主要活躍人群還不在農村。在目前這種情況下,我們認為我們的目標定位,我們服務的角度還是有相當一部分,所謂相當一部分我至少覺得是一半以上現在是在線下的工作方針。

  和訊網:這個其實對咱們城市的覆蓋率要求就很高,就是我需要深入到三四線,甚至五線、六線這樣的小縣城去布局我實體調查的人員?

  王征宇:對。

  和訊網:現在咱們信而富在全國這樣的布局點差不多有多少個?

  王征宇:我們全國的布局點呢,我們覆蓋全國差不多,除了新疆、西藏,像內蒙古這些特別的,少數民族這樣的邊遠地區我們沒有覆蓋的話,其他我們的覆蓋相當廣泛。雲南、貴州、青海、陜西、四川,這些邊遠的地方我們都有覆蓋了。我們沒有覆蓋的是北、上、廣、深。北京我們有好幾個技術開發團隊,但是我們並沒有尋找借款人的團隊,因為我們覺得在這樣的城市當中,為借款人服務的北京、上海已經足夠多了。比如我們在深圳、廣州也沒有相應的團隊,因為我們覺得這些地方不多我們一個,也不少我們一個。但是我們主要目前的覆蓋,全國我們現在大概有60個以上作業的城市,這些城市目前的作業規模,在這些城市當中我們已經深入到郊縣或者深入到農村,非常細微末節。這個從我們的貸款額度上可以看得出來,我們目前的貸款額度在行業當中算比較低的,我們平均大概3萬左右,不到4萬這樣的水平。在目前這樣的三四萬,我們堅守這樣的一個份額,差不多跟信用卡的份額類似,甚至更低一些,因為我們有些額度走的是更低的。我們自己認為我們現在所服務的客群是一種拾遺補缺。所以,我們並沒有去尋找一些額度比較大的,我們面對的客群純粹就是弱勢群體或者說邊緣人群,被銀行認為邊緣的或者銀行沒有覆蓋的。

  和訊網:這個當中分消費和經營嗎,消費貸和經營貸?

  王征宇:有。就是說我們的經營是那些個體工商戶,甚至難以稱它是一個企業,就是個體工商戶或者說夫妻老婆店,或者說一些非常小的,作坊式的。

  和訊網:經營和消費的比例差不多是多少?

  王征宇:三分之一大概是在經營性這類方面的,三分之二大概是個人類的,因為只有幾萬塊錢。

  和訊網:這樣就牽涉到另外一個風控的問題了,因為在我們的訪談過程中,我們發現很多P2P的從業者發現,消費貸的借款人它的還款能力,它的信用風險可能要高於經營貸的人,您碰到過這樣的問題嗎?

  王征宇:這個問題說來有點復雜。為什麽這麽復雜呢?因為經營貸的人一般都有設備,有廠房,有很多目前的貸款,那是有抵押的,有擔保的。用他的東西來抵押,或者說銀行用他的上下遊,用他的產品。而消費信貸的話基本上是信用貸款,無抵押無擔保。那麽對於大部分的從業機構來說,會認為這個東西更加看不見摸不著。而我們認為越是小的額度,越是傾向於消費貸款的,不說消費貸款,哪怕經營性貸款,一旦你離開抵押擔保的概念,你就面臨著一個看不見摸不著的風險控制。而恰恰是在這個領域當中,風險控制的技術手段,風險管理的方法,特別是風險管理的理念就會起相當大的作用。

  而在中國來說,我客觀地說,整個個人對個人貸款或者P2P整個行業,從業者從事過信用貸款的很少,如果認可有的話,因為大家沒有幹過這個事情。而且大家的理念當中,由於中國整個銀行體系也不是以信用貸款或者消費貸款為主體的,不像美國。美國整個非房屋貸款的消費信貸占整個GDP的20%多,中國只占2%。

  所以,在這麽一個巨大差別,中國的整個銀行體系的信貸管理體系的理念是針對企業去的,他所習慣的方法是抵押和擔保。中國的銀行沒有抵押和沒有擔保的話,只有的產品就是信用卡。但信用卡要求是清一色的征信局和他比較好的一個數據環境。比如說你的社保數據,你的等等這些工作單位,所以他把相當好單位的一些人,在征信局裏有好的記錄的人都撩走了。剩下的那些人銀行就不幹了,銀行不幹以後,照理說普惠金融要覆蓋的是這些人,但是覆蓋這些人你要解決的問題是他們這些人沒有抵押,沒有擔保,借了錢不還怎麽辦,你要解決這個問題。而解決這個問題所涉及到的,第一要有很好的風險評估的技術,這個不容易。第二個呢,風險評估技術有了以後你要有一套根據風險評估,所謂風險評估就是說你進來一個人,我要有能力來衡量你還款的可能性有多少,不還款的可能性有多少,這是第一條技術。而風險評估的技術在國內目前,不用說在P2P行業,在整個銀行界都是一種稀缺資源。

  正是由於這個原因,很多人就會覺得太麻煩了,還不如你放一邊,你看你有什麽,你家裏有什麽拿過來抵押。所以,大家會認為有抵押的比較靠譜。你看這幾個行業清一色認為抵押擔保都是靠譜的,信用貸款這事不靠譜。

  看好三大未來趨勢 短期小額移動端

  和訊網:好的,非常感謝您!就像您說的咱們在2005年這個公司的雛形就已經有了,然後在2010年我們把兩家公司合並,把它的業務也好,觀念也好合並出來成為了今天的信而富。那我們想知道,可能三年以後您又有一個新的想法出來,我們又把它進行合並,會不會有這樣的可能?三年後的計劃是什麽樣子?

  王征宇:其實我們把這個業務線條,把我們的核心競爭力融合在一起,這個合並指的是我們的核心競爭力形成一個集團下的一種合力。同目前的業務框架來說我自己是非常看好這塊業務。我自己覺得幾年以後,如果展望這件事情的話,我們可能會在互聯網或者在移動終端方面我們希望自己有大的作為。

  和訊網:移動終端?

  王征宇:移動終端。因為目前我自己的判斷,我們今天在互聯網上的產品,其實整個行業還沒有看到一款產品是針對互聯網上的。我們現在有很多P2P機構在互聯網上以所謂的線上線下,但是你可以問一下線上線下他的產品,他服務的這種貸款形態有什麽根本區別嗎,你只是獲取客戶的方法或者風險評估的方法不一樣。線下借給他3萬,線上借給他3萬,線上給他一年線下也是給他一年。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並沒有本質的差別。只是說線上線下所涉及到的征信成本不同,也許費率上有些差別,也許他遞交材料的方式有些區別。說到底它客戶獲取的渠道,客戶的感受會不一樣。但是,從融資的本質來說沒有變化的。我們所希望看到的其實有幾個方面的需求,社會上的一些需求並沒有更好的滿足。

  第一個短期貸款。所謂的短期,在商業領域當中或者個人生活當中經常會碰到的是我急需要用錢,我需要用筆錢,也許我下個月就能還你,也許我兩個月。這種急需的模式,短期的貸款模式其實是互聯網上可以實現的,這個工作這是一項,我希望看到更好的發展。

  第二個事情是小額貸款。這個小額在中國,我們知道中國有一個專門的牌照業務叫做小額貸款公司。小額貸款這個概念在國內差不多有點變形,我看到人民銀行一個報告,說國內平均額度在10萬塊錢以下的小額貸款公司不到1%,就是99%幹的都是幾十萬甚至上百萬的,P2P行業也有這個趨勢。而這個話如果跟國外的同行交流,如果你是幹小額貸款的,別人問你額度一般是說幾百美元,那就是我們幾千塊錢。所以,國外的小額跟我們的小額完全是不一樣的,如果說我們今天能夠充分利用互聯網,利用移動的方式,我覺得我們可以覆蓋相當一部分非常小額,真正意義上的小額,比如說幾百美元這樣的框架。這些方面的工作,其實現在國內我已經看到有一些嘗試,但是並沒有成為這個業態的主流。我覺得往下發展的話,這些是第二個領域我覺得可以看到的一些新的機會。

  第三個領域,我覺得會有一些機會的就是說大家現在都在說大數據。大數據和大數據框架底下的分析方法。我們由於我們得天獨厚的條件,我們為很多銀行提供風險評估的服務,我們對於數據,特別是大數據下的算法,大數據框架下的思維方式,和大數據框架下新的風險控制手段,有一些獨特的感受,獨特的心得。那麽,在大數據框架下開發出針對以上所說的這些需求,比如說短期的或者小額的,真正利用數據資源來幫助業務的拓展,也就是說使得技術手段真正能夠服務於所謂的網絡融資的框架。

  和訊網:就是把它用活,落實。

  王征宇:是的。在這樣一種框架下,這種服務形態是我們願意繼續探索的。所以,往長遠看無外乎是進一步的技術發展,基於數據,基於分析手段的一些風險評估的方法,以及更加精致的,更加適合於市場需求的那些服務的模式。而這些模式,我所說的這些在短期內看,我覺得都是傳統金融所沒有辦法,或者至少在短期內沒有辦法來實現的。

  和訊網:好,非常感謝王博士。感謝王博士今天為我們的網友帶來了他的真知灼見,我們下期節目再見。

(責任編輯:HF009)

相關新聞

評論

還可輸入 500

互聯網金融精品推薦

推廣
熱點

  【獨家稿件聲明】凡註明“和訊”來源之作品(文字、圖片、圖表),未經和訊網授權,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轉載。如需轉載,請與010-85650688聯系;經許可後轉載務必請註明出處,並添加源鏈接,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